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童话之梦(拇指大梅)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无忧无虑的王子。

        他喜欢在外面漫步。他的国家天气永远都很好,万里蔚蓝和阳光,凉爽和风与细雨。路边的植物蓬勃生长,树上的鸟儿嘀哩嘀哩地唱着歌。森林和溪流都知道它们在唱什么:“瞧瞧他!瞧瞧他!多么漂亮的一个王子呀!”

        王子住在城堡里,用纯白的大理石做成台阶,黑曜石做成柱子,鲜花盘踞在柱子顶端,花瓣飘落在镜子般明亮的地面上。他用金子做的笔在钻石板上写字,他用竖琴弹奏的曲子可以让最忧伤的人恢复笑容。他有和他的年轻所匹配的活力,又意外地彬彬有礼,全国的少女都为他倾心。她们高价收集那些长在王宫里的花朵,把它们佩戴在头上,装饰在裙子上。

        王子从窗子中看见这些,笑得直叹气。

        当他又一天在高高的阳台上晒太阳的时候,空中忽然传来了一个细小的声音:“救命!救命!”

        王子抬头,只见一只乌鸦抓着一个小小的人儿从空中飞过;那个小人儿大概还没有拇指大哩。

        “别怕!”王子从发辫中扯出一段金丝,缠住了小人儿。

        乌鸦挣扎了半天,终于松开利爪,愤怒地叫着飞走了。小人儿从高空落下,王子拿着平时放珍珠的软垫子,正正好好地接住了他。

        “谢谢您,”小人儿脸色苍白,“那只可恶的乌鸦显然想吃了我。”

        “我向您道歉,”王子温和地说,“在我的王国很少会有这样邪恶的生物。您现在还是很怕吗?我看您脸色不怎么好。”

        “我是勇敢的战士,才不会怕呢。”小人儿说,“我脸色不好,是因为那只乌鸦刚才把我的右手抓断啦。”

        他抬起右腕,新鲜的伤口还滴着血。

        “您受伤了!”王子吃惊地说,“我们必须治疗您。”

        他捧着软垫子一路小跑,台阶映出他急匆匆的身影。他们马上找到医官,妥当地包扎了小人儿的伤口。

        “可惜您的右手被乌鸦叼走了,”王子说,“否则一定能接回来的。”

        他说着,眼泪忽然流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亲爱的殿下,不要哭呀。”小人儿攀着王子的金丝发辫,悬空去亲吻他的眼睛。”不管发生什么,我还是勇敢的战士。”

        很神奇地,王子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眼泪也渐渐停止了。

        “谢谢,”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您快躺下休息吧,还要养伤呢。”

        小人儿道:“您太小瞧我啦!我在休息之前,还得先求取这里主人的同意呢。殿下,请问我可以暂时在这里养伤吗?”

        “当然可以,”王子连连点头,“您就在我这儿住下来吧。”

        小人儿就这样住了下来,王子在软垫子上加了一层丝绸的织物,更加柔软光滑,还很清凉。珍珠放在软垫子的四周,防止小人儿睡着时翻出去。

        一株红玫瑰在小人儿来的那天忽然开放了。那是王子小时候种下的,之前一次也没开过花。王子很开心,把玫瑰和软垫子都移到自己床头。小人儿每天早上都能喝到玫瑰花瓣上的露水,身体很快恢复了。王子想用玫瑰花瓣给小人儿做一个更芳香更柔软的小床,不过被拒绝了。

        “我是个战士,”他倔强地说,“战士需要的是武器。我的剑在和那只恶鸟的搏斗中丢失了,您能给我再装备一把吗?”

        王子当然答应了。他用银色丝线把金针绑在小人儿的腰间,当做锋利的宝剑;用储存着星光的泉水给他打造了一套小盔甲;用细碎的钻石镶在贝壳上当成盾牌;用金色最灿烂的杏叶做成披风;又用冬天第一缕阳光给他编织了一顶漂亮的发冠。

        现在小人儿精神抖擞,穿着一身戎装,恢复了意气风发的神态。他跳上窗台,用左手挥舞金针:“殿下,现在如果那只乌鸦再来,我就要它好看!”

        王子看着他,心想:如果他和我们一样大小的话,该是多么威风又帅气呀!

