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宝钻AU】金龙凯勒巩的冒险

九月回归热身文第三弹~




1.

如果每条龙都有一本日记的话,凯勒巩的那本一定叫做《闪亮亮日记》。

“今天我出生!刚出蛋壳我就看见了爸爸和妈妈眼睛里反射出的金光!命运注定了我是最闪亮的一只!”

——凯勒巩阁下,您确定它们不是在怀疑“是不是孵错了别人家的蛋”吗?

“今天我会飞啦!愚蠢的人类,闪瞎在我的金色鳞片之下吧!我给这一招起名叫闪亮攻击!”

——似乎人类都没注意到您诶,因为您挑了一个朝阳升起的时候飞,他们大多数刚刚起床,忙着洗漱和做饭呢。

“我是动物的好朋友。今天捡到了一只金毛犬,和我一样闪亮!它本来不愿意接近我的,后来发现我们都是金色系的,就开心地跟上来了。”

——它跟上来的原因不是您当时拖着的那只羊腿吗???

综上所述,凯勒巩阁下是一头神经比较大条的龙。不过这样的特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给它带来什么麻烦;它和捡来的金毛犬一起愉快地打猎,无聊时就玩丢球捡球的游戏。负责照顾小龙们的骷髅兵、吸血鬼和食人魔(虽然在世界常理下只能吃石头煮饭)纷纷表示,它们觉得凯勒巩阁下和金毛犬一样可爱。等到它必须离开城堡的时候,它们会非常遗憾呢。


2.

世界常理说,龙在成年之后就要离开旧城堡,去找自己的城堡——反正总能找到——然后抢公主回来。这几乎算是龙的成人礼。在大哥和二哥离开后几年,凯勒巩也遵循着这个原则,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一个城堡。

不过……

“哈哈哈我终于有自己的城堡啦!现在就让它变得和我一样闪亮吧!”

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内,凯勒巩表现得相当像一头恶龙,到处去打劫人类的金银和各种珠宝。从北边的多瑞亚斯国到南边的纳国斯隆德,它可没少去地方。

“纳国斯隆德的人类都闪亮亮的,好想抓一个回来。"它对来探望它(顺便吐槽它)的库茹芬说,“只不过他们也会用闪亮攻击,那些可恶的魔法师。”

它向无语的弟弟热情地展示自己的战利品,还把几条粗重的金链子套在后者脖子上当礼物。“也给安罗德和安瑞斯带回去,省得它们嫉妒你。”

……谁会嫉妒我啊?库茹芬看着镜子里自己特别土特别壕的形象——虽然它不讨厌金子——默默地忍住了吐槽。

“说起来,胡安呢?每次它都会来欢迎我。”

“哦你说胡安啊,它不就在那儿吗——咦?胡安呢?胡安?”


3.

金毛犬留了张纸条:“世界这么大,我想出去走走。”

凯勒巩找遍了城堡都不见狗影,伤心地趴在联系用的魔镜前,不动窝了。

名侦探库茹芬从纸条旁边的地毯上捻起一缕金色的狗毛:“现在正好是换毛的季节呢。”

“哎呀,你真聪明,不愧是闪亮亮的我的弟弟!”

“……别靠过来!你脸上还有鼻涕!”

于是它们跨过开满鲜花的原野,走过蜿蜒的溪流,终于来到了树木葱郁的多瑞亚斯。

多瑞亚斯,凯勒巩之前来过几次,但没弄到什么金子。因为多瑞亚斯盛产月光银,整个基本就是个银色的国度,连花朵都多是白色。他们的王后和国王在一起出现的时候,月光也要黯然失色。他们的公主穿戴着银饰在森林中走动,可以照亮最黑暗的角落。

凯勒巩偏爱金灿灿的东西,银白色暂时还有点欣赏不来,所以它无法理解胡安对于美的多样性的追求——没错,金毛犬是单纯对金色审美疲劳所以离家出走。而凯勒巩却硬生生脑补出了一套“人类诱拐大型犬只做火锅”的剧情,顿时义愤填膺,要把多瑞亚斯烧掉。哦,顺便可以抢个公主什么的,正式完成龙的成年礼。它心潮澎湃,觉得自己龙生的冒险篇章就要翻开第一页了。


4.

