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小鬼当家(费家中心)

费家团子们中心,傻白甜,OOC,不甜不要钱!完全是还债用的,没有刀!有刀你们可以告我欺诈!欢喜地跳跃!

    一

  今天是费诺和诺丹妮尔每十年一次的结婚旅行的日子。他们计划出门一个月,好好地寻访一下当年相遇和约会的山山水水,顺便挖个矿,写个生什么的。

  对于父母的浪漫,五个孩子热烈欢迎,列队相送。

  诺丹妮尔有些不放心,临行前,她偷偷叮嘱梅斯罗斯:“有什么困难就去找爷爷。”

  费诺很放心,临行前,他偷偷叮嘱梅斯罗斯:“有什么麻烦就扔去Nolofinwe家。”

  梅斯罗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厨房里有诺丹妮尔留下的饭菜,烧鸡还热着,可以直接吃。午饭大家吃得热热闹闹。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抓住吃完就想跑的弟弟们,挨个带他们去擦嘴、洗手、漱口。真是一项大工程。

  两个哥哥睡午觉期间,凯勒巩跟着幼年的胡安在阁楼里找到了母亲藏的水果糖罐。他叫上库茹芬和卡兰希尔,三个人愉快地把一大罐糖分掉了。等梅格洛尔听见动静上阁楼查看时,地上只剩下一堆糖纸。

  马上成年的梅格洛尔摆出兄长的样子,打算教训他们。

  团子库茹芬用糖纸飞快地折了一串纸鹤,踮起脚:“二哥,这个送你,好看不?”

  梅格洛尔,败。

  凯勒巩嘿嘿一笑,拿糖往他嘴里塞:“喏,我们特意给你留的。”

  梅格洛尔张开嘴。嗯,薄荷味,还挺甜。

  

  离开父母的第二天,危机出现了。

  费诺里安们围坐在桌前。昨天晚上,弟弟们闹着要吃大餐,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也都拿了些酒出来——按理来说他们还没到年龄,不过管它呢。狂欢了一夜之后,他们发现,母亲留下的食物已经不够他们熬过今天了。

  梅斯罗斯想了想父母临走前的话,断然拍板:“走,去爷爷家打个招呼,然后去二叔家蹭饭。”

  

  芬威很欣慰。费诺如此信任芬国昐,把孩子都托付给他,兄友弟恭,和乐融融,真是太好了。

  他感慨万千地擦眼泪,茵迪丝路过,诧异地看他:“你怎么了?”

  “亲爱的,Feanaro和他弟弟们终于和好了,我实在太开心了!”

  “……你听谁说的?”

  “Nelyo。”

  茵迪丝想了想,决定相信“儿孙自有儿孙福”这句话,同时稍微同情了一下自己的大儿子。

  

  “我就说大哥来这边是心怀不轨。”凯勒巩咬着棒棒糖,恶狠狠地口齿不清地说。

  他、卡兰希尔和库茹芬坐在树上,看着不远处一棵梅子树下的梅斯罗斯和芬巩。现在正好是梅子结实的季节。芬巩在树下捡梅子,梅斯罗斯在旁边负责看护——据说是感谢芬国昐一家帮忙照看弟弟们的回礼。  

  芬巩拿着一个小布兜,把梅子擦擦干净放进去。装满了,拎起来往家走。

  库茹芬也咬着棒棒糖,说:“看着吧,那个布兜我刚动过手脚,一会儿Findekano就要哭着回来花园里了。”

  卡兰希尔和凯勒巩定睛看去,只见那个布兜在跑动时渐渐破了一个小洞,梅子一个一个地掉在芬巩身后。

  兄弟俩给了库茹芬一个“你真坏”的赞叹眼神。

  梅斯罗斯微微挑了挑眉,朝他们望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和兴奋的堂弟说笑着回了芬国昐的宫殿。

  

  过了一会儿他们果然回来了,这次拿着新的布袋子。芬巩捡了梅子就交给堂兄,后者负责把果实装进袋子里,不时喂一颗给堂弟。不久他们就完成了这一任务,梅斯罗斯把芬巩抱起来往回走。

  “咦,”芬巩看见了空空的布袋,“梅子呢?”