        “您是从哪里来的呢?”他轻轻地用指头碰碰小人儿的红头发,“是另外的国家吗?”

        小人儿乖乖地坐在那儿。“我也不知道,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可能有过很多人,也有过国家吧。不过,最后只剩我一个啦。”

        王子觉得很难过,不过他这次忍住没有流泪。“无论如何,您都是个勇敢的战士。不如来让我册封你吧?”

        “啊哟,只有这条规矩我是记得的。”小人儿跳起来,“我们的加冕仪式是我们向效忠的国王表示忠诚,而不是国王施下仁慈。”

        他整理了一下宝剑、盾牌、盔甲、小披风,又借着珍珠的反光摆正了发圈,郑重其事地单膝跪下。“天上地下,我将以生命和我拥有的一切效忠于您,我亲爱的王子。”

        王子把他捧在手心里,“我开心地接受啦。现在,我来赐福给您。”

        他亲了亲小人儿的头发。小人儿的脸微微红了起来。王子把他放回窗台上,他庄严地完成了一套礼仪动作,宣布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您的骑士,您可以随意差遣我。”

        “我知道了,”王子笑着说,“您可是我唯一的骑士呢。”

        “您之前都没有骑士吗?”

        “我不记得了。和您一样。”王子摇摇头,“而且,我的国家很和平,非常和平,不需要人保护我。”

        “也是;您在城堡里就能看到整个王国的一切。”小人儿看着他的窗户。

        王子的寝室有十二扇窗户。前面十扇是开着的,后面两扇是关着的。

        “是呀,”王子说,“整个国家明亮、美丽,人们都欢声笑语,心地善良。实在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小人儿陪他看了一会儿十扇窗户里的景象。各地的人们在耕作、纺织、围着篝火跳舞。孩子给母亲献上花环,父亲把女儿举上树采摘苹果。光明遍布各个角落,没有贫穷、饥饿、混乱、恶毒和伤痛。

        小人儿看着剩下的两扇关着的窗户。“那是什么?”他好奇地问,“也是您王国的景色吗?”

        王子也有些奇怪。“我不记得了。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那就不要打开了,”小人儿说,“大概让它们关着会更好一点。”

        “您说得对。”

        王子这样说,然而他心底可不这样想。在小人儿来之前,他从来没意识到还有两扇窗户是关着的。那后面到底有什么呢?他模模糊糊地有些印象,可是一旦要抓住看清,那印象就如同鱼儿一般轻巧地溜走了。

        之后王子都没有睡好。前十扇窗户里的热闹快乐的景象也再不能满足他了。当他注视着前十扇窗子,或者行走在国土上时,他的心思却总是飘到那关着的两扇窗子上。

        终于,有一天晚上,小人儿担忧地摸了摸他的脸。

        “您最近没睡好吗?”他说,“如果您做了噩梦,我就要抓着豌豆的藤蔓,到您的梦里打败那些讨厌的东西。”

        他说着,威风凛凛地扬了扬他的金针宝剑。气概十足,实在令人无法当成玩笑。

        王子笑了。“谢谢您,我的骑士先生。”他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我还是想打开那两扇窗户。我觉得我必须这么做才行。”

        “那好吧,”小人儿抓着金针宝剑,跳到他的衣领上。“有我在这儿保护您,您就勇敢地去吧。”

        王子深吸一口气,走到第十一扇窗前,伸出双手。那扇窗轻盈如空气,刚一触碰到就自己开了。金色和银色的圣洁光线扑面而来,王子和小人儿不禁别过脸去。等他们适应了光线,再细细看时,不禁惊呆了。

        那是两棵交缠的大树。它们顶天立地,周围一切都显得无比渺小。平原上的树木和它们比起来,简直像是沙粒一般。它们透出浑厚的光芒,一棵树是金色,一棵树是银色。它们的光晕传播在广袤的原野上。太阳和月亮绕着世界转回来,各自落在树上;太阳变成了一颗果实,月亮变成了一朵花。

        “实在太美了!”王子愣了半晌才说。“这样壮丽的造物,绝对不是我王国的东西。”

        “的确非常美,”小人儿表示赞同,“不过真的不是您王国的东西吗?”