两头年轻(或者说年幼)的龙按照世界常理的规定,非常嚣张地冲到多瑞亚斯的城下要求交出公主和大型犬。

露西安带着胡安,在高台上微微一笑。“美丽的公主啊在城墙上召唤你,勇敢的骑士们啊快去创造奇迹~”

哇,整个多瑞亚斯的小伙子们的各项数值都翻倍啦!特别是那个领头的叫贝伦的骑士,数值翻了300%!嚣张什么啊明明只是个游侠而已!

总之,两头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胖揍了一顿。它们虽然把城墙下面也烧了个遍,不过损失不少,金闪闪的和黑亮亮的鳞片撒了一地。最气人的是,当贝伦被打败的时候,露西安竟然亲自放大招,而且力量比加了状态的贝伦更强。

“见鬼了,没人告诉我公主是个牧师啊!”

“她怎么还能变蝙蝠?!”

库茹芬气得直朝他们拼命喷火,不过后者在世界常理的保护下基本无伤。

“我还会回来的!!!”凯勒巩拽着弟弟的尾巴,边跑边喊,一把鼻涕一把泪。


5.

不忿的库茹芬决定去找父亲研究一下怎么打破世界常理,把人类变成红焖羊肉。凯勒巩在精神上支持它,只是有点担心它会不会也被划到不务正业的类型,进而找不到媳妇。

“这哪里是不务正业,这是不为庸龙所理解的伟大研究!”库茹芬甩给它一个白眼,飞走了。

事实证明疯子或者天才都不是孤独的,因为后来库茹芬顺利地找到媳妇还孵了个蛋。不过那都是后话。现在,凯勒巩心疼地看着自己身上新长出来的薄薄的金色鳞片,只想找个开满鲜花的湖畔静静。

它穿过森林,来到原野,忽然就看见了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

“哼,银白色系的亮闪闪的都不是好东西,”它恶狠狠地想,重重地走过去。“你是哪里的公主吗?”

少女回过头,卷曲的黑发泛起水光。“如果我是公主,你要怎么样?”

“哈、哈、哈!”凯勒巩张开满是尖牙的嘴,鼓动翅膀扇风,做出穷凶极恶的样子。“那我就要把你带回城堡吃掉!!!”

少女眨了眨眼睛。

“其实你吃不掉我的——有世界常理在啊。”她微微一笑,“对了,顺便一说,我不是公主哦。”

凯勒巩有点丧气,停止了虚张声势,“哦,那当我没说。”

“哎,别走啊。”少女叫住了它,“给你看个东西。”

凯勒巩始终还是太年轻,好奇地伸头过去,然后就被打晕了。具体是怎么打晕的,有没有公主斗恶龙的创新桥段,一切都不得而知。因为事后即使是库茹芬问起,我们的凯勒巩阁下都拒不透露任何细节。


6.

“所以你当初只是因为想要一个比胡安更棒的宠物,才打晕我的。”

“是啊。我看你在这儿过得挺好。”

“反正都可以睡在金子上,打猎打多了也不用担心吃不完——你们人类的食量挺惊人的。唯一的烦恼大概是每次和我爸通话都会以它喷火喷到那边镜子熔化而告终。”

“你爸爸的火真是够猛的……但是你一直被我包养的话,成年礼怎么办?”

“……那种东西怎样都好啦。”

正当炎炎夏日,凯勒巩整个龙都沉在湖里,只把头露出水面,带起许多颜色的睡莲。金色的鳞片在水中摇曳着光,看上去好像湖底藏着宝藏。阿瑞希尔靠着它的犄角坐在它头上,双脚浸入水中,随意地捞起睡莲,数着它们的花瓣,轻轻哼着歌。

“你的确是这国家的女王,然而你的随从却还是称呼你公主。发生过什么事吗?”

