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宝钻AU】大蜥蜴米尔寇的忧郁

心虚地来表示自己还活着(捂脸)。手上有一篇费家团子糖(对就是带玻璃渣)和一篇摊牌中心刀(但是刀得很温柔你可以当做是父子亲情糖),下周末先放哪篇取决于下周公布的数学成绩……(优雅地微笑)

寒假的时候应该能回来保持一定效率更新吧。12月要出门,1月2月还比较空闲0v0,到时候把坑填了……是的我知道你们还记得那些坑(捂脸)……


同系列文(推荐按顺序看):

喷火龙费诺的烦恼 

红龙梅斯罗斯的下午茶

金龙凯勒巩的冒险

人类学家梅格洛尔的日记



【龙语者之家】大蜥蜴米尔寇的忧郁


       米尔寇至今记得自己见到第一条龙时的场景。那条叫芬威的黑龙优雅地听公主弹着琴,好心好意地安慰他说:“放宽心吧,你虽然长得丑,但你体态更笨重啊!”

       那天的风儿有些喧嚣,吹在黑龙的鳞片和公主的金发上闪出暖洋洋的光,正处于中二年龄的蜥蜴的蜥生旅途就此走歪。当场抓狂的米尔寇发誓要用尽一切手段让芬威重新做龙。

       没错,米尔寇是一只大蜥蜴。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蜥蜴并不算顶好看的生物。虽然它也有漂亮的黑漆漆的皮肤(其实是小鳞片)、深邃圆润的大眼睛、头上尖立着的看上去就很厉害的肉冠、几乎和龙差不多的体型,但它仍然只是一只蜥蜴。世界常理对它虽然不加管束(人当然还是不能杀的),但也从未帮过它,比如,当它终于踏遍沙漠走遍戈壁成立了黑暗阵营之后,芬威失踪了。

       这事儿闹得挺大,似乎是黑龙研究出了变成人的方法。从没有龙屑于进行种族转换的研究,尤其是从强转弱,把魔法浪费在这种事上简直可笑。米尔寇自然跑到芬威曾经住的城堡门口哈哈大笑起来。它爬进城堡,趴在院子里暖洋洋的地砖上舒服地想打滚,心里满满都是幸福感。要不是对芬威讨厌得不得了,它都想直接接管了这个城堡呢。虽然蜥蜴并没有被世界常理强制去找城堡抢公主,但它米尔寇还不是想什么就能做什么吗?

       它的笑声还没落,头上就蒙了一层阴影。城堡高处的塔上,一条黑龙探出头,灰眼睛闪着冷厉的光。米尔寇想跟它套近乎,它却深吸一口气,用猛烈的火焰把它喷出了城,又高贵冷艳地用城门糊了它一脸。

       寒叶飘逸秋风刺骨,米尔寇愣了好半天,终于忧郁地四十五度角抬头叹息。偏生此时城堡高塔缓缓旋转起来,刚才盖在顶端的破布被风吹落,露出顶端耀武扬威的三颗大钻石。

       米尔寇不得不换个角度,用一种不太优雅的表情眯眼勉强看过去。太闪了吧!这是哪里的宝石啊!从来没听过任何一个国家有这样的珍宝,不对,整个世界上从未有过这样的光芒,否则它走南闯北的那些年中早就抢过来了。

       “你想干嘛?”它吐出带刺的舌头(因为没有牙可以呲),“你应该知道我是世界上最强的蜥蜴,你是打不死我的。”

       城堡顶上的黑龙鄙视地说:“打不死你闪死你。”

       米尔寇,败。

 

       如此漂亮的光芒,米尔寇总觉得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但是它的确打不过龙——黑暗阵营一到城堡附近就都要被闪瞎。后来它打听到黑龙是芬威的独子,心里对父亲失踪的事也很纠结,导致脾气越来越差,沉浸在科技研究中,连老婆都飞走了。这好歹让米尔寇好受了些。不过心理上的安慰在屡屡战败的事实面前还是没有太大用处的,米尔寇远远望着钻石的闪耀光芒,忧郁地叹气。

       “竟然敢闪我们!”勾斯摩格(一头灼热野牛)义愤填膺地用前蹄刨土,“老大,我们闪回去!”

       米尔寇顿时更忧郁了。“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一个个都是单身,拿什么闪回去啊!”