        “这件事我是自然而然就知道的呀,”王子说,“我的确见过它们。我曾经在它们底下漫步,甚至靠着树干唱歌。然而我已经不记得它们叫什么名字,实在太可惜啦。”

        “真可惜。”小人儿坐在他的肩上,陪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那么我们来打开第十二扇窗户吧,”王子说,“第十一扇窗户中的东西这么美,第十二扇里一定有更好的东西。”

        他伸手去推窗子;然而这一次,这扇窗户非常坚固,怎么都打不开。王子试了好几次,它依然纹丝不动。

        “您真的要开吗?”小人儿说,“我觉得既然打不开,就不要打开了。不过,如果您会因此睡不着,我就来帮您打开。”

        “现在这个情况,我的确不打开它就睡不着。”王子皱着眉头,疑惑地看着第十二扇窗户。“我这点不好。您不要鼓励我。”

        “我是您的骑士,自然应该鼓励您。”小人儿跳到窗台上,用金针刺向紧闭的窗户。

        王子也再次伸出手去。他们努力了半天,终于,窗户松动了,缓缓朝后打开。那里面一开始还有微光,后来却一片黑暗。黑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这样浓重而动荡的黑暗,光明世界的人是从未见过的。王子心中有不详的预感。“糟糕,也许真的不该打开它!”他叫道,“骑士先生,我们关上它吧!”

        然而窗扉消失在那片黑暗里,无处下手了。

        “我来!”小人儿用金针挑住窗框上的弹簧,努力往回拉。黑暗中某个东西停顿了一下,猛然间,窗框一震。

        小人儿被震下窗台,王子及时接住了他。“您没事吧?”

        “没事!我可是战士!”小人儿喊着,三两下又跳上窗台,继续挑动弹簧。

        王子心中涌起了勇气——无边的、澎湃的、似乎被他遗忘了很久的勇气。有什么好怕的呢,他可是有骑士在守护的。这一次他毫不犹豫地将双手伸入黑暗,一下就把窗户拽了回来。

        啪,黑暗被关在了世界的另一边。

        小人儿坐在窗台上喘气,王子也坐到了床上。两个人望着彼此,笑了起来。

        忽然后面的窗框再次震动。第十二扇窗后的东西一下一下大力冲击着窗框。王子紧张地盯着它。

        “不要怕,”小人儿又拿起了剑,“它出不来。”

        的确,过了一会儿,那扇窗就安静下去了。

        “刚才真可怕,”王子把小人儿捞到怀里,亲了亲。“还好有您保护我,我的骑士先生。”他的嘴唇感受到了小人儿的红头发的柔顺,还有一点玫瑰的凛冽香味;王子不禁又亲了他一下。

        小人儿的脸又红了。“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嘛,”他摸着头发说,“我可是发过誓的。”

        第十一扇窗忽然剧烈地抖动了一下。

        “啊呀!”王子失声叫了起来。从第十二扇窗的方向,有只漆黑的恐怖生物,不知怎么挤进了光芒闪耀的第十一扇窗。那丑恶的黑事物无比庞大,它挥动着许多只带着尖刺的脚,爬上了散发金光和银光的神树。

        轰隆一声,全世界的光芒都消失了。前十扇窗子的光芒消失了,城堡外的光芒也消失了;只剩下第十一扇窗中,太阳变成的果实和月亮变成的花朵还在树干上奄奄一息,发出一些光来,让王子可以看清那个生物——它现在掉转巨大的头颅,要往王子这边窗外爬了。

        它贪婪地想要吸进一切生命和喜乐,化作混沌和黑暗。

        “休想得逞!”小人儿脱离了王子的怀抱,跳上窗台,“丑陋的生物,滚回黑暗中去吧!”

        他的左手瞬间发出了耀眼的光线。那和刚才的两棵巨树的光芒十分相似,但更加鲜活。光芒照在黑暗生物身上,立刻灼烧起来,王子闻到了焦灼的气味。

        “吱吱!唧唧!”那东西不甘、愤怒、惶恐地躲藏着光线,身后还陆续跟过来一些辨不出形状的漆黑生物。它们挥舞着火红的长须,想伺机冲过来,把王子卷住。

        然而小人儿毫不犹豫地跳进了窗户——他左手的光线更强烈了,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在他手中,成千万倍地增大了那光芒的力量和范围。黑暗生物们被烧得痛苦不堪。小人儿用右腕绑住金针宝剑,砍掉了巨兽们的两只长脚和一根长须。

        “嘿!你们这下连爬都爬不动了!”小人儿喊道,“受死吧!”

