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灰姑娘 08

咳咳拖成月更真是……作者病不起呀!不过下一更会很快哒!!!

原梗来自 @不丼 和 @Elam_脑子有洞 ,萌点属于她们,雷点和OOC属于我。本期和下期(计划完结)有大量梅熊掉落,不知者慎入哟。

另外请感谢 @毛球饲喂专员 的以不变应万变的真·催稿大法_(:з」∠)_

本章和前文联系较多,有记不清的可以查阅萌萌的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

灰姑娘 08

  费诺和芬国昐满身玫瑰花瓣地走到后台,不出所料地看见儿女们的精彩表情。

  费诺:幸灾乐祸什么,看不出是借位吗?

  雅瑞希尔(失望):哦……

  特刚&库茹芬(松了口气):哦!

  芬国昐:不要误会,真的是借位。

  其他所有人(意味深长地微笑):哦~~~

  芬国昐:……

  费诺:啧啧,半种的信用就是不行啊。你负责跟他们解释清楚,否则我就去跟父亲说你侵害了我的名誉权。

  说完他施施然走进换衣间,准备下一幕该穿的礼服。

  芬国昐在内心掀翻了第一百零七张桌子。


  打扫舞台的时间比较长,好在观众们还沉浸在刚才的种种八卦和小插曲中,完全没有催促的心情。他们的窃窃私语中的热情,简直能让支撑剧院的树木发出一片森林,开出一丛丛粉红小花了。

  维拉席上比较安静,瓦尔妲在树叶上奋笔疾书,雅梵娜从裙子上不停给她摘新鲜树叶,妮娜负责流出泪水来调墨汁。

  曼威瞥了一眼已经堆了一叠的树叶堆,明智地决定还是不去看了。

  后台的众人得了这片刻空闲,聚起来讨论接下来的情节。费诺本来在自己的休息棚里给儿子们修改戏服,也被拽出来和大家一起讨论,因为谁也不想他再出什么岔子了。有转移话题的机会,芬国昐立刻找出剧本,精灵们头一次全体精诚合作,努力想把这场舞台剧成功演完。

  芬国昐:首先是王子和其他公主们的客套寒暄,然后灰姑娘登场,他们开始跳舞,十二点钟声响起,灰姑娘逃走,留下水晶鞋。

  梅斯罗斯:但是现在有魔镜设定了,我知道灰姑娘是谁,所以这个情节没有必要。

  众人一致点头。

  梅格洛尔:之前都那么离奇了,现在简单跳舞就结束,观众会不满意吧。

  芬巩:为了艺术,改编不能太单薄!

  费诺:这还不简单,多加点波折嘛。

  梅斯罗斯(立刻):您可不能再为难Findo了。

  费诺:我干嘛为难他?还有没有点新意了?我就不能为难别人?

  芬国昐:……也不能是我。

  特刚:……还有我。

  费诺:谁说你们了,(转身)我说得是你!

  梅斯罗斯(一愣):我?

  芬巩:母亲大人!啊不对,大伯!Maitimo是无辜的!

  梅斯罗斯(挡):Findo,先别过来,不要管我!

  费诺:………………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天天都这样?

  凯勒巩:谢天谢地,您终于感受到了我们的痛苦。

  费诺默默戴上墨镜。

  芬国昐:……还有多余的吗?

  库茹芬默默递来一副。刚才他跟凯勒布理鹏要了一打。

  芬罗德:我可以问一句您为什么这么执着吗?

  费诺:这出舞台剧不是为了保释我而演的吗,让我中途多点戏份有什么不对?

  特刚:已经很多了……

  凯勒巩:哼,不知道是哪个笨蛋自作主张所致?

  芬国昐:别吵,时间有限,赶快讨论。

  费诺:根据刚才的经验,观众其实比较好满足。接下来的戏份要有恶毒的后母,也就是我,欺负别人的场面。

  梅格洛尔:……您这是哪来的误解……

  雅瑞希尔:还得有堂兄和大哥的浪漫恩爱情节。

  梅斯罗斯:好主意,Findo,不如我们也来场吻戏好了,时间要超过上一场。

  芬国昐:……想都别想!!!