       小弟们环视一周,惊觉黑暗阵营里全是汉子,不由陷入了谜之沉默。

       米尔寇咆哮起来:“都给我出去谈恋爱!谁谈成了我就让它做我的一号小弟!”

       黑暗阵营热血沸腾,兽声鼎沸,群魔乱舞,各种怪物分别奔向不同方向,雄心壮志想大展宏图。

       然后就被揍得鬼哭狼嚎地跑回来了。

       米尔寇觉得世界常理正对它发出毫不掩饰的嘲笑。在尝试组建情侣闪光团未果的几十年中,虽然联盟里也招入了女性,然而她们都是吸血蝙蝠,并没有人想和她们谈恋爱。黑暗阵营,依然都是单身。它更加忧郁了。

       此时,从某地历练回来的格劳龙(虽然名字里带龙字但其实是条蛇)慢悠悠地说:“老大,你听过FFF团吗?我听到一个古老的传说,成功拆散一千对情侣后就能得到神秘的魔力之火,威力比龙之焰还厉害。”

       那就可以彻底打趴费诺,抢走钻石——不,是把费诺赶出城堡,它来当主人。而且根据格劳龙的说法,拆散情侣只需要阴谋诡计,不需要武力值。米尔寇顿时兴致勃勃。不过该怎么做呢?

       “找个样品我来给你们示范。”格劳龙自告奋勇,“我在回来的途中看见了一个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骑士,显然是运气不好,魅力值都点满了也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肯定有女人缘!用他就行。”

       米尔寇颇为感兴趣地调查了一下这个叫图林的骑士。这家伙真是悲惨,去救被龙抢走的公主,却输给了另外一个本国的骑士,后者明明没有他受欢迎。

       更重要的是,那条抢走公主的龙,正好是费诺的儿子之一。

       “好契机,”米尔寇同意了格劳龙的判断,“他现在离开了自己的国家,行踪不明,我看他是大受打击了,现在你去黑化他,让他杀回国,干掉另外的骑士抢走公主,哦顺便再去跟那条龙示威一下。毕竟是它撮合的公主那一对!”

       格劳龙雄心壮志地冲了过去。

       然后被短暂地闪瞎双眼,顺便被龙喷了一身神圣之水(没错那是条水龙),重伤在窝里好几个月。

       所以说,图林虽然没能和芬朵拉丝公主结婚,不过他游荡荒野时竟然认识了一条出来遛弯的银色巨龙,武力值超高,闪光度高过武力值。结果图林迅速地搬去多瑞亚斯了,听说国王还给了他王子的地位。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魅力值唯一显出正面效果的一次。

       “又是龙,”米尔寇忧郁地趴在窝里,“又是龙来坏我的好事!”

       “老大,从长计议,”安卡拉贡说,“我们可以再找……”

       “不找了!世界都在跟我过不去!直接去拆散费诺的孩子们和他们的伴侣!”米尔寇恶狠狠地抬起尾巴,啪地一声拍碎了旁边的石块。“把他们其中一方抓回来,吊在戈壁荒山上当人质,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心狠手辣!”

 

       黑暗阵营的第一个目标是众所周知正在蜜月旅行的凯勒巩和阿瑞希尔。不过他们的计划被无情地粉碎了,因为金龙的攻击力并不低,鳞片还那么闪亮,直接削弱黑暗阵营20%的战斗力。在劲风、烈火和闪光中,黑暗阵营狼狈地逃走了。刚研究出怎么随时变成龙的阿瑞希尔还兴高采烈地追着他们喷火。夭寿啊,混血种的火焰似乎比龙更厉害,这绝对是世界常理的又一次偏袒。

       他们的第二个目标是以爱好和平著称的红龙。因为有了第一次的失败,对战斗力的差距有了较为清晰的了解,米尔寇决定智取,以讨论夹心小饼干的配方为由邀请梅斯罗斯来他们的石头城堡做客。梅斯罗斯高兴地来了,结果就被锁到了山崖上。黑暗阵营一片欢腾,米尔寇觉得大仇得报,开始动笔给费诺写信,要求它交出钻石和城堡的所有权。信写好了,封好了,还没指定谁去送,外面一阵狂风呼啸,城堡开始颤抖,颇有末日气息。一个王子骑着巨鹰飞了过来,跳到红龙身上。

       巨鹰转头搬起已经松动的石头,瞄准蜥蜴窝扔,米尔寇自认为英俊的脸上被砸掉了几枚鳞片,心疼得不行。它刚想组织大家反击,就看见红龙冲天而起,翅膀上被钉着的伤口也恢复了(龙的生命力就是这么惊人)。红龙的确脾气不错,拆掉石头城堡之后就飞走了。米尔寇望着他们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空中,忽然发现这一人一龙之前还没有情侣的自觉,是自己给他们制造了危机让他们直面了爱情!

