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冥顽不灵 The Die-hards 05

05 学霸和学渣

白树固执地伫立了许久,久得法拉松理直气壮地拿起一枚尖利的黑曜石开始磨起树皮。黑曜石的主人看了他一眼,继续剖光茶壶上的水晶花瓣。

“要不然我们再试一次,”他说,“等它消失的时候我们跟着跳下去。”

费诺头也没抬:“作为狱友,我得提醒你,没准你会和这棵树一起被困在黑暗里,直到你下一次劳改。”

“你又知道了。”法拉松有点不甘心。不过他也不想再被困在黑暗里了,悻悻坐下。“你每次交一堆破铜烂铁回去,都会被清理干净,所以我想他们至少会派人检查,那就有机会。”

“天真。”费诺摇头,“他们检查的方式不是次生子能想象的,你想把内脏翻出来的话可以试试。”

法拉松皱了皱眉,不说话了。费诺举的例子戳中了他的痛处。要是能以人的常理预测非人的行为,他也许能做得更强。不管是索伦的欺瞒还是向神发起战争,如果收集了足够多的信息,就算还是只能挣扎,也能挣扎得好看点。

但是话说回来,当年又怎么可能从收集到真实情报呢?为了巩固统治,必须打击支持堂姐继位的忠实党,比起远在天边的神的资料,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地位自然优先得多。

意识到重新来过也没得选,法拉松憾然地叹了口气。不过他随即又觉得现在不同了。他正在敌人的大本营,有一定的行动自由(和之前的几万年相比),没有寿命限制,身边还有个誓要把牢底坐穿的狱友——虽然可能还算不上“友”。耐心加上技巧,应该还是能有所作为的。

唯一的问题是他太不了解精灵了,而面前这个家伙显然又和一般精灵不同。夸他吧,他根本无动于衷,显然是对自己的实力和才能已经自信到无需赞美的程度了。骂他吧,法拉松直觉自己一定打不过他,而且后面和好的可能性岌岌可危。抱大腿这种做法太遥远了,他得好好酝酿一下才能找到感觉,何况对方不一定吃这一套。于是他现在能立刻用的只有一个手段了。

他扬了扬手中的纸——白树消失后这张纸并未消失,和那堆宝石一样留了下来。“你能教教我精灵语吗?我曾经学了一些,但显然和这个不太一样。”

黑发的精灵抬起头。“说起来,”他缓缓地说,“你不会说精灵语,我们现在是怎么交流的?”

“……不知道。但我就是能听懂你在说什么。”

“灵魂之间的交流方式超越了语言吗……”费诺的眼睛亮了,“我竟然没想过这个!”

那是,你一直自己蹲监狱,自然不会发现。

“这真是一项大发现,”精灵大步离开了茶几,一把揪起法拉松,“我得和他们谈谈,再给我放几个矮人进来。”

法拉松已经算是高大的了,但精灵的身高依然拥有绝对优势。费诺这么一揪,他立刻双脚离地,只好挣扎起来。“听着,虽然现在我不会窒息而死,但是被拎起来的感觉依然很不好!”

精灵依言松手,跑回自己的宝石堆,闷头一通鼓捣。就在法拉松觉得自己已经被遗忘了时,费诺转过来,手里捧着一叠压成薄片的平整的白色矿石,就像书页一样。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来讨论昆雅语的断代演变,再来讨论昆雅语对人类语的影响。”费诺不容置疑地说。

法拉松觉得很不对劲。“等等,我学习精灵语的要求呢?你没有教学计划吗?”

“我一边比较,你不就一边学会了么。”费诺完全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你看,我们现在可以无障碍交流,等于单词不需要翻译,可以把互译过程中的细节流失控制在最小程度……”

法拉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位大哥,你的学习能力和兴趣,跟我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好吗!我一点也不想知道那些,米尔寇在上,我只是想套套近乎然后得到情报啊!

以为对方是政治犯,却发现他其实是个狂热的语言学家——说不定还不止是语言——法拉松不禁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好吧,作为交换,我有个条件,你给我造把斧头。”

费诺想了想。“如果你是想用来砍树,我不能同意。我爱护植物。”

“——那我用来砍你行吗!”

“你可以试试。”

竟然就这样答应下来了,连法拉松都没想到。这精灵真是太无聊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法拉松无比怀念自己小时候的王室学校。无论那些老师多么学究、严厉、固执,至少他们是以学生为中心的,也不敢太忤逆自己。而这个黑发精灵完全就把他当成一个字典来使用,顶多兴致好的时候对着他发表一篇演讲,不过他基本和空气没区别。

“字典?”费诺嗤之以鼻,“你太高看自己了。字典里收录了所有字,每个字都有完整的不同释义,还有例句。你呢,很多字都不知道写法和读法,更多的字只知道几个意思。真说工具的话,你就像是一个平民习语的残本。”

其实费诺说得离事实相当接近,因为法拉松从阿门迪尔那里学到的本身就只是日常基本用语,后来又长时间不用,也不准别人用,现在回忆起来自然是断断续续的了。不过法拉松就相当郁闷了。如果说费诺从他这里得到的信息能写很多书的话,他得到的消息就是一张废纸:能听懂的也不具有任何实用价值,s和th到底能有多大区别?!

“人类的语言真是粗鲁,”费诺继续批评道,“那么多重读、浊音和顿吞音,我几乎要认为那是矮人语或者魔多黑话了。”

法拉松有点心虚,不过他可不想现在暴露自己和黑暗阵营的关系。于是他争辩道:“你没理由小看我们。我们努曼诺尔人把人类和精灵的最好传统继承了,还发扬光大了呢。要是你亲眼看到那辉煌场景,一定会瞠目结舌自惭形秽。”

他这样说其实也不完全是夸口。努曼诺尔的确是精灵们帮助人类建立的国家,基础说得过去。人类继承的审美口味也肯定不会太差。“去维拉化”之后的帝国,其雄伟的风格也让法拉松甚为自豪,而索伦初到努曼诺尔时也被它的繁华所震惊,所以没理由面前这个精灵不同样感到震惊。

就在他洋洋得意,对费诺故作遗憾时,牢房里忽然陡震,渐渐亮了起来,眼前竟然遥遥出现了努曼诺尔帝国的远景。

评论(13)
热度(31)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