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突发神经病】天下大乱 01

突发吐槽向。可能有续,可能没有。【好吧,我更了。

キタ━(゚∀゚)━!扫雷啦!掉粉啦!让血雨腥风来得更猛烈些吧!

被大梅砍死的那只半兽人就是我本人。我不做人已经很多年了!

********************************************

  1.

  一切的起因是伊露维塔的一个喷嚏。

  

2.

  他听到虚空中传来了喷嚏声,然后天旋地转。等他重新找回五感时,他对面多了一个精灵,后者手中的剑正往下滴血。

  他们都独手,高大,唯一不同的是对面的精灵有一头红发。

  “又来了一个。”红发精灵转过头来,他惊讶地发现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姑且确认一下好了,你叫梅斯罗斯?诺多第一王族第三代长子?”

  他点头:“是,我就是黑发的梅斯罗斯。”

  “哦……”对面的精灵对他扬起武器,“真遗憾,梅斯罗斯应该是红发。”

  他试图拔剑抵挡,不过对方的武艺显然比他强得多,三两下就弹飞了他的剑,把他踹倒在地。

  “我就是黑发,”他艰难地挣扎着说,“在我存在的世界里,梅斯罗斯就是黑发!”

  红发的精灵大笑起来。“不好意思,”他漂亮地在黑发的梅斯罗斯脖子上划了一剑,“这里是原著。”

  黑发的精灵抽搐两下,炸裂成了闪着银光的碎片,缓缓消散在空气中。

  “看长着自己脸的家伙消失,真是件有趣的事啊。”

  “你的二次设定形象依然这么多,”梅格洛尔走过来。“不如来打赌,在伊露维塔下次打喷嚏之前,咱们还能遇到多少‘你’?”

  “我觉得至少还得有二十个。”梅斯罗斯愉快地甩掉剑上的血,“毕竟那些创造者们都爱我。”

  梅格洛尔不置可否。“一点都不研究真正的你,自己创造出来一个人物仅仅是安上你的名字,我可不觉得那是爱的表现。”

  “你的待遇也差不多。”梅斯罗斯指了指他背后,“喏,那边又掉下来一个破破烂烂的,估计是个‘悲惨的梅格洛尔’。”

  梅格洛尔提起双刀,轻巧地将那个双眼无神、凄凄惨惨的精灵干掉了。“你在嫉妒我。毕竟顶着我的名字的造物有一半都是正常设定,而你的大部分都是疯子。”

  “正常设定?那些完全没智商没情商也没诺多荣耀的赝品,叫正常设定?”

  兄弟两个一边斗嘴一边从山坡上往山下走,一只半兽人冲了过来,梅斯罗斯轻松地将它一砍两半,没想到半兽人也炸裂成了银色碎片。

  梅格洛尔大笑起来。“第十三只暗恋你的半兽人!哦,一如啊,其他世界里的你的爱慕者,数量和种族可真是无人能及!”

  梅斯罗斯笑得有点僵硬。“不,想想某几个精灵吧。要去重温一下什么才是重灾区吗?”

  “我是准备去帮忙啊。埃尔隆德那里总是重灾区,他和林谷全员齐上都砍不过来。”

  梅斯罗斯表达了喜闻乐见的同情。“那我回去帮父亲。你猜现在他那里有几个版本的魔苟斯?”

  “哦,我们还是猜他那里有几个曼威、几个曼督斯好了。”

  

3. 

  格劳龙最近十分忧郁。

  众所周知,伊露维塔一旦打喷嚏,不同时空的世界就会交织在一起,直到它再度打喷嚏为止。原本格劳龙和它的小伙伴们都安静地生活,可是最近十多年来,那个叫做同人的巨大时空裂缝中的小世界越来越多,顶着它名字的赝品自然也就越来越多,在某个世界上映了一部有史矛革参加的电影之后,龙的不同版本骤然多了起来,每次伊露维塔打喷嚏,它附近都要下一阵龙雨,简直像是埃兰迪尔在天上不停地砍龙似的。

