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艾尔达之花(Maedhros/Fingon)

  你被人引领着走在大地上,透过靴子感受到土壤残留的温度。风掠过耳畔,有人声夹杂其中,但你的分辨能力仍未恢复。于是你茫然地将视线远放四方,忽然一颗小石子在你脚边打了个旋儿,往丘陵下面滚落。

  你的目光追随着它,望见了丘陵下的阴影。于是你来到那片暗色的地面,跪下来。

  这动作并不陌生,你在维林诺的花阴下曾经做了千百次。郊外成林的花树在春天绽放,香气顺着河面飘散到白色的城中,而你常常选择在明媚和暖的中午和朋友一起去度过一段轻松的时光。你会先跪在花阴下,以手足试探此地是否适宜休息。然后你会躺在被罗瑞林之光晒暖的草地上,整个后背都沾染上一层舒适的熏然。你的亲友们吹起笛子,弹起竖琴,唱起歌谣,他们年轻的声音越过河流,招来刚换上新羽的鸟儿。偶尔你们会忽然身沐花雨之中。你会保持着躺倒的姿势,闭上眼睛,任凭花瓣亲吻你的眼睑和嘴唇。你的同伴们则笑闹起来,站起身在摇晃的花枝中寻觅那个捣乱的小小身影。

  啊,那是你的堂弟还小的时候的常景。他精力充沛,远不满足于安静地坐躺。他敏捷地爬上花树,轻盈地在树枝间跳跃,研究交叠的叶片的光影,试图和蝴蝶或者蜜蜂交谈。他看见了你,喊着你的名字,笑着摇晃你头顶的枝条。他的力道并不大,花瓣随风轻柔地飘舞,但罗瑞林的金光终究也洒进你精心找到的阴凉中。你因为略微刺眼的光而皱眉坐起,你的堂弟立刻躲回花团背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身体轮廓清晰地映在繁花上。于是你在同伴哄笑的抱怨声中张开双臂,迎接从高处欢欣地跳下来的孩童——他结结实实地砸在你怀里,两只小手紧紧抓着你的衣襟,小脸摩挲在你的颈侧。你闻到花的芬芳、叶的清新,以及从那小小的身体中蓬勃而出的生命力。你顺势躺倒,双手将他再次举起,然后松手。他再次落在你胸前,而你收获了咯咯的笑声。

  你伸手替他整理头发。你的堂弟扭动着抗议,于是你从腰间掏出了软糖。过不了一会儿,他就会嚼着糖果,餍足地趴在你怀里,任由你轻柔地抚平他不太柔顺的发丝,偶然发出一两声咕噜。你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手抚摸着怀里的小人儿,眯着眼望着头顶摇曳的树枝。偶然有一两点光逃过重重花叶跳到你们身上,在你衣服上的金丝和你堂弟的黑发间闪耀。

  和你的其他亲人相比,你的灵感比较少见,不过也足够你拆下一小段金丝,系在你堂弟的发上。那是一件十分简单的礼物,不过你的堂弟仍然流露出极大的喜悦。你轻轻地戳着他柔嫩的小脸,说:愿罗瑞林之光永远闪耀在你的发间。

  后来你的堂弟以金丝编入发辫,在夜里也能反射星光。你们依然一起出游,但他不再像孩提时那样折腾别人了;你们的同伴们对此表示感慨,而他则在众人的笑声中赧然又毫不闪避地看进你的眼睛。你回报以微笑,伸手摸摸他的头顶。他总会立刻不服气地跳起来,说自己以后一定会比你长得还高。你耸肩,表示也许长得太高不是什么好事,比如只能坐或躺,而不是站在树下。你看着他期待地和花树最低的枝桠比高,被人发现还要装作自己在不经意地赏花的样子,忍不住发出一连串愉快的笑声。

  其实你并不爱笑。你越来越不爱笑了。你是进退有度的王子,威严的长兄,温和但不纵容的伯父。你有太多的事需要考虑和处理,你心里的沉重感与日俱增。从某个春天起,只有堂弟的邀请才会让你再次踏足那繁茂的花林溪径。此时你的堂弟已经成年,他武艺卓绝,文思敏捷,总是在注视着你,目光的温度如同被炭火烘得暖洋洋的壁炉。