  

  正面的舞台清扫完毕,卡兰希尔检查了一下道具,确认布景完毕,给了高层包厢一个ok的信号。

  包厢里的费纳芬也刚刚消化好了目睹两位兄长吻戏的冲击(“这么多年来到底为什么要担心兄长啊,我真是多管闲事啊,兄长由我来守护什么的简直蠢到家啊啊啊啊啊!”),从抱头撞墙撞桌子的状态恢复过来,重新整理好头发,摇响了开幕铃铛。

  

  ——第四幕——

  

  巨大的装饰着藤蔓和鲜花的白船停在舞台高层,半掩在暗色的帘子背后,提示着观众,王子和灰姑娘已经回到了王宫里。群众演员们穿着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衣裙,手中还捧着不同颜色的美酒;其中一些扮演宫廷歌手的泰勒瑞群演,本来就是为了这免费酒水而来的。

  梅格洛尔挥动指挥棒,管弦乐队开始吹奏轻快的音乐。

  费纳芬旁白:夜晚悄然来临,王城最高处的宫殿中,华丽的大厅里,全国的贵妇人和她们的女儿们都在等待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看看谁会有和王子共舞、成为王子配偶的幸运。

  雅瑞希尔作为女巫小姐,换了一身低调的银白裙子,肩部淡蓝色的鸢尾花和她的黑发相映交辉。

  雅瑞希尔:然而王子已经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人,对他而言,这个舞会就没有了悬念,变成了一场普通的联谊。

  芬罗德(端着酒):作为混进王宫里打扫的女仆,我真希望小姐赶上了这场舞会。

  观众甲:上了场也要做旁白,Findarato殿下真是热情友爱。

  观众乙:不愧是进了曼督斯神殿转眼就给放出来的……

  梅斯罗斯上。

  梅斯罗斯的红发松松地扎了个辫子,额发往后梳,留出一绺在脸侧卷出一个大弧线,在水晶吊顶下闪着健康漂亮的色泽。和人类的童话故事的绘本里一样,他穿着白色的礼服,烫金的绶带,肩章垂着流苏,脚上踏着黑色马靴,背后披着枣红色的披风。

  观众丙:啊,Nelyafinwe殿下比刚才微服私访的时候更帅了!

  梅斯罗斯:各位尊敬的夫人和小姐们,我代表王室对您们的到来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群众演员们都非常配合地行礼鞠躬。

  凯兰崔尔上。

  全体观众一秒钟戴上墨镜。

  凯兰崔尔放出大闪光的同时,卡兰希尔指挥红发的弟弟们将全场灯光调暗,只留着边缘的补光灯。随即,明亮的光束打在芬巩身上,他的银蓝色的礼服和糅金发冠上的钻石和水晶都闪闪发亮;他的双眸也熠熠生辉。

  灯光又重新调亮了,台上的群众演员们推到场地边上喝酒看戏,因为舞池本身占了很大地方。

  梅斯罗斯:美丽的Findo呀,您就像天空和海洋一般纯粹而高洁,又像太阳一样热情而动人。请和我跳支舞好吗?

  芬巩:Maitimo,我也一直梦想着和您跳舞,这是我的荣幸。

  梅斯罗斯:是作为魔镜的我,还是作为王子的我呢?

  芬巩(笑):你猜呀!

  费纳芬旁白:灰姑娘像蝴蝶一般,轻快地挪动脚步,和王子共舞起来。

  雅瑞希尔:我好羡慕那个公主呀!你看,她和王子那么快乐地跳着舞!

  芬罗德:是呀,小姐她那么漂亮,而且舞技那么纯……

  正说到这里,芬巩一个摇晃没站稳,梅斯罗斯及时一拉一搀,让他正好倒在自己怀里。

  芬罗德:……熟。

  众人:………………

  梅斯罗斯继续拉着芬巩小幅度地旋转,远远看去无妨,但近看之下,芬巩的脸上有了细小的汗珠。

  观众甲:我听说只有三天彩排,他们哪有时间去练啊。

  观众乙:还好,只要Curufinwe不出其不意,Nelyafinwe殿下应该都能应付过去,何况还有Nolofinwe殿下随时待命。

  

  梅斯罗斯微微一笑。

  梅斯罗斯:尽管你之前一次也没有穿着这样正规的裙子跳过舞,但你的心灵却远比那些舞技纯熟的人要更加纯粹美丽。

  芬巩:您怎么知道我没有这样跳过舞,又怎么知道我的心是怎样的呢?

