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突发神经病】天下大乱 03

前文(含各种设定)请看:01  02 

キタ━(゚∀゚)━!扫雷啦!吐槽啦!让血雨腥风来得更猛烈些吧!

这一更开始正式有正面吐槽瑟兰迪尔相关雷文的了,慎入。

本期的摊牌牌比较暴力,慎入。


********************************************


11.

  凯勒布理鹏左手砍死了第三十四只黑色盔甲的魔王索伦,右手把顺便把第五十个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自己从旗杆上扒下来,扔到火炉里,顺手用这个旗杆刺穿了第五十一个金发美艳的安纳塔。火炉上方的烟囱不停地往外冒着银色的碎片。

  重建的伊瑞詹现在情景如下:

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索索索索索索索安安安索索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索索索索索索索安安安索索索安索安安安安索索索索索索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火炉安安摊安旗杆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索索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索索索索索安安安索索索索索索索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旗杆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索索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索索索索索索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索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旗杆安安安安安安

  凯勒布理鹏黑着脸,躲开头上掉下来的又一个安纳塔。火炉膛上放着一只真知晶球,里头是住在不远处的吉尔加拉德。

  “喂,我这边周围总掉一些煤灰一样的东西,待会儿又要雾霾。”吉尔加拉德大喊,“你的渣滓都飘到我这儿来了!”

  “不,”凯勒布理鹏又戳穿了一个安纳塔,冲晶球大喊,“是你的渣滓!”

  吉尔加拉德发出一阵大笑,尽管他灰头土脸(还有点血痂),看上去却很快活。

  凯勒布理鹏回过头来,把旗杆塞给旁边一个有些懵懂的“暗恋芬罗德”的少年凯勒布理鹏:“看见金色头发的照样捅,不要犹豫,反正芬罗德不在这。”

  年轻的凯勒布理鹏显然被原著中这样硝烟弥漫满身溅血的自己吓到了,定定愣在那里。

  正在此时,一个用情良苦版本的安纳塔大喊着“摊牌牌~~~~你听我解释~~~~~~”流泪扭着腰扑了过来。年轻版本的凯勒布理鹏手一抖,那个安纳塔自动扑在了旗杆上,只见他不可置信地含泪看着面前的凯勒布理鹏,颤抖地伸出手,然后炸成了银色的碎片。

  “怎么样?”原著版的凯勒布理鹏以看戏的口吻问。

  年轻版本的凯勒布理鹏:“呃……所以正史里你看上了这么一个家伙?”

  凯勒布理鹏的脸刷地黑了。“黑历史懂不懂?——不对!没有!”他咬牙切齿,一剑干脆地砍下了两个索伦魔王的头。“一切都是那些造物主的错!我是个正!常!!精!!!”

  年轻版本刚想接话,另外一只走邪魅霸道路线的绑架犯安纳塔凑了上来,凯勒布理鹏从炉里抽出火钳,直直捅穿了对方的脸,在一片焦灼嘶声中,对方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炸成一片银光。

  年轻版本的凯勒布理鹏看看火钳,咽了口口水,终于比较生疏地加入了抵挡行列。

  

12

  “一如在上,那些和我CP的你的版本都在哪?快点过来几个帮忙!”吉尔加拉德冲晶球喊,“这次我这里下的鹅好多啊!我的手下们又要成批报工伤了!”

  “那是你不会组织你的其他版本跟你一起战斗。”凯勒布理鹏幸灾乐祸地笑了,“我这边旗杆都快用不过来了。”

  吉尔加拉德挤挤眼睛,“你第一次看见被虐得半死的自己的时候,可是整整吐了好几天。”

  “废话,我那是严重的PTSD反应。”凯勒布理鹏不置可否,“现在我都习惯了,看见已经抢救不过来的,我都让他们早死早超生。”

  吉尔加拉德顺手砍死了一个强迫埃尔隆德的恋童癖吉尔加拉德。“这样挺好的。”

  “是啊,你当初看见恋童癖的你,不也吐了好几天么。”

  “现在我哪里有时间吐,光分类就分不过来了,我的红黄蓝头巾又要发完了。”

  “红黄蓝头巾?不是只有银蓝和金黄色的吗?”凯勒布理鹏跳到一个黑化了的自己面前,一剑封喉。“红色是怎么回事,你变成第一王家的了?”

  “情况很复杂,”吉尔加拉德难得犹豫了一下,“我才知道有些世界里男性精灵也可以生子。”

  凯勒布理鹏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我大伯早就给我科普过了,看来是没人告诉你。”

  “说到你大伯,”真知晶球对面的精灵嘿嘿笑了几声,“当初他砍了恋童癖的他自己的时候,可也一天没睡好。”

  “行啦,他现在还是很惨,完全搞不懂为什么天上会下那么多座狼和半兽人给他。”凯勒布理鹏想想就笑了,“我们还是说说你吧。你对你的身世现在了解得怎么样了?”

