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风车与少年

全程埃兰迪尔中心,关于祈祷、命运和不抛弃不放弃的故事。

有OOC,清新少女风,作者在这个画风里文笔只有14岁,请慎入。

 @Starry Dome  @akirawes丨花菜菜是一颗菜 你们看,好好放养我,总会有粮吃~

**********************************

  他们说,风车转起来的时候,神会聆听你的愿望。

  

  “Ardamire想要许什么愿呢?”

  美丽的精灵们笑着看他。冈多林洁白的城墙,四处飘扬着彩旗。歌声轻曼悠扬,美食香味四溢。小小的王子的受诞日,从一开始就成为了这隐藏王国的节日。

  糖的甜味弥漫在嘴里,但他漂亮的小脑袋里在想着一些其他的事情。

  “我想明年可以亲自去看看那座山后面都有什么!”他指着远处的高山说。

  父亲露出恍然的表情,母亲却笑得有些为难。

  “外面坏人太多啦,”她轻轻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我们不需要出去。”

  “可是我想出去呀。”他的腿悬在空中晃悠。“风是从那边吹来的!”

  “那么,就这么许愿吧。”父亲握住了他母亲的手,“维拉们会听见的,我们的愿望。”

  母亲和父亲对视片刻,微微苦笑着低下了头。然而那时候他并不能察觉到这些。彩色的风车被递到他的手上,他兴奋地举起它,看它在微风中缓缓开始转动。

  “维拉啊,请听见我的愿望,明年这个时候,我要去山的那边看看。”

  

  然而,当然,尽管他一直热切地期盼着,这个愿望并没有实现。

  

  接近黎明时分,他坐在台阶上,无聊地弹小石子,听着风声呜咽。

  “睡不着?”他的外祖父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从祭祀维拉的神坛上走下来。

  “您又在祈祷我们的水手能顺利到达阿门洲了。”他说。“我希望维拉能听见您的愿望。”

  外祖父把他抱起来,他的小脸贴着银丝和蓝丝绸,感到一丝寒意。

  “他们都跟你讲了什么?睡不着是因为什么?”

  “Ada和Nana给我讲了好多以前的事。我很聪明的,我都记住了。”他很严肃地绷着小脸,“可是,为什么维拉不来帮我们打坏人?Ada和Nana都不回答我这个问题。”

  黑发的精灵沉默了一会儿,抱着他转向正逐渐变为青白色的东方。

  “你看见晨光了吗?”他说,“我们来到这里,是我们自己的选择。神明是否能听到我们的愿望,在于我们是否努力让它们听到。倾听流亡者的祈祷,并非它们的天职。”

  “我们如果足够努力,他们就能听见了?”

  “即使听见了,来不来帮我们,我也不清楚。”外祖父又微微一笑,“伊露维塔有它自己的计划。”

  他皱起眉头,认真地疑惑着。“可是这样的话,坏人很厉害,又没人帮我们打,为什么您——我们——当初要来这里?”

  黑发的精灵长久地微笑了。

  “真是长大了啊,Ardamire。”他说,“当初我们来,是为了实现愿望。”

  “不应该由维拉来实现我们的愿望吗?”

  “维拉也有不愿帮忙的时候。它们是有道理的。但那时我们决定不再仰仗神明,也就抛弃了它们的慈悲和忠告。我们承受了无数的不公和损失,我后悔,但……也并不真的后悔。”

  他眨眨眼睛,“我不明白。”

  外祖父刮了刮他的鼻子,轻轻笑道:“我和我妻子当初的决定,我们一族不辍的坚持,换来了你父母的相遇,你的出生。”

  轻风吹拂着他的黑发,最初的晨曦侧面照在他依然英俊的脸上。小小的孩子看着他的外祖父,听他坚定而低沉地说:“你就是我们不会后悔的原因。你是我们所有人存在,而且幸福地活着的证明。”

  

  那年的受诞日,他许的愿望变成了“要和所有人都永远幸福地在一起。”

  维拉们自然又没有听到。

  

  阴沉的舅舅用尽了平生的力气,是想把他掐死呢,还是摔死?他低头,看见脚下坍塌的城市,燃烧的街道,弥漫的烟尘,和无数漆黑的可怖的生物。那些英勇的战士们,精灵和人类,在血与火中呐喊,搏斗,陨落。他们的首级滚落在精致的台阶上,污血涨满了临时挖出的战壕。

  而父亲还是来了。母亲带着他向外逃,似乎没有时间哭泣。他越过母亲的肩头,看着自己的家园无可挽回地陷落。

  “外祖父呢?外祖父在哪里?”他紧紧抓着母亲的衣襟,“他在目的地等我们吗?”

  “……Ardamire,乖孩子,听我说。”母亲反复地抚摸他的脸庞,“你外公,回到神明的居所了。“

  他懵懂地看着她。“他去向神明祈祷了吗?神明会来帮我们吗?”

