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大梅二梅养双子】十年 01~07

有必要贴一下新鲜出炉的声明:我家的规矩看这里~

这是大梅二梅养双子同时也被双子拯救的故事。无CP(重音)。

小段子可能没有 @akirawes丨花菜菜是一颗菜 的那么萌,不过我努力细水长流,保证有粮吃!小段子突破100之后可能会有番外短篇文掉落哟,请抽打作者!

 

01

“孩子们昨天又做恶梦了。”梅格洛尔说,“我带人去采些安神的草药。”

梅斯罗斯苦笑:“你觉得有用?”

梅格洛尔也苦笑起来;他自然知道孩子们为什么睡不着。“总比没有强吧。——你干什么呢?”

“如你所见,看防御工事的草图。”

“那是三天前的。”梅格洛尔随手一翻,抽出三张纸,上面新鲜的墨迹兀自散发芬芳。“这是什么?课程表?”

梅斯罗斯好久没说话。

“他们应该是受教育的年龄……”最后他叹了口气,“他们会明白的,对吗?”

梅格洛尔在他旁边坐下,把课程表重新塞回他手中。“不知道,但努力总是好的。”

梅斯罗斯面无表情地看着纸张。半晌,开口道:“去采你的草药吧。”

 

02

“埃尔隆德,别喝,那肯定是毒药!”爱洛斯扑上去,“你看,是绿色的!”

梅格洛尔哭笑不得,“下毒是最卑鄙的行径,除了半兽人,没人会那么做。”

话说出来他也有些沉默了,毕竟不论是毒药还是刀剑,他们都已经屠杀了西瑞安。没有下毒,并不能让他们的行径好听一些。

爱洛斯抱着小海豚枕头,一脸警惕。埃尔隆德抱着小鲸鱼枕头往前蹭了蹭,默默掩护自己的双生兄弟。

梅格洛尔看了他们一会儿,拿起药碗,一饮而尽。

他放下药碗,看着两个睁大眼睛的孩子,笑眯眯地说:“待会儿再给你们来两碗,不许再任性了。”

爱洛斯咽了咽口水:“……好喝吗?”

梅格洛尔笑容满面:“好喝啊,甜甜的。”

 

03

“Maitimo!这安神药怎么能熬得这么苦!我差点就以为是毒药了!”

“艾尔贝雷斯在上,我加了好多蜂蜜在里面!”

“你不知道蜂蜜遇上安神草会凝结吗!我就说刚才锅子怎么糊了!”

“跟我说干嘛,我平时也不喝这玩意啊!你想想,在提里安的时候我被你们闹得再焦头烂额也没喝过!”

“得了吧,我现在可知道了,根本是嫌苦不想喝吧!亏我一直以为你意志坚定从来不需要安神醒脑!”

帐篷外补锅子的下属抬头望天,两位殿下我什么也没听到。

 

04

“……那,现在怎么办?”

“再多加点蜂蜜?”

“绝对不要!”梅格洛尔指了指帐篷外补锅的属下,“我们得想点别的办法。”

“让苦药变甜的方法?我去问盖拉夫(Garaf)吧,毕竟我们不吃药。”

他们习惯斩杀兽人时顺手救下村落。有时候去得晚了,那些失去了家乡的人类会干脆跟着他们南征北战。盖拉夫是人类中跟随他们的医官,对贝尔兰的草药都有涉猎。到了现在,也是过命的交情了。

“行吧……哈哈,”梅格洛尔顾自笑了起来,“提起甜食,就不由得想起父亲和母亲的手艺了。“

“是啊,”梅斯罗斯也笑了,“母亲的蜂蜜蛋糕享誉整个维林诺,连Findekano都爱吃极了。”

“Findekano家的甜点也很不错啊。Anaire夫人做的樱桃炼乳我每年春天都要死皮赖脸求一些回来。”

两个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儿。

“……真是过去很久了。”

梅格洛尔轻叹一声,“去问熬药的方法吧,我今天得处理完这堆后勤单子。”

 

05

梅斯罗斯去问了盖拉夫,然而后者也并没有把苦变甜的技术。不过盖拉夫曾经是个儿科医生,所以出了很多主意,比如连哄带骗,或者用东西和孩子交换。

梅斯罗斯按照建议做好准备时,梅格洛尔正好处理完后勤事务,掀开帘子出了帐篷,只见梅斯罗斯左手拿着一个蜂蜜罐子,右臂上挂着一个甜点篮子(里面飘出一阵甜枣和奶油的香味),腰上没挂剑,而是挂着两个小木马。他本来穿半戎装的日常装束,此时完全换上了布衣,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准备带家人出去野餐的糕点师傅。

梅格洛尔顿时噗地一声,毫不留情地大笑起来,一直笑到捂着肚子歪在路边。然而梅斯罗斯现在并没有能力过来揪着他摇晃,只能努力摆出一副威严的架势。梅格洛尔捂着肚子稍微回过神来,瞥了他一眼,顿时又爆发出下一阵笑声。

梅斯罗斯绷了半天脸,终于忍不住自己也笑了。

 

06

双子齐齐看着梅斯罗斯腰间的木马。

梅斯罗斯会意地解下来。“乖,喝了药就把它们给你们,玩一会儿就睡吧。”

“我有一只木头座头鲸。”爱洛斯小声说,“爸爸帮我刻的。埃尔隆德最喜欢的是妈妈给他用贝壳穿起来的风铃,风吹起来有大海的声音。”

而现在他们的母亲在大海深处,他们的父亲在遥远的海上,他们的家乡已经在血与火中被摧毁殆尽,那些玩具自然也已经和焦土融为一体。

梅斯罗斯沉默了。

也许还是Kano来比较好。他想。因为第一次和双子见面的时候,他手上的剑还在滴血。

“……我知道安神草。生长在悬崖底下,和荆棘在一起。”埃尔隆德忽然说,“奇尔丹爷爷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一本画册,里面有很多植物。而且,只有新鲜的安神草熬药才是绿色的,否则会变成紫色。”

爱洛斯也小声问:“你们为了我们特意去摘的吗?”

梅斯罗斯一愣,点了点头。

爱洛斯和埃尔隆德对视一眼,端起了药碗。

 

07

“这俩孩子太听话了!太有礼貌了!太有教养了!太可爱了!!!”

“……哥,你这是干嘛呢?”

“刻木雕。”

梅格洛尔无语地看着兄长用右腕压着木头,吭哧吭哧地雕刻。“……这木雕怎么还带着尾巴?”

“他们要座头鲸。”梅斯罗斯头也不抬,“哦对,别走,爱洛斯的小海豚枕头开线了,你去给他缝缝。他说那是他爹给他缝的。”

梅格洛尔打了个趔趄。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英武威严的大哥怎么去送了个药,忽然就变成一个熊熊燃烧的儿控了?


评论(29)
热度(138)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