  梅斯罗斯:因为我和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呀,可爱的Findo。

  芬巩:哎呀,我竟然忘记了您就是我偶然买回来的魔镜。

  梅斯罗斯:再确认一遍也是无妨;如同之前在荒野我所说的,无论我叫什么名字,都不妨碍我们的结合。

  芬巩:亲爱的Nelyo,我的身心因你而欢欣。

  梅斯罗斯:亲爱的Findo,我的灵魂因你而完整。

  他们错开身,芬巩旋照了一圈,向后倒在梅斯罗斯怀里,两人再次深情对望。

  观众甲:还等什么!快亲!

  观众乙:我的留影贝已经饥渴难耐了!

  观众丙:鸡飞狗跳了这么久,终于等到现在……(哭)

  观众丁:我决定到闭幕都不摘墨镜了。

  凯勒巩和库茹芬上。

  凯勒巩穿着金色裙子,系着深蓝绿色的腰带,蓬松的裙摆上缀着一圈蓝色鸢尾。库茹芬穿着黑红交织的裙子,黑发斜梳在身前。

  吉尔加拉德:……我觉得你爸似乎画了个烟熏妆,这就是传说中他从一次工房爆炸里得到的灵感?

  凯勒布理鹏:……………………

  吉尔加拉德:效果不错哎,我小时候看见准得吓哭。你要不要试试?

  凯勒布理鹏:……闭嘴。

  费纳芬旁白:灰姑娘的两个姐姐在高塔上的时候,并没听见王子殿下就是她们家的魔镜,所以她们仍然以为他和她们毫无关系,自然也没认出来那个正在跳舞的女子,就是她们的妹妹灰姑娘。

  凯勒巩:多么俊美的王子啊,他的确称得上绝世无双,难怪全国的女子都为他倾倒。

  库茹芬:不过,我们不也是全国最漂亮的人吗?

  凯勒巩:如果我们能和他跳一支舞,他一定会爱上我们的。

  库茹芬:是的,那个公主也不如我们;我们这就去吧。

  芬罗德:这两个姐姐,自以为自己美得像天仙下凡,完全忘记了被称为the fairest of their kind的精灵有好多个,而他们最多占了其中之一,没错只有之一。

  凯勒巩:我就知道你等着这一幕呢!

  库茹芬:有本事下来堂堂正正打一架!

  芬巩:……我的姐姐们想要来找您跳舞了,真遗憾,我还想再和您多跳几支呢。

  梅斯罗斯:不要紧。月亮无论旁边是否有云朵,都依然高高悬挂在夜空中。无论身边有多少人,我的眼里依然只有你。

  芬巩:是的,王子殿下。让我们继续跳舞吧,不要理会其他人。

  梅斯罗斯:我可爱的Findo,你永远比上一秒更可爱,我怎么会有功夫理会其他人呢?

  他拉住芬巩,引着他继续在台上翩翩起舞。芬巩的舞步也眼见得流畅多了。

  凯勒巩:我带着墨镜眼睛还是快瞎了。

  库茹芬:你敢质疑我儿子的手艺?

  凯勒巩:不不,但他啥时候能发明可以遮挡情侣闪光的眼镜?

  库茹芬:他也闪瞎过别人几百年,而且那个小白脸也是个亮闪闪的家伙,所以没感觉了,大概没动力造。

  凯勒巩:……

  费诺:有困难只会指望侄子,我这个父亲都被你忘了?

  费诺上。他又穿回了那条银白正红相间的百褶荷叶边长裙,身上斜跨着五彩刺绣绶带,盘发上戴着造型简洁的白水晶发冠。

  凯勒巩(惊喜):那,父亲您要发明这种装置?

  费诺(傲然):当然不!好歹也是我的儿子,怎么能被这种闪光伤害到?强者就应该自己也去制造闪光!

  凯勒巩:…………当我没说。

  

  费诺整理了一下裙子,步入舞池。

  费诺(高声):等一下!王子殿下,您和这位灰姑娘要结婚,可还没问过我的意见。

  梅斯罗斯向费诺行礼。

  梅斯罗斯:母亲大人,您想说什么?

  费诺:咳,虽然我们有血缘关系,但是现在在正统名分上,我是灰姑娘的继母,她的合法监护人之一。

  梅斯罗斯:所以?

  费诺:所以你要娶她,得先过我这一关!

  这是已经计划好的戏份,但台下的观众们不知道,顿时议论纷纷。

  观众甲:这部舞台剧的全称是《灰姑娘之恶继母传说》吧?

  观众乙:早知如此维拉们就该让Curufinwe殿下演灰姑娘的。

  观众丙:不,那样谁演王子谁倒霉,说不定最后Curufinwe殿下会杀了继母和姐姐,烧了宫殿,自己当国王……

  众人被这个推论吓得一抖,都不说话了。

  芬巩:母亲大人,您想怎么样?