“有一些原因啦……总之,我和哥哥们都想要自己的一块领地,所以就都出来了。我和二哥的领地还是接壤的呢。”少女说,“随从们从我小时候就开始照顾我,所以这些年也没改过称呼。”

“所以你按理来说是这里一切的主人喽,”金龙说,“可是你为什么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

“才怪呢,”凯勒巩打了个响鼻,“你笑起来很好看,但是你不常笑。”

少女沉默了很久,最后轻轻地把睡莲挂在金龙的角上。

“有个强势的求婚者……你也见过的,野蛮人。”

“啊!就是你从多瑞亚斯郊外带回来的那个伊欧!”

“嗯。”阿瑞希尔幽幽地叹了口气,“我要是能干脆地拒绝他,就不会这么苦恼了。”

说到底,伊欧不就是走了个哥特暗黑系忧郁苍白美男子的路线吗?但是少女心和母性这种谜一样的东西,还真是一言难尽。

凯勒巩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我有个想法,可以试验一下你是不是喜欢他,你愿意相信我吗?”

“当然,你是我的朋友,不会害我。”阿瑞希尔摸摸它,“是什么呢?”


7.

“来人啊!!!救命啊!!!恶龙把公主抓走啦!!!”


8.

凯勒巩的逻辑很简单,公主和骑士的爱情一般都是由龙催生的嘛,这一次阿瑞希尔对伊欧感觉复杂,应该是缺少了被龙抓这个环节,加上就行了。而且,成年礼这样应该也算说得过去,虽然深究起来似乎是宠物拐走了饲主——管它呢!总之,金龙的冒险终于要进入波澜壮阔的一章了!至少它本龙是这样想的。

一切都发展得挺顺利。全国震动,所有的骑士都摩拳擦掌要去救公主,甚至多瑞亚斯也来了不少跃跃欲试的勇者。不过伊欧的确能力过人——似乎还有点盗贼的技能——于是最后巅峰对决就是一个暗黑系的苍白野蛮人和一只看上去好吃懒做但金光灿灿的龙。

按照世界常理,金龙顺利地念了台词,然后被KO。它的演技比它的大哥可能好一点,至少没人笑场。

金龙躺在地上,觉得挺疼。这个暗黑系的家伙竟然真打,人品太差了!

“……我们走吧,”阿瑞希尔看上去依然不怎么开心。

“这么简单就走可不行,”伊欧拿出一个大号的标枪——显然是他自己制作的——“我要拿到屠龙勇士的称号,这样才能和女王匹配。”

金龙一愣。这好像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

它忘记了,伊欧本来就没想按照什么剧本来。


9.

阿瑞希尔也急了。“等等!你也知道这其实不是劫持,对吧?你要对我的朋友做什么?”

“朋友?”伊欧笑了起来——暗黑系的笑容有点渗人啊,凯勒巩想——“这个剧本我当然明白。公主殿下是想要答应我的求婚,又怕我的身份不高,所以要用这头龙的性命来给我一个屠龙的史诗称号。我哪里说错了吗?”

“完全不对!”阿瑞希尔肃容道,“我不是计较身份的人,否则当时就不会带你回来。我更不是利用朋友的卑鄙小人。你竟然这样看我,看来我们真的不是同一路人,不应该在一起!”

“您竟然拒绝我的求婚?”伊欧沉默了一会儿,凯勒巩保证它看见了怒火。“没关系,等我成为屠龙勇者之后,您会重新发现我的魅力!”


10.

其实,即使在世界常理的守护下,金龙也不会被人类伤得多厉害。龙族有强大的生命力,即使真的被打败也能很快痊愈。所以它并没把伊欧的标枪当回事,只打算鼓风把他吹下城堡,再和阿瑞希尔一起回那片小小的领土。

然而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它意识到的时候,阿瑞希尔已经挡在它面前了。


11.

“当时我整个龙都懵了,”凯勒巩对凯勒布理鹏绘声绘色地说,“就是那种脑海中一片空白的感觉,时间空间都不存在了,只觉得自己特别冷。”

“别吹了,”库茹芬在旁边毫不留情地吐槽,“你的哀嚎声传得远得整个平原都听见了,我还以为你真被人干掉了呢。”

凯勒巩不好意思地咳嗽一声,“在孩子面前让我这个做伯父的有点面子嘛!”

