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冥顽不灵 The Die-hards 08

本节高能,三观不正,含有大量反派脑补,请自行判断。


08 脑洞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好不容易和狱友关系似乎拉近了一层,法拉松的事业心又熊熊燃烧起来。“你能看出我身体的这种材料是什么吗?”这种材料必然坚固,又如此灵巧,有灵魂就能成形,日后绝对大有用处。

费诺眯了眯眼。“大概是Irmo和Namo一起创造出来的。把铂金气化又液化,把梦魇花浸泡其中,等完全溶解之后用液体浇在你的灵魂上。”

“……”法拉松再次感到和学霸是没法交流的。“总之你的意思是,这东西没有存货?”

“应该没有,因为这种组合溶液凝固很快。而且梦魇花离开生物气息之后活力也不长。”

“等等,等等,”法拉松低头看胸口,“所以那个花现在还在我体内?”

“准确地说是溶液。吸收你灵魂的活力。”

法拉松惊悚了,“那我岂不是会死!”

“你已经死了。——老忘记这点,你是不是傻。”

法拉松悲愤了。以你为基准的话谁不傻啊!“我是人类,不太懂灵魂的事嘛。”

“灵魂如果丧失活力,只会渐渐意识模糊。”费诺想了想,“不过我没关系,我的灵魂之火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就会一直燃烧,永无休止。”

——这永动机可真好啊请问我可以借来当船的动力吗!

法拉松叹了口气。“所以其实我需要能量。”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有些诡异了。看样子这牢房里并没有能量源,如果那些宝石不能提供能量的话,唯一的可能性不就只有他的狱友了吗?

他瞬间在脑中展开了一百种杀人取魂的邪恶计划,然而费诺早就看穿了一切。“没用的,你打不过我,而且你也不知道怎么汲取能量。相对而言,你更应该费心思保护自己。”

“别误会,你我可是要一起干大事的,我怎么会想要害你呢。”法拉松做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心中思量着为何要保护自己。

“我对你的身体材料也相当感兴趣。”费诺微微一笑,“会自动按照灵魂的记忆来调整出最适合的外貌,这是宝石没有的属性,我也想从你身上剥下来一层研究研究。”

法拉松心中警铃大作,立刻双手交叉捂住胸口,“哦,好战友,真不相信你会说出这种话!”

费诺一哂,转头打磨他的小臂肌肉了。

法拉松松了口气,稍等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向精灵讨教维拉的数量和各自的能力。这方面精灵倒是乐于告知,不过似乎对他的逃狱计划没什么帮助。

“曼威放过米尔寇——呃不,魔苟斯——根本就是徇私枉法。”法拉松愤愤不平,“曼威在其他事情上那么严厉,耍威风,不讲道理,轮到他弟弟,竟然力排众议释放了!真是明目张胆的徇私枉法!”

在这件事上,他的态度其实是偏向魔苟斯的:既然魔苟斯都能被释放,那么对比来看,人类也应该被轻易原谅才对。

不过费诺想的自然是另一个方向:“魔苟斯就该被彻底消灭!我们和魔苟斯比起来根本是正义的一方。结果呢?曼威惩罚了要讨伐邪恶的我们,反而放过了邪恶的源头!”

法拉松之前都只知道索伦告诉他的那些故事,完全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在被压在山下的时候模模糊糊听说过一些,也不彻底。于是趁机继续虚心请教,拉近和狱友的距离。

这一问可好,我们坐在黑黑的牢房中间,听狱友讲那过去的事情。从魔苟斯想谋取宝钻,到费诺被放逐、魔苟斯打破双树、杀害芬威、诺多东渡,全来了一遍。

法拉松知道从费诺这里听到的也只是片面的事实,根据自己的立场又整理了一番。这下可好,他的脑洞本来就大,现在更是能大到笼罩艾尔达了。

第一,魔苟斯喜欢宝钻,但是费诺不给,同时维拉们给宝钻封了圣。于是魔苟斯不仅拿了宝钻,还打破双树,跑掉了。

第二,魔苟斯杀人夺物轻易逃跑成功之后,曼威完全清楚魔苟斯的所作所为,包括它杀死了芬威,而维拉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让费诺交出宝钻,并不涉及对魔苟斯的追捕和惩罚。

第三,在得知宝钻被魔苟斯夺走之后,费诺发动群众去追,维拉们表示你们爱去不去但我们绝对不会帮你们的。不说去追击魔苟斯,更别提去担心那些还在中州的精灵们了——考虑到他们曾经因为担心精灵而去攻打魔苟斯,现在的冷漠是不合逻辑的。

“综上所述,”法拉松说,“至少曼威和魔苟斯是一伙儿的。”

费诺挑眉,转过头看他。

法拉松觉得自己发现了宇宙的真理。“首先,曼威力排众议释放了魔苟斯,他们之间肯定达成了什么私下的协议,否则没有利益谁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想魔苟斯就是曼威下放到精灵中的耳目,负责将信息传送到曼威的神殿里。接下来,你的宝钻只属于你,维拉们都想要但没有正当理由,而且当时你还住在提里安,人多眼杂难办事。所以他们利用魔苟斯造成了你和你兄弟的矛盾,同时维拉们没有尽心尽力去抓捕魔苟斯——我可不信什么光顾着北边没看南边的话——而曼威放逐了你。这样,宝钻就从一个繁华的大城市转移到了荒野中,要夺取,轻易得多。”

费诺微微皱眉。

“最后魔苟斯为什么选在曼威举行宴会的时候动手,而曼威又为什么一定要你去参加?真的有这么巧吗?魔苟斯的逃跑完全成功之后,维拉们没有丝毫作为,就知道坐在那儿什么也不干,他们的目的和利益是什么?而你当初拒绝交出宝钻拯救双树的时候,曼威已经知道芬威的死,他怎么知道的?又为什么不事先避免,或者至少警告一下?真相只有一个,曼威事先和魔苟斯串通好了!”

费诺继续皱眉看着他。

法拉松有几分得意。“我有几个猜测。第一,如果你在宝钻封圣后就把它交出去,那什么事都不会有。第二,如果双树死后你答应交出宝钻,维拉们会象征性地发兵去讨伐一下魔苟斯,然后把宝钻据为己有,魔苟斯可能会再次被信任、减刑。第三,事后魔苟斯立刻离开阿门洲了吗?没有啊!他去了南方不是吗!所以,如果你听从维拉的话安分下来不去寻仇,魔苟斯会悄悄回到维林诺,就像他和曼威计划的那样!他和曼威会悄悄地瓜分掉你的宝钻。维拉们两颗,魔苟斯一颗,然后魔苟斯再悄悄去中土,正好了!”

他越说越觉得有道理,不由一拍大腿,“维拉们真是狡诈险恶,其心可诛!怎么样!帮我一起越狱吧!”

背后一个声音幽幽地说:“这是你从你家国师那儿学来的?”

法拉松心中咯噔一下,转过头。只见一团青色的火苗在房间边缘一跳一跳,莫名散发一股凛冽的怒意。




*********

 @箱庭囚人 呜呜,知道有小伙伴追这个文我的内心是无比幸福的,请接收我诚挚的谢意QAQ

评论(39)
热度(53)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