  梅斯罗斯轻轻戳了戳他的小肚子,“你说呢?”

  芬巩的小脸涨红了。“我是想给你吃的!”

  “哦?”梅斯罗斯干脆在他嘴上亲了一下,“吃到了,酸甜酸甜的。”

  芬巩咯咯笑倒在堂兄怀里。

  “不要脸!”凯勒巩狠狠地说。

  “不要脸!”库茹芬冷冷地说。

  梅斯罗斯掏出不知何时捡的小石子,远远弹了过来,正中兄弟三个坐着的树枝。

  扑通扑通扑通!三个小精灵掉进了树下的池塘里。

  

  诺丹妮尔忽然说:“真不知道孩子们现在怎么样了?”

  费诺笑了。“他们都这么大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他们两个站在一片嫩绿的山坡上,俯视山谷缝隙里隐约闪光的蓝镁矿层,片刻就把家事抛诸脑后。

  

  芬国昐非常忧郁,挂着两个大黑眼圈。

  费纳芬十分诧异。“前天您还好好的,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芬国昐:“兄长出门旅行了。”

  费纳芬打趣:“是啊?难道想他想得睡不着觉了?”

  芬国昐咬牙切齿:“对!我是想他想得睡不着觉!”

  费纳芬大惊:“您……”他一时之间想不出别的词,“您还有我啊!”

  芬国昐沉痛地摇头:“你不懂!只有他!只有他回来才能解决我的问题!”

  被嫌弃的一生 · 费纳芬 · 泪流满面。

  芬国昐实在是怕了费诺家的几个年幼团子。

  他自己家的团子还在缠着他要听故事的阶段,哪里架得住再来几个?

  阿奈瑞刚刚生完亚贡,天天陪着孩子睡,他肯定是不会让她劳累的。

  梅斯罗斯负责哄芬巩睡觉,芬国昐觉得挺感谢他,也不好意思再提让他照顾费诺家其他孩子。

  梅格洛尔负责给特刚和雅瑞希尔讲故事,片刻就笑容满面地出来了,芬国昐进去一看,两个孩子睡得和晕过去一样香,他顿时相信了梅格洛尔说自己的睡前故事有安眠功效的说法。

  可是当他请求梅格洛尔用同样方法哄其他弟弟们睡觉的时候,梅格洛尔微笑表示,那些弟弟都已经免疫了。

  芬国昐左看右看,兄长的二儿子都是那么纯良衷诚,于是他只好打起精神,自己走进大卧室。

  

  库茹芬在地毯上玩自己带来的积木,凯勒巩、卡兰希尔和胡安在床上滚来滚去,开怀大笑。

  ——好一个宾至如归啊!

  芬国昐看着一床的狗毛,当即决定今晚睡地上。

  见他进来,床上的二精一狗瞬间安静下来,纷纷跪坐在床上,眼睛都不眨地看着他。

  芬国昐年龄也不大,面对善于卖萌的三只,迅速败下阵来。

  小孩子嘛,喜欢玩又不是错,总不能委屈了他们。

  他打了个喷嚏,再次确定自己有点狗毛过敏,决定坚决拒绝白天时女儿提出的养狗的建议。

  

  库茹芬完全不理两个哥哥,将积木摆出各种城堡的样子。芬国昐对这个文静的孩子不由多了几分好感,虽然他看起来是最像兄长的一个。

  他凑近库茹芬,企图搭话。“这是什么矿物做的?是白曜石和黑曜石镶嵌的吗?”