  “大多数造物者显然认为我是第三王室的后裔。而我的身世其实是——人类管它叫什么来着——薛定谔的猫箱?”吉尔加拉德耸肩,堪堪闪开一只大白鹅的攻击,“反正不打开盖子就同时存在很多可能性。不愧是最后一任至高王的我,身世都如此酷炫。”

  他们都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13.

  一亚之外的虚空。

  这里本来是虚无抽象的,但拜伊露维塔的喷嚏所赐,两个喷嚏之间会出现类似隙间的东西。

  魔苟斯、索伦和萨茹曼漂浮在隙间里,虽然不能使用能力,但至少有了五感。隙间是个神奇的地方,他们能看见其他小世界里的自己掉进艾尔达之后的命运,不过也只能看见他们三个相关的。

  “刚才,”魔苟斯面无表情地说,“一个暗恋梅斯罗斯的我被真的梅斯罗斯砍了。”

  萨茹曼递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没我惨,”索伦低着头,“我和我诈骗对象的CP竟然这么受欢迎,之前我怎么没发现。”

  萨茹曼看了看索伦注视的那个碎片——凯勒布理鹏正砍翻了又一只索伦——安慰道:“你看,至少比上次好,上次吉尔加拉德和凯勒布理鹏在一起喝茶聊天的时候伊露维塔打的喷嚏,有个你竟然被白鹅给咬死了。”

  “那是因为那个造物主花了所有篇幅去描述我的美貌,什么吐气如兰我见犹怜,结果风一吹就倒了,不被鹅咬死也得被踩死!”索伦冷笑,“呵呵,美貌!精灵那种特别容易审美疲劳的种族,光凭美貌是什么都干不成的,真当精灵不照镜子?那些造物主到底是多小看我的智商?还是他们眼里只要长得好就什么都没问题了?”

  萨茹曼耸肩:“我可不清楚,反正我从来没有美貌的设定。”

  他们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忽然隙间外掉下几个人影,只是一闪就消失成了银光。虚空里的实体无法存在,不过这时间足够他们看清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索伦:“又是我和老大的配对。”

  魔苟斯凑过来:“人类管这个叫什么来着?总裁和小助理?霸王爱人?”

  萨茹曼:“上级和下属之间应该叫办公室恋情。”

  索伦耸肩,“我觉得分配不太平衡;我应该也有在上面的机会才对。”

  “因为你会玩?”魔苟斯指着隙间外一闪而过的被法拉松这样那样的索伦的形象。

  索伦的脸也黑了。

  他指着另一个被曼威和曼督斯轮流发生关系的魔苟斯,“您也挺会玩的……我该说‘被玩’吗?”

  “老套,”魔苟斯不为所动,还有点遗憾,“要是能看到这种情况,曼威的表情肯定很有趣。”

  索伦闭嘴。

  魔苟斯不依不饶:“再说了,你被狗咬得到处跑,还想下克上?”

  索伦没好气地回:“您被一堆头发捂睡过去了,真的要和我比?”

  “那是因为露西安是挂!”

  “您知道她是挂,还讽刺我?”

  萨茹曼扶额。“老大,还有老大的老大,咱们多久没用实体说话了?不要吵架嘛。”

  两个埃努都对他投去不屑的目光:“其他世界的你不是都掉到甘道夫那里了吗?眼不见心不烦。”

  萨茹曼叹气,随手一指不远处的虚空,一个默默暗恋索伦的萨茹曼正化成碎片。

  

14.

  此刻魔苟斯和索伦还不知道庭葛面前正出现的各种版本的露西安都是什么模样,否则他们一定会大笑“你小子也有今天”。

  庭葛在维林诺过着空巢老精的生活,本来还非常忧伤地怀念着女儿。但是自从伊露维塔开始打喷嚏之后,他顿时无比庆幸自己的女儿已经和贝伦离开这个世界,不用面对那些稀里哗啦从天而降的玛丽苏,或者不知道是什么鬼设定的“露西安”了。

  同样地,天上稀里哗啦下的还有美丽安。一开始庭葛还很开心,觉得至少能睹人思迈雅吧,可惜后来他就发现自己太傻太天真。首先,他家老婆的头发颜色为什么会是七彩的,还会变色?他女儿的头发也是七彩的,也会变色?还有,她们名字的前后缀为什么都那么长,甚至其中一个版本的说全名说到一半就自己喘不上气,晕过去了?

