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灰姑娘 09 一点点开头【。

经过一系列琐事不提【。心虚地爬上来,结果竟然还有人在坚持不懈求更……好心虚【这时候不是应该感动吗【。以下是右手还能动的时候存的稿子【咳咳现在已经再次能动了不需要担心~】虽然只有一点但还是多谢喜欢U U我会尽量填坑的肯定会填完的嗯。  @欣生 


原梗来自 @不丼  @Elam_脑子有洞 ,萌点属于她们,OOC雷点属于我。萌萌的前文请看: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灰姑娘09 的 一点开头【。

  埃克西里昂(护着头发):殿下,您要做什么?

  梅斯罗斯:我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忙,附耳过来。

  他们和金花领主围在一起做了一个窃窃私语的动作。

  格洛芬戴尔:好吧,殿下,虽然我不确定这样的计策能否成功。

  梅斯罗斯:时间不等人,而且我对你们有信心。走吧!这将是一个命运之夜。

  埃克西里昂整理好头发,两人跟着王子绕了几步路,走进道具门。

  费诺:哎哟,王子殿下还带了两位客人来。是打算在这儿开晚宴么?

  梅斯罗斯:当然不,母亲大人,我是来继续恳求您将灰姑娘许配给我的。

  费诺:之前我也说了,带走灰姑娘的条件是她和你一起从大门离开,然而新娘又不能从大门离开。

  梅斯罗斯:文字游戏。

  费诺(哼一声):精于此道。

  梅斯罗斯:看来我今夜都要在您家的大厅中苦思度过了;楼上有人照顾Findo吗?

  芬罗德:我在楼上照顾小姐哪。小姐心情不太好,夫人真的不打算让她下来吗?

  费诺:我真是搞不懂了,女儿出嫁前不是都舍不得离开吗?就像次生子演绎的那样,她不应该在被带走的时候哭泣、挽着父母不肯放手吗?

  格洛芬戴尔:这可不公平啦,夫人。爱情中的人注定要在一起才能快乐,就像苍鹰要结伴在天空翱翔。

  费诺:这样看来还是生儿子比较好,省得最后我还得亲手把养大的女儿送给别人。女生外向这句话也许不错!

  台下的费诺里安们:父亲您总算悟了!

  雅瑞希尔的眉毛抖了抖,凯兰崔尔把手伸进袖子,特刚眼明手快及时按住了她俩。

    

  芬国昐上。

  芬国昐:王子殿下竟然莅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

  梅斯罗斯:您太谦虚了,岳父大人。有您们在,任何地方都不啻最华丽的宫殿。

  芬国昐:可别叫得太早了,王子殿下!Feanaro是Findekano的继母,尚且如此保护心切,我身为生父,又怎么会什么都不问就将我的女儿托付给您呢?

  观众甲:糟糕,竟然忘记了Nolofinwe殿下。

  观众乙:天哪爱情磨难真的好艰苦啊!

  费诺:嗯?半种你干嘛?这里不是没你的戏份吗?

  芬国昐(微笑):我也想分享一下您之前一直肆意妄为的权力。

  费诺(眯眼):什么意思?

  芬国昐:您刚立下考验女婿的法律,我只是追随您的规定。

  费诺:……Nolofnwe你算计我!!!

  台下的吉尔加拉德:天,现在换成Nolofinwe殿下任性啦?

  观众戊:我差点忘了我在看大型伦理真人秀了!

  台下的凯勒布理鹏:也有道理,毕竟殿下可是Findekano殿下的亲生父亲,不考验考验总不觉得完整。

  吉尔加拉德偷偷瞥了一眼库茹芬。

  凯勒布理鹏:嗯?

  吉尔加拉德:啊哈哈哈哈没事没事。(转移话题)你看你爷爷眼里都要喷出火了。

  费诺:呵呵,我的儿子自然能通过一切考验,之后你就给我洗好脖子等着吧!

  芬国昐:呵呵,不好意思,不约。

  费诺:……

  费诺淡定地掰断了楠木沙发的扶手。

  芬国昐淡定地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掏出三个小匣子放在茶几上依次摆开。

  芬国昐:这是我们家祖传留下的考验,三个匣子上各有描述,您选择其中一个,选对了我这关就过了。

  芬威(瞥):我记得前阵子Nolofinwe管你借了很多中土的书……

  庭葛:啊,他的确管我借过很多书看,其中就包括这本。

  费纳芬旁白:我得解释一下,Elwe陛下特别喜欢对剧中犹太商人的女儿带财物私奔的情节,忍不住偷偷演绎商人捶胸顿足的台词,结果一句“我的女儿!我的宝钻!”被美丽安陛下听见了,所以现在他们还是分居状态。

  庭葛:……精生已经如此艰难,很多事就不要拆穿。

  

  台上。

  芬国昐:请王子殿下自己选择吧。

  梅斯罗斯看着三个匣子,皱眉沉思了一阵。

  梅斯罗斯:在我选择期间,可否让我的随从上楼陪伴Findekano呢?他们可以传递我的话语,给她带去慰藉。

  费诺:我觉得可以,准了。

  芬国昐:又没我说话的份了,对吧?

  费诺:对啊,一直都这样不是吗?

  芬国昐:……

  梅斯罗斯使了个眼色,格洛芬戴尔和埃克西里昂上楼去了。

  梅斯罗斯:第一只匣子是金的,“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众人所希求的东西。”第二只匣子是银的,“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他所应得的东西。”第三只匣子是用沉重的铅打成的,上面刻着像铅一样冷酷的警告:“谁选择了我,必须准备把他所有的一切作为牺牲。”

  观众甲:果然是威尼斯商人啊!

  芬国昐:殿下请从容选择,毕竟您有一个晚上的时间。

  观众乙:我记得威尼斯商人里是铅匣子。

  观众丙:可Nolofinwe殿下会不会置换过呢?

  梅斯罗斯:让我先把匣子上刻着的字句再推敲一遍吧。“谁选择了我,将得到许多人所渴求的东西。”虽然Findo的确是我所渴求,他也的确光辉灿烂,为众人所爱,但他是为众人渴求的吗?王位、权力、武力听上去更像这上面描述的东西。然而等等!众人难道不是追求着幸福吗?一份深入灵魂的、矢志不渝的爱情,难道不是许多人求而不得的东西吗?难道全世界的父母在祝祷的时候,不是说让他们的孩子过上幸福的日子吗?若我和Findo顺利成婚,自然也就得到了这样的幸福。啊,现在这金匣子看上去就又十分适合了。

  观众甲:我的天,我好紧张!

  观众乙:我觉得就是这个,想想Findekano殿下头发里的金丝!

  观众丙:但是那只灰色的铅匣子也是殿下眼睛的颜色呀!

  梅斯罗斯:让我再瞧瞧银匣子上说的话。“谁选择了我,将要得到他所应得的东西。”按理来说,我要疑心自己不够资格。

  费诺:笑话,我的孩子自然应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

  梅斯罗斯:我的确有幸得到Findekano的心。然而这是否是我应得的,要如何判断?是神明的旨意,受苦的多少,行善的规模,还是信仰的虔诚?这世间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而现在这匣子的标准又是什么,我并不知悉。我应得的,似乎总和厄运相连,这个匣子看起来并不对。但是如果不选这个,是否又涉嫌小看了我自己,又因此小看了我的爱人?既然这样,就让我再看看铅匣子吧。

 





*****

为啥卡在这里,我表示我才不是故意的咳咳【。

 

评论(33)
热度(101)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