  芬罗德(笑):小姐现在的“母亲大人”叫得可真顺口。

  费诺:这位王子,除了英俊潇洒、舞技出众之外,我可没看出来他够不够资格娶我的女儿。

  凯勒巩:童话里的人不都这样么。

  库茹芬:反正公主和王子好看就行,其他的什么都不会也没问题。

  芬巩:Maitimo在荒原上打败了女巫一伙,亲自救出了我。您得承认这份勇敢和武功。

  雅瑞希尔:王子殿下政治交涉水平高超,剑法也几乎无人能出其右,我都目睹到了呢。

  费诺(得意):我家Nelyo当然是什么都第一啦。

  雅瑞希尔(笑):所以呢?

  费诺一惊,这才发现自己沉浸在对儿子的自豪中,忘了演戏的宗旨。

  费诺:无知的家伙们!完整的婚礼仪式包括新郎到新娘家通过一系列考验娶走新娘,然后再来城堡举行婚礼。

  梅斯罗斯:我同意去一趟您家,因为魔镜还要回收。然而,我的王国有这项婚姻法吗?

  费诺:有啊,就是我定的,就现在。

  芬罗德(忍不住上前一步):您现在不是国王或者王后,不能随时制定法律。

  费诺:呵呵,婚姻法这东西难道不是说改就改?

  梅斯罗斯:……

  芬国昐:…………

  费纳芬:………………

  全体观众:(死鱼眼)

  包厢里的芬威:你,你们干嘛都看我!( >﹏<。)~

  庭葛:……侍卫,再来两包纸巾。

  梅斯罗斯:我其实和这位女仆小姐一样好奇,能问一下您忽然执着起来的原因吗?

  费诺:这嘛,是为了你们二人的婚姻幸福着想。没有阻力的爱情经不起磨难,你们需要好好地体验一下在一起的不易,以后才能更珍惜彼此。另外我好容易才嫁一回女儿估计没有下回了体验一下岳父的感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台上台下众人:……后面那些才是您的心声吧?!


  灯光暗下去,再次亮起来的时候,布景已经临时围出一角,布置成了灰姑娘家里、第一幕的大厅场景。不过这一次,高台上的花船还没有搬开,芬巩穿着灰姑娘的服饰,坐在那个台子上,旁边立着一个牌子,上书“阁楼”二字,表示这是灰姑娘家阁楼。

  大厅里站着索性没换衣服的梅斯罗斯和费诺。

  梅斯罗斯:我已经跟随您来到家中,接受您的考验。

  费诺:嗯,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武艺和交涉技能并不能占到什么便宜。规则很简单——你得和新娘一起从正门离开,但新娘不能从正门离开,如果违规,你们就得不到我的正式祝福。

  观众甲:哈?这还怎么玩?

  观众乙:所以这是在演机智的阿凡提?

  梅斯罗斯:嗯……请给我一点时间。

  费诺:没问题,反正急着娶妻的又不是我。

  梅斯罗斯:Findo,不要担心,我马上就回来。

  芬巩:我对你有信心。即使母亲大人给你再难的难题……

  梅斯罗斯:我也会为你把它破解。而即使我花费再多的时间……

  芬巩:我也会把你等待。

  梅斯罗斯:O Findekano,你是我夜空中的月亮!

  芬巩:O Maitimo,你是我眼中的星!

  芬罗德:……其实你们就这么一直互相喊下去,我觉得观众也会买单的。

  

  梅斯罗斯迈出道具门,象征性地踱了一会儿步,再无法继续拖时间之后,喊了两个名字。格洛芬戴尔和埃克西里昂走上台来,还牵着一匹马。他们穿着一样的长靴长裤,白色绣金边的衣服,围着皮革腰带。全场又响起了尖叫声。

  格洛芬戴尔:王子殿下,有何贵干?

  梅斯罗斯盯着他们片刻,又绕着他们转了两圈。

  梅斯罗斯:就决定是你了!

  他忽然伸手,把埃克西里昂的头发拨乱了。





********************************

·最后梅熊两个的台词取自一首Nin Meleth (my love)中的两句,I Ithil ned nîn fuin(你是我夜空中的月亮),I tinu ned nîn hen(你是我眼中的星星)。是辛达语。这里就当做他们用昆雅语或者辛达语都行啦XDD


评论(25)
热度(111)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