        黑暗生物们拖着残躯,发出一连串刺耳恐怖的声音,逃回第十二扇窗的黑暗里了。

        世界恢复了秩序,太阳和月亮离开双树,将光明重新带回整个世界。过了一会儿,人们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渐渐又投入到日常事务中去。十扇窗户中的场景恢复正常,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第十一扇窗户中,两棵壮美的天地之树只剩下了一点灰败的桩子。

        小人儿站在那边的原野上,呆呆望着它们。现在他显得不那么小啦。可他呆的时间太长了,仿佛要从木桩上再盯出一棵树来。

        王子伸出双臂:“骑士先生,现在没事了,您也回来吧。”

        小人儿静静地站在那儿,没有动。

        “回不去啦,”他说,“您看,我已经没法再保护您了。”

        他向王子伸出他的左手——那里没有手了,只剩下一颗亮晶晶的东西。像水晶,像钻石,然而蕴藏了更加宏大的什么,能看见八彩之光。

        “我想起来啦。虽然说过要保护您,却没能做到。”他有点哀伤地笑着说,“我真是个失职的家伙。”

        王子的眼泪涌了出来。“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他说,“您不再保护我了吗?不再爱我了吗?”

        “——我当然爱您。”小人儿说着,向他鞠了一躬,“我永远爱您。我永远不会停止爱您。”

        “那么您为什么不过来呢?”

        “等我摆脱了这东西吧,”小人儿抱歉地扬起那颗亮晶晶的东西,“为了把它放好,我得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呢。”

        “这我知道呀;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知道。”王子说,“但是您一定得回来。您说好要保护我、当我的骑士,您反悔了吗?”

        这次小人儿沉默了一会儿。

        “不。”他又鞠了一躬,“我本来是没脸见您啦。不过现在我想起来了。就算是这样失败的我,也是被您一直爱着的。我怎么能不回来呢?”

        王子感到稍微放心了一点。“那您要去哪儿?”

        “我去的地方并不远。”小人儿说,“在等我的时候,打开第十三扇窗户看看吧。再会!”

        “再会!”王子朝他挥了挥手。

        小人儿笑着跑远,很快就消失在窗户中的原野上了。

        王子转过头。第十二扇窗子的右边,赫然有着第十三扇窗户。这又是自然而然的;它一开始就在那里。“我怎么从来没注意过它呢?”王子自言自语着,伸手过去。

        窗子自己消失了;墙上挂着一幅画。许多人都在画像上,或坐或站,盛装,微笑。他们是多么美丽的男女啊。黑色和金色的长发,俊朗的五官,颀长的身形。他们面容安详幸福,眼中有晶莹的光彩。

        那是他的父母、弟弟、妹妹,还有许多其他的亲族。

        啊,他想起来了。

        他是个王子——他的确,是个王子啊。

 

 

        黑发精灵醒了过来。

        “早安,”他的母亲站在房门口故作神秘地说,“曼督斯大人带来了好消息。一直不肯从神殿出来的某个精灵,今天出来啦。”

        他眨了眨眼睛,跳起来,稍微梳洗之后,叼着面包就往外冲。

        “他还什么都不记得呢!”妹妹抱着原比她大的另一个哥哥,在他身后笑着喊。

        然而这次可不一样。精灵策马冲到第一王家的驻地时,看见的是一个已经口齿流利的小精灵,正在和家人以成年人的语气聊天。

        “怎么会这样,”第一王家的红发双子很失望,“我们还想享受一下戏弄大哥的感受呢。”

        “很抱歉剥夺了你们的宝贵体验,”黑袍的曼督斯也很纳闷地说,“我得回去问问Irmo做了什么手脚。”

        原来如此。黑发精灵有些和那对双胞胎一样的遗憾,然而也从心底感谢梦之神。

        红发的小精灵看见了他,随即露出一个笑容。

        “我遵守了誓言,”他说,“我回来了。”

        黑发精灵笑着抱起了他——后者有些意外——亲了亲他的脸颊。

        “欢迎回来,”他说,“以后也请一直保护我吧,骑士先生。”

 

 <End>

评论(25)
热度(81)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