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爱的白蔷薇(费费诺婶篇)

费家温馨系列,又和大家见面啦!傻白甜的BG,慎入慎入,请调整自己到FN的脑残粉模式再收看~

设定:Irmo搞研究种的蔷薇,摘下的花朵只有在佩戴者感受到爱意时才会重新绽放。爱意越多,绽放越多,还会有香味。前篇(梅熊)戳这里

**************************


“先别摘,”诺丹尼尔说,“先过来帮我把画架支好。”

费诺收回伸向白色大花朵的手,走过去帮妻子装好木头架子。其实她自己也可以装得又快又好,但他更喜欢她偶然依赖自己的样子。诺丹尼尔在初期疑惑了一阵之后也笑着同意了。

他们站在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小树林里,溪水映着金色的圣树之光。白色的野蔷薇在灌木上恣意天然地开着,蓝色的百灵鸟在旁边的一株小乔木上跳来跳去。

诺丹尼尔拿起画笔,将眼前的美景勾勒出一幅干净利落的草图。

费诺负责给她递不同的画笔或者面包皮,欣赏着妻子的作品。不过他很快就有点无聊了。在诺丹尼尔基本完成了一幅风景时,他以一种矜持又尊贵的风雅步伐,戏剧感十足地走到花丛前面站好。

诺丹尼尔笑了起来,“哟,可是我已经画好了呀。”

“没关系,再画一张嘛,”费诺昂着头,“比一下哪张更好。”

“你肯定要狡辩你长得比花好看。”诺丹尼尔取笑着他,手上却没停,真的开始作画了。

费诺根据她手臂和动作和视线的来去,判断出她正在勾勒自己的模样,不由得意道:“本来就是嘛。”

“——那我可要故意把你画丑了。”

“不用唬我,你即使闭着眼睛都能画准我的样子。”

“哎呦,这么自信?”

“就是这么自信。”

两个精灵相视而笑。

蓝色的百灵鸟悲愤地转过身,用身后的长翎毛冲着他们。闻名全维林诺的Curufinwe殿下果然和别人不同,没摘花都能秀足恩爱。


诺丹尼尔不久就完成了画像。“我都不好意思说了,不过你的确长得比花好看那么一点点。”

费诺走过来,“嗯。这幅画……我的姿势?”

画布上的他两臂弯在身侧,做出一个抱东西的姿势。

诺丹尼尔抿着嘴笑,飞快地在那双臂弯里添了一个襁褓,然后凑近他的耳朵低声道,“你、又、要、当、爸、爸、啦。”

黑发的精灵双眼顿时无比明亮,“真的?!”

“维拉们也不嫌累,整天赐福给我们。”诺丹尼尔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止不住幸福的笑容。

费诺兴奋得脸都红了,下意识地想把妻子抱起来,又怕动作太大,于是牵着她的手跳起了舞。

诺丹尼尔咯咯笑着,跟着他跳了几步,以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的旋转结束了这一小小的庆祝。

“所以呀,”她说,“给你一个任务。”

“你说!”费诺还沉浸在得子的幸福中。

“这次你来画。”诺丹尼尔轻快地走到灌木前,“可得把我画得漂亮一点儿。”

“没问题——你本来就很漂亮啦。”费诺笑着拿起画笔。

他的画风和妻子不太一样,她偏重意境和写实,他偏向于设计感。不过时间久了,两个人的风格渐渐就有些接近了,据说这是爱的作用。作为结果之一,他们的画具现在也是放在一起的。

过了一会儿,费诺拍了拍手,“画好啦!”

诺丹尼尔凑近一看,立刻笑弯了腰。“亲爱的,我不是让你画人物肖像呀!这幅画上蔷薇都变成点缀啦。”

“在你面前,什么都得变成点缀。”

“让我摸摸你的脸皮有多厚,”她笑着去摸他的脸,“敢这样夸自己的妻子。”

“我只说真话,”他覆上她的手,“怎么夸我都还不嫌多呢。”

夫妇俩开心地笑了起来。


费诺从灌木丛上摘下一朵最大最洁白的野蔷薇,轻轻插在妻子发间。诺丹尼尔也摘下一朵漂亮的花儿,戴在丈夫胸前。那两朵花还没来得及完全闭合,就又盛开了,花瓣向外毫无保留地翻开,象牙白色中透出一点淡粉,并且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好香啊,Maitimo说的对。”

“真是神奇的植物,很适合我们呢。”

“——不过这里离提里安很远,等这个孩子出生之后我们全家来郊游吧?”

“虽然意外的发现也是一种趣味,我还是觉得这种植物可以带回去种在家里。孩子们过受诞日的时候,这将是最好的点缀。父亲也会喜欢的。”

费诺说罢就绕着灌木丛走了一圈,在灌木丛后捡起了百灵鸟。“哟,梦神大人的小使者,您是饿晕了吗?”

百灵鸟颤巍巍地翻开眼睑:“我是被花香熏晕的!”

“您不是一直在这儿看守吗?”诺丹尼尔也走过来,“没有人照顾您吗?”

一直在这儿看守也没见过蔷薇发出这么浓厚的香气啊!百灵鸟悲愤难言,用谴责的目光注视了面前的两个精灵,然后奋力振翅飞入林中。等Irmo大人回来,它就去要求配发墨镜,顺便要求报销被闪瞎的工伤和心灵创伤治疗费。这日子没法过了!


精灵夫妇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Feanaro,它不是对我们有意见吧?”

“不,看它刚才那感激的目光,绝对是不好意思让我们照顾、又要面子说不出口。”

“你确定刚才那是感激?”

“不能更确定了。上次我把Makalaure藏的酒找到喝掉、保护了他第二天参赛的嗓子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看我的。”

“……”


这株植物最后还是被费诺成功地移植回了自己家。

“这次要是个女儿,就愿她的皮肤如这白蔷薇一样鲜嫩。”费诺在他的四个儿子的陪伴下,高兴地举起酒杯。

现在整个提里安城都能闻到他们家散发出来的香气了。尽管许多精灵对芬威投诉这种惨无精道的秀恩爱方式,芬威依然表示这非常环保健康又回归自然,值得推广。言下之意:你们要是不乐意了,也可以找个精去秀嘛。

广大单身精灵们只好回家流泪咬被子角,默默祈祷这次第一王家生的还会是男孩儿。秀恩爱,生男孩!

至于维拉们听没听到群众的心声?离答案揭晓,还有七个月呢。

评论(23)
热度(89)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