“那公主呢?有没有事?”年幼的小黑龙急得原地转圈。

“……该怎么说呢,”凯勒巩难得犹豫了一下,“作为一个人类来说,那个毒枪的伤害已经致命了。但是……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是混血。”

“混血?”小黑龙睁大清澈的眼睛,“她是人和别的生物的混血吗?”

“还不就是你曾祖父惹的祸?”库茹芬冷冷地说,“龙和人类生育的子女,在生命遭到威胁的时候都会变成龙,用龙血部分的生命力治愈自己。”

“嗷!”小黑龙发出了欢呼,“所以她没事啦!万岁!!!”

凯勒巩笑吟吟地看着它在原地蹦跶。“你家孩子真乖。”

“我就把这当做称赞了,”库茹芬翻了个白眼,“还想继续听故事吗?”

“想听想听!公主变成龙之后还能变回去吗!”

“能啊,他们并不能很长时间地维持龙的形态,只要不危及生命就又会回复人形啦。”

小黑龙认真地做了笔记,忽然想到另一件事。“那个坏野蛮人怎么样了?世界常理不是不让龙杀人吗?”


12.

世界常理虽然不允许龙族真正杀人,但是却不禁止人类互相残杀。

赶来救妹妹的冈多林国王陛下,毫不留情地把伊欧当场干掉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13.

“……等我学回变成人的方法之后,你可以嫁给我吗?”

“傻瓜,我现在和嫁给你有什么区别。反正我的城市交给二哥打理了,现在跟你逍遥自在,简直就是新婚旅行。”

“等等我觉得这和新婚旅行还是很有区别的……”

“好吧,我说实话!你还是当龙比较有看头,毕竟,你的人型当宠物还不知道可爱不可爱呢!”

“呜。”


14.

金色的巨龙和白裙的少女站在原野上,漫漫长夜走到了尽头。

“给我起个龙语的名字吧,”阿瑞希尔说,“要一个念起来很好听的,花一样的名字。”

“Irisse怎么样?白色的淑女。”凯勒巩想了想,小心地解释,“我觉得这名字念起来也很像那种白色的睡莲。”

“刚见面的时候你还说不喜欢白色呢。”

“那都是多久之前了!——怎么样,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阿瑞希尔开朗地笑了。“只要是你起的,我都喜欢啊。”

她敏捷地跳上金龙的脊背,望着原野尽头冉冉升起的朝阳。“飞吧!只要是你带我去的地方,我也都会喜欢的。”

黎明的风吹拂着巨龙的身躯,新一轮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15.

“爸,那个,Curvo应该跟您说了,我恋爱啦。”

“哼,他早就告诉我了!怎么样,分手了吗?”

“当然没有!我们现在在讨论以后的问题!那个那个,爸爸你觉得我们生三个孩子好还是四个孩子好?两个总觉得太少啦……”

费诺觉得喷火的冲动又来了。

“值得庆祝,”芬国昐蹭过来,“你就是Turkafinwe?很高兴认识你。”

“我觉得两个孩子就足够了,我可生不来那么多。”阿瑞希尔也挤过来,“所以说……”

她和芬国昐隔着镜子呆住了。

“……爸爸?”

这次凯勒巩的脑筋转得特别灵光。

“爸爸!不对,岳父大人!!!”

“……………………”费诺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芬国昐笑眯眯地看着它大肆喷火,又熔化了一个镜子。嗯,他和这些叫他岳父的龙们,什么时候真该好好聚一下啊。





*****************

相关的 费诺篇   梅斯罗斯篇   看这里~ 

凯三的故事基本就全篇了,要不是围观群众这么热心催文,我才不会写呢!(结果还是写了_(:з」∠)_)

这个系列就决定叫龙语者之家。House of Fingolfin,专治各种龙不服【。感谢灵感  @香茗浸雨Cecilia 以及 @翡冷翠 ~^_^~

评论(30)
热度(143)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