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冥顽不灵 The Die-hards 03

03 劳改什么的不干了啦!

  

  法拉松很好奇地丈量牢房的尺寸,这大概相当于一个宽阔的宫殿外加一个中等大小的庭院,足够健身了。

  随即他就自嘲地笑了——健身?死都死了,维拉们也不会拘泥于折磨人类的肉体。说到底,他怀疑这具身体是否会因缺乏运动而肌肉萎缩,考虑到它会自动发光,它大概不简单。

  他又看了看那个坐在一堆宝石里的精灵。仔细的观察之后,法拉松下了一个结论:那个精灵的身体也并非肉体,而是大量同样质量和密度的宝石堆出来的。活动原理大概是灵魂操纵,或者什么更艰涩难懂——只对人类而言——的魔法方式。这很奇怪。精灵的灵魂不会从曼督斯神殿中逃逸,所以他这个身体是怎么回事呢?

  “你的身体也是造出来的?”他做轻松状,挥舞胳膊。“我知道维拉为了囚禁我的灵魂特意打造了这个身体给我,否则我会按照伊露维塔的规矩逃离世界、逍遥法外。你呢?精灵死后也会有晶石做的身体吗?”

  精灵摆弄着宝石碎粒,头都没抬。“精灵一般都没那玩意,我也没有。而且那些维拉更是希望我没有形体,因为当初曼督斯诅咒我会在这里怀念和渴望原本的实体。以灵魂的形式被囚禁,本身就是一项惩罚。”

  “那我真是同情你,”法拉松点了点头,“所以你的身体是你自己造的了?”

  “我的手艺无可挑剔。”精灵耸肩,“在我的技术还不是很好的时候,他们曾经击碎了几架我的身体,但是现在我能很精确地控制它,所以他们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他发出得意的笑声,蕴含在里面的张狂非常有个人特色(法拉松这么认为)。

  “只要有原材料,那个渴望实体的诅咒对我就没用。”他牵动手指做了几个比较精巧的动作,仿佛在炫耀。“而只要维拉们想继续给我惩罚,我就会有原材料。结论就是,他们赢不了我。”

  “我刚才就想问了,这些宝石——原材料——是从哪来的?”法拉松走到他身边,也试探性地拿起一颗宝石,“附近好像没有宝石山,你也没有锤子。”

  费诺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不久之后就会知道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说。“维拉们既然把你扔进来,就也没打算放过你。”

  法拉松非常疑惑,不过大概过了没多久,他就明白费诺的意思了。

  地下传来了哐啷哐啷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地面裂开,一架规模宏大的机器出现在他眼前。法拉松用他不多的铸造知识端详这台机器,看出了工具台,一套打铁或者研磨的铁匠工具,长长的凹槽(估计是熔炼金属用的),水池,火炉和风箱,还有一堆各色的宝石、金银和矿石材料。

  简直就像是凭空扔来了一个小型铸造工坊。

  他瞪大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新来的,”费诺怡然自得地拿起工具台上提供的锤子,“叫做劳动改造。”

  “……”法拉松想说,他从来不设计什么劳动改造。该服苦役就服苦役,该杀就杀,劳动改造还提供工具算什么?“维拉们真是无聊。”

  “你还应该怀疑他们的审美。”费诺盯着铸造台上空——那里浮现出一张设计图,“每次他们要求铸造的东西都糟糕透顶。”

  法拉松举手投降:“我是不会铸造的,从来没试过。”

  精灵鄙视地嗤笑一声:“愚蠢的人类,这样力与美结合的创造的艺术,你们自然不会懂。”

  法拉松耸肩。不过他马上就被精灵工作时的样子吸引了。对方的确是个娴熟的工匠,从他的动作看一定是大师级别的人物。于是法拉松无比忧伤地怀念起他亲爱的国师,在索伦的辅助下他们甚至造出了引擎和动力船,要是索伦在此,说不定他们可以铸造些有趣的东西出来。

  比如说可以越狱的工具。

  精灵以人类不能理解的速度,敏捷又精准地做出了设计图上的一顶王冠,蓝色的长方形宝石镶嵌在最高的尖顶上,白银和铂金交缠出发冠上的花纹。

  “其实设计图也没那么难看嘛,”法拉松不禁赞叹。

  精灵又鄙视了他:“人类的审美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些按下不提,你一直在进行劳动改造吗?”法拉松想要鄙视回去。“做了很多吧,有减刑吗?”

  “他们大概每隔几天就会要求我做些什么,对我而言都是小意思。据说如果我照做,刑期会减少,比如说缝制一件曼威的袍子可以减刑三十双圣树年什么的。”

  “……据说?所以没有明确依据嘛。”

  “有啊,第一次这工具台出现时有一张写满了条款的纸,不过被我直接扔进火炉烧了。”

  法拉松故作遗憾:“你既然在劳改,就要温顺点嘛,虽然你不能做到和我一样反抗到底,但你的软弱性是由先天条件决定的,我可以理解。”

  精灵瞥了他一眼,好像他是个白痴。

  虽然曾被很多人这样鄙视过,但这个精灵的白眼让人格外无法忍耐,于是法拉松打算掀翻那个工具台以示抗议。就在他走近时,头顶的黑暗里响起了悦耳的钟声。

  “这是召唤钟声,代表他们要拿着劳改的成果离开了。”费诺将锤子在手中左右摇晃着,“而我照例欢送。”

  他高高举起锤子,一瞬间以法拉松的眼睛不能识别的速度砸向那件精妙美丽的作品,锤子以各个角度砸下去,反复多次,尖锐和钝闷的声音同时回响在牢房里。

  王冠砰然炸开,蓝宝石碎裂成粒,从支架上崩落,其中三粒碎片弹在了法拉松脸上,后者立刻捂住脸忍住叫喊的冲动。

  费诺把锤子和残余的碎料扔回工具台上,此时钟声停止,地面又裂开了,那庞大的机器组合落入地缝消失不见。

  法拉松把头发上溅到的银色和蓝色的碎片摘干净,看了看在一堆碎片里傲然站立的精灵。

  “劳动改造的想法是不错,”费诺欣赏着自己水晶和钻石雕出的双手,和欧泊宝石雕出的指甲,“给我带来不少乐子。”

  法拉松想,现在他可知道费诺的身体和旁边那些宝石碎屑是哪里来的了。

  

************************

请给每次都怀着希望审核劳改犯作品,然后感到被费诺伤害了,在心里默默嘤嘤嘤的曼威点蜡。

评论(20)
热度(57)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