  还有,他家美丽安可从来不会黑化,是非常娴熟温柔又有威严的。那些要不就冷硬得跟反派一样,要么就完全没主见,诚惶诚恐还热衷猜忌他在外面劈腿,整天要死要活的女人们,到底是谁啊?连精灵的婚姻法和生活习性都不懂。

  和她们对应的自己,也是很醉,要不就是懦弱无主见,又贪婪又暴躁的,要么就是真花心,还是对男人花心的白痴。

  “那些世界的造物者以为我是谁?!又以为我妻子是谁?!美丽安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我还能看上谁,真是瞎了我的眼!”庭葛愤愤地在石阶上踱步,银色的长发一甩一甩。“在那些世界里,所有人看一眼瑟兰迪尔之后就都瞎了吗?!真当我没见过那家伙?!不能忍!!!”

  他的部下们斜瞥了一眼台阶下堆积的和瑟兰迪尔各种暧昧甚至采取主动行动的庭葛的尸体,明智地保持缄默。

  “啊,我忧伤,我很忧伤。”庭葛捂着眼睛,“你们,再去巡视一圈,不要让那些乱七八糟的假冒王后和公主的家伙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玛布隆点头同意,然后小小地想念了一下去和图林*一起漫游荒野的毕烈格。

  正在此时,天上忽然哗啦啦又掉下一波五彩缤纷的女性精灵形象,其中一个差点就砸在庭葛头上,玛布隆连忙带其他人保护住精灵王。

  庭葛立刻黑了脸。“这又是什么新设定?”他看着一个黑发及地的露西安,“你没有魔力?你告诉我你的设定没有魔力?”

  “是的,”这个露西安非常自豪地挺了挺胸,“我的唯一长处就是力大如牛!”

  力大如牛……力大如牛……力大如牛……玛布隆被震晕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他剑步冲过去,“陛下,我们马上把她们赶开……”

  庭葛淡定地拔剑,直接刺入这个力大如牛的露西安的胸口,看着她瞪大了眼睛——的确大如牛铃——化成了银色碎片。

  “行了,赶开吧。”庭葛收剑如鞘,继续淡定又忧伤地望天。

  

15. 

  费诺也在淡定又忧伤地望天——看地——然后看树。

  地上一个猴,树上qi个猴,一共几个猴?

  自己家每次都会掉下来几只狒狒(他之前还没见过这种动物),这就是费诺不能大肆嘲笑第二王族下熊雨的原因。虽然他可以强行嘲讽“同样下的是动物,我这边的是灵长类!”但对方也可以回敬“都是哺乳类,我这边的战斗力高得多!”所以他明智地选择了不嘲讽。

  和这些莫名其妙的猴子比起来,面前的各种复制品也不过是小意思。

  费诺百无聊赖地坐在一张大桌子后面,对面前乌泱泱的一群自己和维拉们说:“你们想走,可以,但得稍微等一下,否则你们一出我这院子就得死;维拉们在我圈禁的地方外头可是放了一圈毒气的。”

  对面一堆里面的魔苟斯们有的是固态,非常不怀好意地在院子里溜达;有的是气态,在他头上绕啊绕。曼威和曼督斯都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他,一副他欠了他们钱几万年的样子。

  费诺按了桌上一个按钮,瞬间一个大大的支架弹了出来,一颗明亮的精灵宝钻出现在玻璃罩子里。

  所有的维拉和精灵们都沸腾了。

  “想要?想要就安静站好,”费诺打了个呵欠,看着人群这一次比较规矩地站好了(包括气态的魔苟斯),然后按下了又一个按钮。

  一个巨大的背板弹了起来,组合成了一套非常复杂的仪器,宝钻被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立体扇形物体。

  费诺拍了一下桌子,宝钻发出的光芒顿时被仪器增幅了三千倍,放射到对面那些精灵和维拉们站立的地方,对面的众多异世界来的角色们连银色的碎片都没来得及化出,就全蒸发掉了。

  费诺等了一会儿,直到零零散散的银色碎片都彻底飘散,才拍了拍仪器的背部。在一阵铿锵声后,那里又是平平整整一张桌子了。

  他从桌子的抽屉里翻出一个小本,记录到:“圣光仪试验五:人口密度94,彻底蒸发率87%,下次目标:92%。”

  “啧,”他对身后每次看都要被震撼到的精灵侍卫们说,“冒牌货。”

  虚空中的魔苟斯心情复杂地表示深有同感。



*******************************************

*图林因为末日终战要和魔苟斯战斗,所以设定是在维林诺活蹦乱跳的,和他相关的也都还在。╮( ̄▽ ̄")╭ 

*虚空三人组还会出现,费诺大概就这么一次了╮( ̄▽ ̄")╭ 

评论(62)
热度(182)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