  库茹芬抬头看了他一眼,“象牙果的壳。”他拿起一枚象牙白的长圆形积木,“这是象牙果的芯。积木积木,又不是积石,自然是植物做的喽。啊,不过这是父亲大人的独创,他从很南边带回来的原料,你自然不知道。”

  他安慰地拍了拍芬国昐的肩。“大多数人都比父亲无知,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别难过啊。”

  今天也被兄长花样嫌弃了呢 · 心好累 · 芬国昐 · 默默闭嘴。

  

十一

  又过了两天,费诺里安们觉得住腻了。

  “他们总是一副忍啊忍的样子,我看着都肝疼。”卡兰希尔说。

  “雅瑞希尔挺可爱的。”凯勒巩说。

  “二叔和父亲说得一模一样,愚蠢。”库茹芬冷酷地总结。

  梅格洛尔和梅斯罗斯商量了一下,来找芬国昐表达离开之意。

  “我们打算去看望一下三叔,”梅斯罗斯诚恳地笑着说,“毕竟,亲族之间还是应该常常走动。”

  

十二

  黑着眼圈的芬国昐十分欣慰。费诺里安们走后,他马上让人清理了到处都是的狗毛,觉得整个宫殿都变得可爱了。

  之前几天充斥在耳边的欢声笑语现在消失了,宫殿里显得非常寂静,非常空荡。啊,竟然有点寂寞。

  这是什么心理?芬国昐微笑起来。

  ——不过,也太安静了点?

  他想了想,脸色大变。

  “Findo和Irisse哪儿去了?!”

  

十三

  一群孩子浩浩荡荡地开到了费纳芬门前。

  有仆人出来,满怀歉意地说,大人昨天带着全家人到海边看岳父,说是要度假散心。

  “反正殿下一副受了什么心理创伤的样子。”仆人说。

  孩子们犯愁了。

  “我不想回家!”雅瑞希尔撅着小嘴,“我们可以去森林里玩!”

  “可是吃饭的时候就得回去了啊,”凯勒巩皱着眉。

  吃饭的确是个难题。不过芬巩眨了眨眼睛,立刻笑开了:“不要紧的!”

  “我父亲说过,他手下有很多厉害的领主!”小团子兴奋地揪着梅斯罗斯的头发,“我们可以去他们家里看看!”

  梅斯罗斯想了想,同意了。“我们应该挨家挨户地去,”他说,“那么首先,就去城南的涌泉领主家吧!”

  

十四

  提力昂城在几天内一片哀鸿遍野。

  年幼的艾克西利昂,立志文武双修。

  

十五

  欧罗米很诧异,为何天黑之后还有很多精灵在森林里停留。他们是忽然重新萌发了对星星的热爱吗?

  他好奇地问了几个精灵,结果对方都默默地看着他,好像控诉一般。

  他只好莫名其妙地走开。

  这时他遇到了在森林安家的金花家族,他们家很多人本来在城里住,今天却不知为何都在这郊外过夜。

  他开心地进门打招呼:“嗨,大家终于领悟到森林的美了吗?要不要我带你们夜游?”

  “不了,”精灵们纷纷说,“您的狗已经够我们受的了。”

  欧罗米莫名其妙地被送出了门。

  

十六

  费诺在灯下鉴定玉石的成色,诺丹妮尔在旁边画他。

  “我真喜欢你的手,”她说,“别动,让我画完。”

  “难道你不喜欢其他的?”费诺夸张地挑了挑眉,转动脖子。

  “行啦,脖子以上的部分我还都挺喜欢的。”诺丹妮尔被他逗笑了。

  她很快就画好了五张不同角度的速写,收起画架,“回去之后应该可以做成不错的作品。”

  “那可真好。”费诺关掉了鉴定灯,屋里只剩下窗外投来的金银树交织的光芒。“现在我们来好好讨论讨论脖子以下的部分……”

  诺丹妮尔笑了起来。

  

十七

  费诺里安们把城里每个角落都去了一遍,终于被路过的英格威(他被属下拦住哭诉了一通)带去了芬威的宫殿。

  孩子们在爷爷面前难得地顺从,因此芬威和往常一样,觉得自己孙子们都又乖又可爱。城里流传的什么小恶魔团伙之类的传言,绝对是说别人家孩子的。自己家的孩子棒棒哒。

  同桌用餐的芬国昐看到玩得兴高采烈的儿子和女儿,放下心的同时又觉得心好累。

  “父亲,父亲,”芬巩把一串很漂亮的白色贝壳递过去,“这是给您的礼物!”