  “啊,会的。”他的父亲擦掉脸上的血,郑重地看着他。“神明终究会听见的。不是他,就是我们。不是我们,就是你。”

  只要我们一直、一直、一直努力,只要这精神不灭,总有一天,神明会回应我们的呼喊。

  

  对尔等背叛者、流亡者、手染不义鲜血之人,维拉的诅咒必将应验。

  他们说这是诺多精灵,和跟随诺多精灵的人类,共同的命运。

  ——可所谓的命运,到底是什么呢。

  维拉们似乎有足够的理由不听他们的愿望,而他们却似乎也有足够的理由去祈祷。外祖父是那样热切而又冰冷地派遣着水手们,哪怕全都失败了。或者说,不止是应该那么做,而是必须那么做。

  近乎绝望的尝试,近乎苦涩的坚持,那是必须要依靠维拉来实现的,怎样的愿望?

  “大能的维拉们啊,请听我的祈求。”

  他的愿望有千千万万。他想说的只有一个。然而他举起了风车,沉默地看着它在海风中飞速旋转,良久之后,又轻轻地将它插在了沙滩上。

  这里是西瑞安河口,著名的避难所。这里聚集了多少充满血泪的精灵和人类,他们的心中又有多少未竞的祈愿?他们是否还相信神明,向它们祈祷?

  如果真能听见,就让风车去实现他们的愿望吧。任何一个人的,都好。

  小小的孩子望着无尽的大海,而大海无言。

  

  少女和少年,一个光着脚在树上,一个拿着斧头在树下。

  “所以?你是来找我的?”

  “嗯,奇尔丹爷爷很担心你。森林看着很安全,但谁知道随时会发生什么?”

  “错误答案,”少女一挑眉,“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少年摸摸脑袋,“呃——其实——我也很担心你。”

  “谁担心得比较多,奇尔丹爷爷还是你?”

  “这种事不能比较的啦!不过……我觉得我更担心你。”

  “这才像话。”少女满意地笑了起来,翻身几个跳跃,稳稳落到地上。

  “我喜欢森林,它让我想起多瑞亚斯。”她说,“你呢?不想念冈多林吗?”

  少年思考了一下,有些恍惚。

  “说来我自己都奇怪,我……不是很想念那里。”他缓缓说道,“大概这只是命运。”

  “……冈多林的毁灭是命运?”

  “嗯。冈多林的毁灭,多瑞亚斯的……我想都不过是命运。”他看着少女的脸色黯淡下去,“就像我遇到你,也是命运。”

  少女愣了一下,神色复杂起来。

  “你真是不会说话呢,”她轻叹道,“笨蛋。”

  

  最后他和少女一起翘掉了奇尔丹的历史课,坐在海滩上吹风。

  

  一生中,虽然有许多灾难,但伴随而来的也有许多幸福。

  如果只把灾难归咎于命运和神明,其实,对他们和它们都是不公平的吧。

  少年渐渐能够体会外祖父当年的心情。他也失去了很多,但同时,又有谁能说没有快乐的时刻。所以他们只是悲伤,只是遗憾;却不后悔,亦无怨恨。

  遇到你,一切就有了意义。

  他外祖父对他这样说。他母亲对他父亲这样说。他对少女这样说。

  少女笑出了眼泪,向他伸出了手。

  

  “我将起航。”

  他握着父母的手。父母从船上弯下身来,和他和他年轻的妻子四手相握。

  他知道他们一定要去。

  “我们也许会失败,你们不必悲伤。”他的父亲温柔地笑着说,“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

  这不是命运。

  “的确,并非命运,也没有人或者神谕要求我们这么做。”他的父亲继续说,“但我们依然必须如此。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不能不去努力。”

  不止为了双方,不止为了儿子,而是为了中土所有善良种族的命运。听上去很伟大,然而其实对他们而言,没有分别。全体的精灵和人类都是他们的家人,他们的血亲,无法割舍。

  即使命运是注定的,挣扎和坚持依然能迸发出无尽的华美和深远的乐声。看不见希望。几乎可以等同于绝望。然而看不见不意味着不存在,而怀有信念的人永不绝望。

  “不努力就等于放弃。”他的母亲也笑得无比温柔,阳光在她的眼中闪耀。“孩子们,精灵和人类永不放弃。”

  他们永不放弃。为了过去,为了现在,更为了未来。

  而他流着他们的血。

  

  “我将起航。”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尝试了,然而幸好他还年轻,除了几次风暴之外,已经一次比一次更远。每一次他向西启航,他的妻子总会来送他。近年来,还带着他的孩子们。孩子们眼中有深邃的星空之色。他觉得他们就是希望。他就是如此坚信着。

  “爸爸这一次会带回来什么?我想吃烤鱿鱼串!”

  “我想要海星!我要养着它们!”

  “爸爸,下次你回来的时候,我们给你编好大好长的贝壳项链!”

  “爱洛斯,别说出来啊!”

  他哈哈大笑着抱起自己的孩子们,转了几圈,直到他们有些羞恼地要求他放他们下来。他的妻子,依然一身白裙,腰上系着蓝色的绸带,双手搭在双子们的肩上,安抚住他们。

  “我说不清每一次你归来时我的心情。”她笑着,眼睛里说不清是泪光还是精灵宝钻反射的光芒。“但是,祝你心愿得遂。”

  他又一次用力地拥抱了她,随即,又一次扬帆起航。

  

  沙滩上,破旧的风车依然飞快地转着。

  大能的维拉啊,这一次,请听我的愿望。

 

评论(42)
热度(89)
  1. 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