  现在它左边有三只巨龙,它们分别是:被胡林杀掉的功劳龙,被胡尔杀掉的高卢龙,被图尔杀掉的格卢让。

  很好,那些创造者们永远都弄不对它和那个倒霉蛋图林的名字。

  格劳龙又往右边一看,那里同样有三只巨龙,它们分别是:来自聚火之战的劳格龙、来自娶火之战的赛因龙和来自火娶之战的扣赛因龙。

  格劳龙顿时有点想和那群叫凯勒XXXXXXXXX的家伙抱头痛哭。

  “你不能歧视我们,”功劳龙说,“根据我那个造物者的宇宙里出版的精灵宝钻,我们都是合理的存在。”

  “是啊,”格卢让说,“你区区一头原著龙,凭什么看不起其他次元的龙?我们很帅气,也很危险。”

  “而且你做了什么?不过是烧死了一些无名精灵,然后让一对兄妹恋爱了。”劳格龙说,“我们可做过更伟大的事!我们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在全新的宇宙里灼烧了一个集合了全宇宙的爱和恨的——管他是什么名字——的帅哥主角!”

  赛因龙和扣赛因龙在自带的XY轴上欢乐地延伸出曲线的形状,根本顾不上说话。

  格劳龙忧伤地想离开这群不知道为何会被创造出来的无厘头的龙们——因为这里是原著的世界,这些赝品根本一点战斗力都没有——它现在只想静静。别问它静静是谁。

  一只小点的龙从天上掉了下来,往它身前一趴。“我是史矛革,格劳龙之子。”

  格劳龙抬起头,果然看见这只小龙身后出现了一只也叫格劳龙的家伙,但是那家伙长着翅膀。

  有翼的、生了史矛革的“格劳龙”傲慢地对它说:“我是史上最危险最庞大的火龙,你应该让位给我。”

  格劳龙替安卡拉贡翻了个白眼,喷出一大股火焰,把它们都烧焦了。

  今天也和正版图林一样忧郁呢,格劳龙先生。

  

4.

  “我受不了了!”凯勒巩砍死了第十五个顶着自己脸的家伙,“一如那个家伙怎么还不能练就连着打喷嚏的本事?!”

  库茹芬饶有兴趣地拉过来一个柔弱版的“凯勒巩”;他的心情简直好极了。

  “我可不知道大家看了书之后会给你这么柔弱的形象。”他捏了捏那个赝品的脸,哈哈大笑起来,“我觉得我可以用这个取笑你很久。”

  凯勒巩从掉下来的精灵里抓出一只楚楚可怜版的库茹芬:“别想坏主意了,一个换一个。”

  库茹芬哼了一声,和凯勒巩交换了人质,然后他们愉快地各自解决了受气十足的赝品。

  “你那边堆起来的是什么?”凯勒巩不解。

  “讨厌父亲的我、被父亲讨厌的我、还有暗恋大哥的我。”

  凯勒巩咋舌。“我以为那些暗恋或者强迫芬罗德的你的版本已经够惊悚了。”

  库茹芬撇嘴。“那些都很常见,没有专门去研究的价值。说不定哪天我可以去跟芬罗德要几个被我强迫过的‘他’。”

  两个人说话间,天上哗啦啦掉下好几个凯勒巩。

  “又是一群记不住名字的创造者的产物!”凯勒巩嫌弃地走过去,一刀一个地解决掉了迎娶凯兰崔尔的凯勒巩、和索伦交朋友的凯勒巩、做了特刚儿子的凯勒巩、甚至还有比较惊悚的嫁给埃尔隆德的凯勒巩。

  那边厢,库茹芬抓到了一个被费诺强迫发生关系的赝品。他惊讶又厌恶地把对方砍成了碎块。“真不知道这些造物者在想什么。上次还有个想对我儿子动手动脚的版本!开什么玩笑呢?!”

