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冥顽不灵 The Die-hards 07

前文:前篇(遗忘之窟)  01  02  03  04  05  06  番外1 

本集略微难懂,作者脑回路奇妙,慎入_(:з」∠)_

*************

07 小电影观后感交流会

 

法拉松看着斧刃反射着自己的脸——平滑锋利近乎完美——咽了咽口水,决定不再说完自己的话。看来他的狱友和家人的关系不错。这不是个好消息。法拉松再次体会到了孤家寡人的优越性。如果他娶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心爱女子,此时那个影像会让他多愤怒无力?

法拉松非常自然地认为维拉们只会给他们放一些消极或者惨烈的往事片段,而费诺说他看过非常多——那么,似乎他的家人情况很糟糕呢。

法拉松看着费诺;后者正自顾自地摆动宝石。

一人一精安静了一会儿。

“你觉得你做的事是错的吗?”精灵忽然问。

法拉松一愣。他在慷慨陈词和说实话之间犹豫了一下,考虑到对方一点也不傻,还要进行拉拢,决定实话实说。“当然。我知道那是错的。”

“不后悔?”

“要是后悔我大概早就种树去了。”法拉松挥舞了一下斧子。

精灵点点头:“看往事是分两段的。第一阶段让你觉得自己做错了,第二阶段让你悔改——不过触发特征是头顶会有光束照下来,所以你连第一阶段都没达到。”

法拉松十分无语。“还真难为它们了,”他想了想,“所以你曾经觉得自己做错了?”估计那个后悔程度比他要高得多,否则怎么知道这个触发特征的。

“我犯了不少错,没什么好推卸的。”精灵淡淡地说,“但是想用外界信息动摇我根本是妄想。”

“这一点而言,你大概比我固执多了。”法拉松赞赏地叹气,“我曾经忏悔。”

“哦?”

那是被压在蒙福之地的最初的一段时光。法拉松的耳朵听不见任何声音,眼睛看不见任何光亮,但他依旧拥有泥土堆在脸上的窒息感。四肢受到压迫,铠甲冰冷坚硬,一切都提醒着他时光流逝的缓慢,让他能真切体会度日如年的煎熬。

没过多长时间他就忏悔了。伊露维塔的确存在,不是维拉虚构出来的;死亡不是惩罚,永生也不是礼物,人类藉由死亡得以脱离这个世界,不受它的束缚。他无比痛切地认识到了人和神明的差距,认识到挑战它是多么愚蠢。他曾经许过许多愿望,只要伊露维塔放他自由,他甚至可以去服苦役。他想念埃兰迪尔星在傍晚的空中明亮地闪烁的样子,想念微凉的晚风吹拂时带着的玫瑰的香气,如果他能流出眼泪的话,泪水一定在无尽的时光里造就一片海洋了吧。

然而谁也没有回应他。

某个瞬间,他意识到他们将一直被遗忘下去,并无其他用处,也无解脱的可能。神灵连惩罚方式的选择都在人类的想象能力之外。在漫长无尽的时光中,神灵选择让人类被空虚、压抑和绝望一点点消磨掉。想要得到永生的人以最不愉快的方式接近了永生,然后,连他们自己都会在悔恨中遗忘自己的存在。

“当我发现忏悔对现实没有帮助之后,就停止了。”

“所以那根本不是发自内心的悔过,而是投机。”

“我的确错了,可难道就只是我的错?人类寻求过帮助,然后跌跌撞撞在黑暗中走着,最后来到了绝壁。而在另一端,不去引导人类,完全不能体会人类的需求和感情,只会生硬训斥和威胁的神明,难道就没有错吗?”法拉松看着斧子上自己的倒影。

“自伤自怜。”精灵一针见血,“神也有其局限性,你要求它们十全十美,把责任推卸给它们,只是软弱罢了。”

法拉松双眼发亮,“你真的不和我一起策划革命吗?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费诺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说多少次了,我不会越狱的。”

法拉松耸肩。“我有足够的时间说服你。——另外你说得完全正确,把责任都推给维拉或者索——”他忽然一个激灵,想起索伦这名字不能出场,立刻改口,“索——说——伊露维塔,”他偷瞄一眼,发现精灵完全没有察觉,暗暗松了口气。“的确不够有担当。我可是皇帝啊!对世间的一切都有承受和承担的觉悟。所以后来我停止了。”

精灵饶有兴趣。“那之后你干什么去了?”

“和维拉对着干呗。”法拉松晃晃脑袋。其实想清楚了之后他相当轻松,毕竟他只对自己负责,可不会对被他连累的子民产生怜悯和愧疚。说到底,他觉得那是伊露维塔杀掉的人。那些人活着时享受他治下的财富和权力,最后因他而死也不算亏。

他知道自己错了。但是那又如何呢?魔苟斯根本不是人类的救星,它无法承诺永生,只能带来毁灭。然而神也没有问过人类是否喜欢死亡,维拉更未对黑暗中的忠信者们流露怜悯。所以其实质疑和挑战都不是罪过,弱小才是。成王败寇而已。

他错了,错在挑战的时机,信任错了人;他又没有错,因为这种挑战是人类在那样的处境下或早或晚的必然选择。重来一遍,他可能不会去挑战维拉,因为时机未到,但他可不会发自内心地听从维拉的说法。

法拉松不知道费诺做过什么,又见证了什么后果。他斟酌了一下斧子的锋利和自己的舌头,问道:“就算有遗憾和悔恨,你也不认为自己有改正的必要性吧。”

这是他按自己的心路历程猜的。

精灵沉默了很久,最后说道:“不一样。我拥有顽固到底的必要性。”

法拉松一愣。“必要性?”

“软弱者需要推卸责任的对象。道路虽然是他们选的,但有时候后果出乎预料,他们做不到自己承担后果。而定罪者则需要比较的样本,有我在,就显得其他人更值得宽恕。”费诺昂着头,黑玉的眼睛里反射着各色宝石的微光。“还有的强者在我的影响下走向绝路,若我半途改变,他们一路的牺牲岂不可笑?”

法拉松一愣。“他们的路还没结束吗?也真够能折腾的。”这都多少年了啊?

费诺笑了,法拉松觉得这一次他笑得由衷地开心。

“当然没有了,”他说,“只要这世界还未终结,就不会结束。”



***************************

我一直想,就算费诺内心本来是so diao的状态,知道孩子们在贝尔兰的遭遇之后他还能继续吗?所以我给了他其他的动机——他犯了错,他不想逃避,也有不能逃避的原因。孩子们因为他的誓言走上了之后的道路,那么带着他们发下誓言的他就有责任走得比他们更远,活着不行死了仍可以继续,算是另类的守护方式吧。所以其实小黑屋没让他幡然悔悟,反而让他继续顽固下去了。

这是我相当奇特的二设,希望不会造成理解上的困难_(:з」∠)_

评论(20)
热度(55)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