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冥顽不灵 The Die-hards 09

这集内容同标题,即将开撕~ @箱庭囚人  @萧锦弦 沙发请自由地……


09 打脸无极限


法拉松眼睛都直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鬼火吗?可是怎么看怎么鲜活灵动。

他随即反应过来,或许这是没有形体的灵魂。

那团青色的火苗优雅缓慢地绕着费诺做好的宝石茶几飘了一圈,在四个茶几脚面前停了一会儿。

黑发精灵颇为自得地任由它审视自己的作品。

“……挺像的。”最后青色的火苗说话了。

“如果你也被关进来,我不介意给你做一具差不多的身体,”费诺说,“我大人大量嘛。”

“是是是。”火苗一跳一跳地到了费诺身边,“喏。”

费诺坦然伸手,只见火焰抖了两下,掉出一个透明小包,里面是三颗黑色的珍珠。

“他有两颗?”费诺挑眉。

火苗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头。别问法拉松怎么看出来的。

费诺没拿出珍珠,直接把小包裹扔进了宝石堆。

法拉松睁大眼睛,“我是不是目睹了克扣我物资的现场。”

火苗绕着费诺转了一圈,“您的头发似乎更黑亮了。”

“我把火光糅进黑玉了。”

“不愧是您——真无聊。”

“啧啧,可怕又丑恶的嫉妒心。”

“那个人类怎么样?”

“蠢得还挺有趣的。”

“您还不知道他是谁吧?”

“因为想闹革命又太蠢没闹成功,被关进来的人类。”

完全被晾在一边的法拉松:“……”

火苗发出了一声冷笑,“他是因为崇拜魔苟斯。”

法拉松顿时跳起来,“不不不不,别误会,我可没有崇拜魔苟斯!”

费诺和火苗都高深莫测地眯起眼睛。不要问法拉松是怎么看出火苗也能眯起眼睛的,他就是非常直观地感觉到了。

他咳嗽了几声:“我当时被骗了,把魔苟斯当成了伊露维塔。”然后把索伦跟他说的魔苟斯被伊露维塔嫉妒和迫害的故事讲了一遍。“人类当时并不知道真相。维拉们不准我们拥有任何自主选择权,任何尝试都被严厉警告,我们能不憋屈能不委屈吗?这时候魔苟斯的使者趁虚而入,我们也是受害者。——你看,在这件事上,我和你是一样的。我们都不是害人的那一方,然而真正的始作俑者逍遥法外,我们却被诅咒惩罚。这种时候我们更应该团结一致。”

火苗向费诺侧身:“他强辩的口才倒是挺像您的。”

费诺耸肩:“如果我蠢一百倍,大概能和他站在同一水平。”

“真的,你们挺像,都喜欢纵火。”

费诺皱眉。“他怎么纵火了?”

“我听说他用活人进行火祭——进献给魔苟斯。”火苗跳了跳,“他的祭司,也就是他的国师,刚提了个建议,他就跟进制定了一套制度,神庙都搭起来了。”

“听上去那个国师是个黑暗崇拜者。”

“何止是黑暗崇拜者啊,”火苗发出了清朗的笑声,“他的国师就是索、伦、啊。”

费诺的眼神霎时间变得幽深无比。


法拉松暗道不好。这个灵魂对他知之甚详,再隐瞒蒙骗大概也是徒劳了。他能想象,以精灵和魔苟斯的深仇大恨,为魔苟斯工作的索伦自然也应该干了不少坏事,可能和精灵之间还爆发过战争。

既然欺骗不管用,那就八分真两分假吧。他清了清嗓子:“本来我是去讨伐他的,后来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努曼诺尔的时候,索伦并没有干什么坏事,没少帮助努曼诺尔的建设,我们的军队和科技日益发达,当然会信任他。那时候我又身体不好,显然是维拉怀恨在心的惩罚,所以我们自然都倾向于相信他了。你也看见了,我们都是受害者!”

火苗:“听上去你和索伦关系不错?”

你当我傻吗,看不出费诺的黑玉眼睛都要喷出火焰把我烧死了吗?

法拉松大力摇头:“后来我把很多事情都交给他做了,也不知道他欺上瞒下了没有。那时候我身体不好嘛,精力顾不过来。”撇清关系撇清关系。

火苗不置可否,忽然强烈地闪了一下。法拉松下意识地捂住眼睛,再睁开时,发现四周又渐渐亮了起来。他心中一震,知道这又是所谓的往事回放。

然而这次,回放的一幕正是在法拉松的王庭之中。

法拉松心中发虚地看着即将步入年迈的自己和依然年轻美善的国师在庭院中一问一答。这是他每天听取索伦汇报、给予指示的时间。

他看见自己烦躁地将羊皮卷摔在地上:“这老顽固,今天也没忘记让人上奏折。”

索伦捡起羊皮卷——他玉色微红的指尖让法拉松不由出神了一下——扫了一眼,轻笑道:“说我之前在中土涉嫌残害人类和精灵,手段残酷,所以不能同意我监管军队啊。您相信吗?”

“相信,”中年的法拉松惬意地拿起旁边白银盏中的一片西瓜,“朕从来都知道你的出身。不过中土那些人愚笨粗野,你的政策好,朕也会用。至于精灵么,那些维拉派来的监视和告密者,不需要任何怜悯和善意。”

“贤明的判断。”索伦躬身,“臣再次感到,服侍您是多么荣幸。”

那当然了。法拉松想。工具好用就够了,在可控制范围内,人品和过去历史都不是重点考虑的范围。你将会是我征服天下、永远维持辉煌统治的最好工具。其他的挡在我路上的东西,收服或者消灭就是。

“老亲王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您要怎么办呢?”

“这该问你。”法拉松吐出一粒西瓜籽,“军队的改革势在必行,现在站在老顽固那边的将军,怎么也有几个心怀不轨的家伙,让你的眼线指认就行了。”

“不能让他们投票就换人来?”

“这是最简单的方法。”法拉松想了想,“把其中人缘不太好的公开处刑,就说和精灵奸细勾结。”

“臣可不敢和精灵、审判什么的沾上关系了,”索伦轻笑,“否则老亲王殿下恐怕又要一大早等在王殿门前要诛杀臣了。”

“你有什么好怕的?精灵那么可恶,杀了就杀了。”法拉松又拿起一片西瓜,“说不定落在我手上,他们下场更惨。”


四周渐渐暗下来,又恢复成了曼督斯里的小牢房的景象。

火苗微笑,“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法拉松干笑:“……可以不打脸吗?”

火苗继续微笑:“可以打到你没有脸。”

评论(30)
热度(61)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