  “哈,你儿子可是我为数不多的安慰。”凯勒巩又干掉了一个傻乎乎暗恋芬罗德的自己,“每次砍这些家伙砍到手软,我都会提醒自己,我亲爱的侄子绝对要更惨。说起来,我们不去帮父亲吗?我们这边的情况应该比父亲那里的轻松一点。”

  “哈哈,我也是有点厌烦总是砍杀自己的脸了。”库茹芬看着被绑起来的四个待研究的自己,“来帮我把他们拖回去。”

  凯勒巩皱了皱眉,走过去,刷刷几刀,把那些被打晕的俘虏都变成了银色的碎片。

  “你干嘛?!”库茹芬跳起来。

  “他们是无辜的,”凯勒巩耸肩,“是那些不负责任的造物者把他们创造出来的,你欺负他们有什么用?”

  “幸亏我知道你懒。”库茹芬不太开心地哼了一声,“否则站在我面前的绝对是一个圣母版本的赝品。”

  “哈哈哈,我还有圣母版本?那可是比父亲的圣母版本更惊悚的存在啊!”

  “是吧?之前我还以为只有芬国昐有圣母版本呢。”库茹芬想起来就忍俊不禁。“怎么样?不去父亲那了,改道去他家?”

  “好主意!”

  兄弟两个愉快地一边砍掉天上不断掉落的自己,一边往第二王室的居所走去。

5.

  阿拉贡是个脾气非常温和的人,也是个非常有能力的国王。能和平解决的事,他都会尽量和平解决。

  这个早晨,他中断了环绕白城的晨跑,匆匆回到王宫。大家都惊讶地看着他,他言简意赅:“一如又打喷嚏了!计划A!”

  亚玟、法拉米尔和伊欧玟顿时直起身子。法拉米尔叫人吹响号角,王庭上迅速隔出三条通道。阿拉贡站在庭中,天上正好开始哗哗哗地下阿拉贡、亚玟、伊欧玟等人的二次创作品,里面还夹杂着少量的波洛米尔和法拉米尔。

  亚玟、伊欧玟、法拉米尔分散开站在庭院中,举起不同颜色的小旗子。

  阿拉贡在高台上,大声说道:

  “各位阿拉松之子阿拉贡哟,欢迎来到艾尔达原著世界,不要惊慌,我们理解你们的存在,我们没有恶意。如果你们来自AL世界,请站在亚玟皇后所在的蓝色旗子区域,我们将联系伊希利安的莱戈拉斯领主,安排你们和你们的CP尽快重逢。来自其他CP世界的阿拉贡请站在伊欧玟公主所在的绿色旗子区域,并写下自己的特征和自己CP的特征。所有其他角色都请站在法拉米尔将军所在的白色旗子区域,请保持情绪稳定。带有攻击性的人物将受到毫不留情的抹杀,请听清,是毫不留情的抹杀。任何针对亚玟皇后、伊欧玟公主的挑衅和攻击行为也都将使你们立刻遭到抹杀,请不要尝试,请不要尝试。”

  大部分的角色们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发现士兵们已经控制住周围之后,就守秩序地各自走到了不同的区域里。

  小部分的角色试图互相攻击或者攻击原著人物,于是被士兵们抹杀了。

  “哎,其实我很想砍掉那些‘厨艺不佳的我’。”法拉米尔叫人给伊欧玟搬来椅子,伊欧玟坐下一手持剑,一手扇扇子。“一个梗用得太多就没意思了,好像我除了砍砍反派和做有毒的饭菜之外就没别的了似的。”

  “我还不也是,除了被反派砍、被爹欺负、吃你做的有毒饭菜之外,就没别的了?”法拉米尔隔着老远安抚她,“这也不是坏事嘛。”

  “可是你看那些精灵就很痛快,对赝品见一个杀一个。”伊欧玟微笑回应。

  亚玟笑着摇了摇头,这对夫妻真可爱。

  “陛下,”有的近卫还是有点顾虑,“您不怕他们中间有假装是善良角色、暗地里图谋不轨的家伙吗?”

  “我们是热爱和平的人类。”阿拉贡非常有国王气度地微笑,“我们没有精灵那种体力,砍几百个角色都不带喘气的。这样只需要等一如再打喷嚏就行了。如果一如总不打喷嚏,就运到伊希利安去,让莱戈拉斯他们砍去。”

  士兵们对国王陛下肃然起敬。

  今天的刚铎白城,依然很和平。

  

评论(55)
热度(263)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