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大梅二梅养双子】十年 08~13

投喂 @akirawes丨花菜菜是一颗菜  @Starry Dome ~


08

  双胞胎一边一个,揪住他们的临时保姆盖拉夫的两只袖子。“我们要听睡前故事,否则睡不着。”

  盖拉夫挠了挠头,讲了几个人类小孩在森林里迷路的故事。

  第二天,双胞胎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见人就哭:“我们不要被扔到森林里!我们的面包屑会被小鸟吃掉的,找不回来的!”

  梅斯罗斯揉着太阳穴去捶了盖拉夫几个爆栗。


09

  晚上,双胞胎又闹着要听故事,否则睡不着。守卫头疼地请示。

  彼时梅斯罗斯正在忧虑雨季上涨的河水和前进路线,说道:“跟他们说,这儿没有睡前故事可听,再闹就把他们重新扔给盖拉夫。”

  守卫去了,不一会儿,那边帐篷里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

  梅斯罗斯跑过去,只见双胞胎哭得涕泪交横。

  “我们不要喂狼!不要喂狼!”

  “谁要把你们喂狼了?!”

  “他说,”埃尔隆德抽抽噎噎地指着守卫,“要把我们扔给狼。”

  守卫急了:“殿下我是无辜的啊我说的是盖拉夫!”

  爱洛斯大哭:“呜哇哇!你还说不是狼!!!”

  梅斯罗斯愣了一会儿,才想起盖拉夫(Garaf)这名字在辛达语里正好是狼的意思。

  他斜眼看着听到哭声也赶来的盖拉夫:“要不,你改个名?”

  盖拉夫掀桌:“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10

  雨季来临了。

  夜里总会刮起湿润的风,落下一些雨点。孩子们会睡到半夜就醒过来,在被窝里说悄悄话。他们的低语混入虫鸣,夜晚显得更加静谧了。

  埃尔隆德把风,爱洛斯会把帐篷上面挡雨的毡布掀掉,让星光透下来。在接近满月的那几天,他们的脸都会被照得一片明亮。

  “爱洛斯,你还记得爸爸教咱们看星星吗?”

  “当然记得,天上的星星也是各种动物组成的呢。”

  “现在是夏天,能不能看见仙女座呀?”

  “我喜欢大熊座,它还带着两只小熊哩。多好,就像我们一样。”

  “我们在一起呢,”埃尔隆德握着爱洛斯的小手,“爸爸妈妈说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嗯,”爱洛斯反握住他的手,“因为我们是兄弟嘛。”

  隐隐约约,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了悠长的歌声。

  “真好听啊,和船工们的夜歌不一样呢。”

  “是啊,这个好好听,一点也不闹腾。”

  “我挺喜欢那种闹腾的,”爱洛斯眨眨眼,“我们还有机会再听到吗?”

  “……不知道。”埃尔隆德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过这首歌也不错啊。”

  “妈妈哄我们睡觉的时候也是这样唱呢。”

  “困了,睡吧……晚安。”

  “晚安。”

  

11

  歌声持续了很久,柔韧的声音飘过沾着露水的青草,飘过泛着月光的河流,围绕在静静的精灵营地上。

  直到双子的呼吸又重新绵长起来,梅格洛尔悄悄走来,站在帐篷前看他们的睡脸。

  他轻轻放下他们帐篷的门帘,在不远处的篝火边坐下,继续哼起轻柔绵长的歌。

  

12

  “你知道Findarato来到人类中弹琴歌唱,结果招来了一队为他服务的人类的故事吗?”几天之后,巡夜时,梅斯罗斯调侃道。“我们都觉得应该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你出去唱几首歌,负责给我们带回来几个小队的人类追随者。”

  梅格洛尔失笑。“现在精灵不算是什么稀罕了,他们也许会欣赏我的歌,但也仅止于此。”

  梅斯罗斯拨拉着篝火。“你什么时候对自己的歌声这么不自信了?”

  “说实在的,歌唱这件事,我都快不记得了。”

  兄弟俩沉默了一会儿。发自内心的平静和欢愉,他们已经几乎不知道是何物。这些年他们跋涉在荒野间,每天都觉得是在做一个荒唐无意义却又无穷无尽的梦。火焰随时可以再次燃烧,然而理由和目的都已经模糊在长夜里。


13

  “你还记得吗?月光的美丽,夜晚的宁静。”

  “我只记得去提防月光下暗处草丛的危险,树影的摇动也能令我紧盯。”

  “即使是这样安稳的夜晚?”

  梅斯罗斯沉思一会儿,叹气。“其实以前也有无数这样的夜晚,只是我们无法放松下来去感受罢了。”

  不过最近又能放松下来一点——要说原因,大概是因为,孩子们正安睡着吧。

  星光之下,虫鸣之上,灰色的小帐篷蒙着一层薄薄的乳白色光晕。

  “他们看着我的时候,眼神多么干净啊。”梅斯罗斯缓缓地说,“让我看见了浑身鲜血的自己。也让我看见了还未曾沾染鲜血的自己。”

  梅格洛尔抬起头,望着满天星空。他已经很久都没感觉到在心中涌动的这种柔软的情绪了。

  这是初次见过鲜血的孩子,和已经见惯了鲜血的大人们之间的故事。

  他们之间隔着杀戮、刀剑和重重阴影。然而谁能说只有大人是孩子的庇护者呢?又有谁能说只有大人才能给孩子提供“家”的概念呢?

  他微微一笑,久违地拨动了在月光下泛起金色的琴弦。

评论(17)
热度(89)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