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梵雅玛之歌

1.

他们拿着石头

来了,苍白的,灰色的,冰冷的;

晨光中咸腥的泡沫飞溅,

海鸥哑叫着掠过

太阳——

第七次升起来,如同前六次一样,

在只有海浪拍击的峭壁上,从金黄变成橙红。

 

2.

他们是生者;

或是死者。

无论哪种,都需要

安歇之地。

这里

不是家园。

金银梦中,花草锦簇,精巧楼阁,每晚都

卷走吞没在雷鸣潮声中。

阴影覆盖大地,苦雨落在石滩,

然而这里

就是家园。

因为他说:

“就在这里吧!”

于是

 “就是这里呀!”他们说。

漫长跋涉终于结束,

抑或刚刚开始。

 

3.

这里也听到了号角,

震颤着、震颤着

消逝在海浪中。

这里也看见了光球,

愤怒地、愤怒地

向上燃烧。

流亡者的笑声和哭声在喋喋细语中隐没;

灰色的斗篷下是白色的麻衣。

脚下还留着破碎的冰霜,

举起佩剑砍下荆棘。

勇敢者的路途,命运者的旅程,

泪水消融在大海,脚印洗刷于石滩。

“然而这不是虚妄,”他们说,

“总有一天会展示给我们其意义。”

剑上滴落着兽血,篝火烘烤着寒夜,

生者庆祝着

他们的自由。

 

4.

新的殿堂,在种下的种子发芽之前,先被

亡者的遗物堆满。

珠宝,工艺品,铠甲和武器;

飘扬的旗帜下,未能到达之人

最终之痕迹。

蓝白色的灯点亮了;

原谅吗?

纵火的,苦难的,这灯光的

制造者啊,

——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绝对,不可原谅。

然而海风带着夕阳的余晖

吹拂他们的脸庞;

阴影的追逐者,仇恨的复仇者,

擦干眼泪,唱出的

依然是

温柔的歌。

 

5、

藤蔓从石缝中伸出来了。

梦的泉水

涌在殿堂中心;

踩梦的少女

绕着石柱追逐自己的影。

石柱的阴影中,站着

少女的父亲,手中闪耀着

腰带上的钻石,银冠上的祖母绿。

小小的石雕就在祭台中央;

他最终也没能

走过去,再给它增添一点

暖意。

少女把花朵和阳光捧到头顶,

在父亲面前,公然偷走了

他的忧伤。

“妈妈的东西还是我保管吧!”

她旋即乘着笑声飞起来了;

他抱着她,对着殿外的晴空,

太阳刺眼。


6.

人们来了,乘着风帆,

巨大的白船,船头精致的图案。

跳下船的水手们

诉说着与解围者的因缘。

可笑的,可叹的,在海浪中

翻滚向前。

法拉斯,那是故乡,

热情者的海洋;

贝松巴,未染诅咒之地,

阴影刚刚褪去。

乘船的,跋涉的,自己游来的,欢聚在这

岩石之群。

喧嚣轰然,乐声悠然,

竟然仿佛是真的家园。

 

7.

然而河流交汇处产生了

崭新的梦。

和平和繁荣,君王的承诺,众人的期盼,那是

命运的真容。

走吧!水之神,

将隐秘之处现于眼前。

建造吧!吾之民,

在阴影下的阴影中

纯白无暇。

城墙闪耀自豪,塔前耸立辉煌,

七重守护中,泉水将唱

金色的歌谣。


8.

封好食物,装起行囊,

迁徙的队伍日夜不停。

那是最后,最后了——

队伍末尾的的少年,跳下车来,

急急跑到殿堂边;

他的母亲,水手的女儿,

将他重新抱上车,连同他手中

那出生之地的花。

——再没其他人了!

梵雅玛,

这短暂的家。






*****************************

吱一声说明我还活着……但是我的精神状态,嗯你看文就知道了。太后还在,我的旅程更奇幻了,奇幻到整个人都在飘,不过10月应该能解脱。

我实在很喜欢梵雅玛这个名字,也很喜欢鳏夫版宅熊……(被揍飞),最后出现的小男孩就是Voronwe你们看出来了吗!(欧希:哦少年看你骨骼精奇以后当导游的任务就决定是你了!)因为是精灵唱的歌所以图尔就被忽略了了呢~【真相是作者发疯完了恢复了正常状态【。


评论(9)
热度(70)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