       什么FFF团,简直是红娘团。米尔寇忧郁地把自己埋在石头堆里,想装作自己是一尊雕像。

       “喂喂,老大,”隔壁家爬来的蜥蜴史矛革用尾巴尖戳了戳他,“我们还有好几个目标可以尝试呢。”

       “龙那么强大,要怎么才能赢啊。”米尔寇心疼地看着自己脸上缺少了鳞片的部分,没什么干劲。

       “龙也不全都是强大的啊,”史矛革阴险一笑,“比如,幼龙。”

       听说费诺家唯一的孙辈还是条小龙,估计现在翅膀都没长硬,别提爪子、牙齿和火焰了。而且还特别喜欢到处去叔叔伯伯家串门,父亲并不常跟着。哎呀,绑架犯什么的最喜欢了!

       “老大——”小弟们在沙漠老远处就喊了起来,“我们回来了——”

       米尔寇放眼望去,烟尘滚滚中,似乎勾斯摩格的背上的确绑着一头小黑龙!它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你们的气势不这么足也可以,毕竟,咳咳,毕竟沙尘有点呛。”

       “老大——”小弟们的声音变了腔调,“救命啊——”

       烟尘背后是整整十多个巨大的身影,似乎费诺家所有的龙都飞过来了,这气势就算是世界常理也得颤抖两下。飞在头一个的是孩子的父亲,凶神恶煞地跟在后面还喷火的自然是费诺了,旁边红龙和金龙扇风扇得十分用力,再后面把一路上小弟们的窝都给踩得粉碎的自然是小龙的其他叔叔伯伯了。有黑有红,还有黑中带红。它们看起来脾气都不怎么好啊。

       事实证明绑架才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窝又被毁了,连石头都被碾得粉碎,米尔寇忧郁地收拾起自己一地的鳞片——为什么不少龙的背上都有拿着剑的人类啊,剑法还都很好,尤其是费诺背上的那个,竟然把自己后爪上的指甲削掉了两个。它每个月保养指甲全白费了!不仅如此,纳国斯隆德的魔法师也自告奋勇地跟龙一起冲过来,真是太可恶了!这是犯规!

       它躺在废墟上欲哭无泪,隔壁家的黑暗妖巫萨茹曼过来帮忙清理战场。“你们家也太热闹了,老头子我都吓了一跳。”

       “结果还是得不到,”米尔寇忧郁地叹气,“我心心念念的大钻石啊……”

       萨茹曼环视四周,捡了一个东西放在他面前,“这个我看就挺好啊,你有这个还不满足啊。”

       那是一颗金色的石头,似乎还向外散发着淡淡的光晕。虽然和钻石的光芒不同,但论生命力而言倒是不相上下。

       “咦?”米尔寇惊奇地抬起头,鳞片稍微竖起来,“这是什么?我家的吗?”

       “不是你家的我可就拿走了。”

       “你敢!”米尔寇一把夺过来抱住。

       因为重伤在床而恰好躲过一劫的格劳龙凑上来,“如果我的视力恢复得差不多,这好像是因为城堡被翻了个底朝天,那条叫库茹芬的黑龙又掘地三尺,所以把下面都翻出来了。这块石头好像本来就在你的窝下面吧?”

       “姑且算是这样吧,我看谁敢抢。”米尔寇快速地说完这句话,心满意足地把这块神奇的石头垫在脖子下面,舒服地躺着了。和普通的冰冷石块不同,这石头竟然还很温暖,它觉得简直得到了治愈。

       什么嘛,原来不用到别处去找,自己本来就有。它这样想着,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至于那块石头其实是一枚蛋,后来孵出来一条金色的小蜥蜴,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在那之前,米尔寇还要忧郁很长一段时间。




**********

* 没错安姐还是个蛋【。

* 我竟然治愈了图林!我这个图林黑,自己都不能相信!(耶!)

评论(27)
热度(109)
  1. 躲在将军披风下的泽拉崽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