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不掐,我们不掐

Lofter是用来发Tolkien系列文的,我之前都没发过其他文章包括摩诃婆罗多的观后感……不过我还是想发这篇。新关注我的只想看文的朋友可以直接跳过哟!


有感而发。

我见过的大规模掐架太多了。一起建论坛把冷圈子生生搞红的基友们最后掐到三次元送刀片然后爆论坛导致论坛被关圈子冷掉,一起组织活动三次元面基特别开心最后掐到发动粉丝们轮番人身攻击,一起出本子参展一起掐别人最后变成互翻黑历史,给对方家长/校领导/男友打电话、跟踪拍照。掐架之后许多年坚持偷窥对方社交账号,截图(人家也没删啊)后暗示朋友去对方家里吐槽踩踏,在圈子里大力宣传对方人品如何败坏,二次元三次元都不堪入目,积极投放各种谣言。

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没什么意思。

所谓掐架,无非那么几种。掐赢了肯定能开心好几天,万一掐赢了大手也算是以后的谈资;掐得兴奋了是青春的难忘回忆,即使最后输了,也会有人说一句“至少我们奋斗过啦!”笑对夕阳。所以我从来不阻止别人掐架,也不阻止别人掐我,你们开心就好嘛。

说起来我也没怎么被人掐过,因为对方在自己家说什么我都听不见,来我这里纯粹骂街的直接拉黑,反正他们掐他们的,我悠闲喝茶,皆大欢喜。

为什么心这么宽呢?因为对于不想讲道理的,或者的确是理解不同的人,掐多少也无法改变对方。如果不享受掐架的过程,那真是纯粹浪费时间。我也是上年纪的老人了,安静地写文,到处看文,萌得自己开开小花,雷得默默关上,也就满足了。

但是呢,不掐不代表我没有原则,也不代表我不能在家里写下我的原则。


我有个朋友萌AB,重点是B,而别人重点萌A。对A和B的解读不同。然后对方给她贴了A黑的标签,当她写A文和A家其他人的文时嘲讽:矮油她也是蛮拼的嘛,明明是个萌B的A家黑,竟然还(有脸)写AB和其他这些CP。

【题外话:反复看了QQ截图之后,我觉得真正可以清晰认定“不值得做朋友”的,那么多发言里,其实只有一个人。而就算是这个人,发现自己搞错了开骂的前提后,也打住了。这圈子真是挺可爱的,不是吗?】

作为树懒一样不痛不痒的人,我也曾经劝过这位朋友,别人掐就掐啦,就算是以前的朋友又怎样啦,这种事很多啦——但她也有感到心寒的权力,对吧。你总不能冤枉了人家、骂了人家之后,还剥夺别人伤心的权力。

其实这些人只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吐槽,也没特意甩给她看,从道德意义上来讲,我不觉得这是多大个事儿。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有什么情谊我都不知道,也无权过问。不过我想稍微说几句。

我也萌A,我对A和B的解读和我这位朋友也不一样,我甚至不觉得AB可能在一起。我们也沟通过,两边无法达成一致,很多情节和设定我们都比较激烈地讨论过,最后我也只能说一句“好吧。”

但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是A家黑,她就不能写AB,就不能萌A,就不能写A家其他人和B家其他人的文。

只因为和别人对角色的理解不同,就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贴上了不符实情的标签,然后被根据这个完全不存在的情况去嘲讽。这种事,我是不可能认同的。

被贴标签是种非常常见的掐架手段,战绩显著,效果拔群。因为断章取义十分方便,成本低,而对方要澄清、摘掉标签却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去证明“标签是断章取义”这件事。标签又通常简明易懂,在被贴标签的人澄清完毕的时候,TA被贴上的属性已经广为流传了,特别是流传在攻击TA的人的朋友粉丝中。然后,就再也不是针对真正的角色、情节的掐架了,而是演变成像QQ截图里那种,以讹传讹,恶意讥讽的现象(没有任何涉及情节的吐槽)。

其实我认识这位朋友也还没满两个月。我不了解她,也不完全理解她(毕竟性格不同),更不知道任何过去的八卦。但是我看了她的文,认认真真地看了。虽然和我的理解不同,虽然我今后对A和B的解读会继续和她不同,但是——

她不是A家黑。

事实上,看QQ截图,在那几个“别人”大肆嘲讽她是A家黑还写AB文或者A家人和B家人的文之后,也有人十分惊讶地说:是吗?我看过她的文,完全看不出她是A家黑。

当然是看不出来的,因为她本来就不是A家黑啊。

谁给你标签都没有意义。你的文字无需言语,自证己身。

我很想请给她贴A家黑标签的人,睁开眼睛看着她的文——不是某个长篇里某一章的某一句话,而是整个长篇,最好是她的相关文集——告诉我:她就是A家黑。

说得出口吗?

她的朋友似乎提到当年她还为了圈子而跟一些A家黑掐过,现在反而被贴上这种标签,实在啼笑皆非。这我不清楚,也不好说,但我有眼睛,我看得见她写的东西。我能确定她写的A并不黑。


QQ截图里还有一个人说:“她现在写文都不打AB标签了呢~”

其实对于这件事我也颇有微词,因为有时候点进文看到AB,没有一点点防备。我跟她说,你就不能标上AB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反正我都要看,哼唧)。她说:因为写了会被掐啊。

但其实她不写CP标签,也一样会被掐嘛。而导致她不写标签的人,嘲笑她即使心虚成这样还是要写AB。

她不心虚。

曾经对她吐槽、争论人物性格和情节、一度觉得“完了我说得这么激烈一定会友尽”,结果最后她还是很正经认真地给我解释——作为有这样经历的人,我觉得我有立场和自信说一句,她不心虚。

她只是不想掐,也不想被掐而已。

在这点上,我强烈建议她以后勇敢地打上标签。虽然她可能不会这么做。


对我这种你不爽你滚,你不滚我滚,离了谁不能活——说好听是潇洒说难听……要多难听都有吧哈哈哈哈——的人来说,掐是空气。但我这位朋友不一样。她是个剔透敏感的人,而且很长情,而且很温柔。这些特点都如实地反应在她的文字里。

所以其实我写了这么多,也就是想再大力地摸摸她的头而已。

虽然我也不是完全和你的理解一致,但我也想看你写下去,你的文字就在那里,这世上有许多肯用自己眼睛去看文的人,总有一些会被你打动,和你成为朋友。所以你就安静地产出,我们就安静地看吧。

不掐,我们不掐。 

评论(7)
热度(35)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