  芬国昐一愣,“贝壳?哪儿来的?”

  “竖琴家族给的!”芬巩笑嘻嘻的,“他们和Makalaure比赛唱歌,这是输给我们的其中一件!”

  芬国昐:“……”

  

十八

  费诺和诺丹妮尔回城的时候,诧异地发现自己成了全城最受欢迎的人物,居民们就差夹道欢迎了,有的甚至朝他们洒鲜花。

  “这是怎么了?”费诺很惊讶,“你看,其中竟然还有Nolofinwe家的领主们。”

  “我也不知道啊,”诺丹妮尔皱起眉头,“可是看起来又不像是什么坏事。”

  他们在芬威的宫殿中和孩子们一起用了晚饭,提起这件事,芬国昐忍不住道:“说不定大家只是思念您。”

  费诺一脸“你其实不用勉强自己说这些”的表情。

  芬国昐受到十点伤害。

  回家后,诺丹妮尔把梅格洛尔偷偷叫到厨房——大儿子现在学会模糊重点了,她更相信二儿子的诚实。“这些天你们都是在哪里解决吃饭问题的?”

  “在爷爷宫殿里啊。”

  诺丹妮尔狐疑地看他。“真的没出别的事?”

  “没有啊。为了礼节,我们还去探望了二叔三叔。”梅格洛尔无辜地看她,“不应该吗?”

  诺丹妮尔放下心来,“你们做得很对。”

  梅格洛尔立刻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十九

  “大海啊,你全是水!来到海边果然心情好多了。”

  费纳芬无奈地看着芬国昐。“所以您到底在逃避什么啊……”

  “当然是……算了,不说了。”芬国昐揉揉眉心。

  费纳芬看哥哥的目光诡异起来。谁都知道诺丹妮尔这次旅行回来又怀孕了。Curufinwe离开城里,他想得睡不着觉,知道大嫂怀孕,他又跑来海边散心——

  快住脑,Arafinwe!

  我想歪了,他对自己说,我一定是想歪了。

  事实上他真的想歪了,不过他一辈子都没机会证实这一点。

二十

  “亲爱的老友,”英格威对怡然浇花的芬威说,“你真心觉得Curufinwe的孩子们在城里的时候也十分可爱吗?”

  “哦,当然!维拉在上,你怎么会这么问?”

  “你看,我是你邀请来做客的,你又知道我一定会走我属下居住的那条街过来,从而把孩子们带来。三天之后你就写信给Curufinwe,说想和他一起吃晚饭。我们都知道,这样说他会飞速回来的。于是在大家还未向你抱怨的时候,你就已经解决了所有问题。”

  “哦,亲爱的朋友,想念自己的孩子是最合理不过的啦!”芬威温和地微笑着,放下水壶,拿起剪刀修枝。“我只是在享受天伦之乐而已,你不应该揣测我的用意。”

  “我记得你喜欢热闹,不过现在全城都热闹了一次,真的好吗?”

  芬威笑眯眯地走远两步,端详自己的盆景。“我当初跟维拉说想再要几个孩子的时候,就想要这种景象啊。——整个提里安城都是我的,我想所有居民都听到欢声笑语,有什么不对吗?”

  英格威定定地看着他。现在我可知道那群小恶魔的性格根源在哪儿了,他想。

  熊哉壮哉,诺多至高王。

******************

从头甜到尾呀!放我回维林诺舔小嫩熊吧~ @毛球饲喂专员 

二梅唱歌讲故事梗来自 @仪酱说不想陪你喝鸡尾酒之王马天尼 ,小熊捡梅子是和 @不丼 聊出来的XDDD

最后一段第一个字可没打错哦!嘻嘻嘻~

评论(31)
热度(232)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