  你在阴影前跪下来,手指试探着地面的湿度。你的堂弟却早已满不在乎地坐下。于是你顺从他的意思躺在他的大腿上,背后垫着他的披风。你注视着头顶层层叠叠的花,直到你堂弟的脸挡在你和花树之间。逆着光,他五官的线条显得格外英挺,黑发间的金丝微微闪耀。你伸出手指卷起他的一缕头发,轻轻往下拉,在他低下头的同时闭上眼睛。你再次尝到了花朵的芬芳,微风的凉爽,以及意外的蜂蜜味。你的堂弟得意地舔了舔你的鼻尖,表示这是你投喂糖果多年的回礼。你瞥见他腰间的小小的蜂蜜罐子,一把取过来全倒进嘴里,然后你就会收获一只气急败坏地扑上来吻你的小小野兽。

  你们常常这样一直呆到夜里,在泰尔佩瑞安之光中看着花树被染上一层银色。有时你们继续留在那里直到繁星闪耀,有时你们会携手在溪流边散步。你的堂弟喜欢在晚春的夜里赤脚戏水,你则看着各色花瓣随着水流沾在他身上。你们也曾经试着在小溪另一侧的树林里一直等待到萤火虫纷纷飞舞在空中。你转头看你的堂弟,发现他也在看着你,你们眼中映着星光,萤光,河流的微光以及彼此的身影。

  你们倒在草地上,你们倒在花树下,周围的土地都沁透了芳香,仿佛在你们拥抱彼此的同时,世界也充满爱意地拥抱着你们。他是你的亲人,你的爱人,你的罗瑞林之光,你的艾尔达之花。

  你在那片暗色的土地面前跪下来,缓缓伸出手,手指感受到火焰的余温和尚未蒸发殆尽的湿润。你眼前闪动着一片金色和银色的花海,无边无际,漫山遍野。你看着它们纷纷掉落在地上,茎叶枯萎,残瓣融进土地,花海须臾间变成荒原。你低下头去,将脸贴在微湿的泥土上,嗅到了呛鼻的血腥和焦灼。你深深地吸气,在无数次尝试之后,终于闻到了那之后淡淡的花香和你熟悉的,只属于你的清甜。

  终于,你意识到自己无法再次把他抱在怀里,扛在肩上,或者牵着手走回家。你反复地亲吻这片泥土,每一寸。你反复地用额头、眼睑、鼻尖和嘴唇摩挲着它,摩挲着他,就像从前无数次的亲昵时一样。你的手指蜷曲着;它们想挖起什么,但你立刻握拳阻止。他就在这里,在这泥土里,在这阴影里,挖掘无异于从他身上扯下一块皮肉,而你质问自己怎么忍心再次让他感到疼痛。你的心中一阵阵剧痛,几乎使得你所有的感官都失去知觉。

  在一片黑暗中,你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你惊讶地抬起头。那是一小截金丝,也许刚刚是被黑土覆盖。但你立刻固执地认定这个刚才不存在于地面的小东西是你的堂弟对你最后的告别。他一直等着你,和之前任何时候一样永不放弃,即使你姗姗来迟。你想起他曾说,即使双圣树已经毁灭,你送给他的罗瑞林之光却将永远闪耀在他发间,所以不要绝望。他握着你的手说不要绝望,因他会一直在你身边。

  你带着想要微笑的心情回忆起你的堂弟总是谨慎地绕开会损害你尊严的言行,试图为你做些什么。即使你们都有太多的责任需要承担,他仍然尝试帮助你,而你也从来没阻止过他,尽管你知道那其实徒劳无功。你的黑暗一直在你脚下,或许在你发下誓言之前就开始紧紧追随着你了。而你需要的仅仅是你堂弟的陪伴,陪伴本身就已具有一切意义。而现在,那能照耀到你灵魂的罗瑞林之光已经熄灭,你清晰地看到你的前路。它比夜空更黑暗,比死亡更绝望,此刻却显得别样动人。这样的认知使你真的微笑起来。

  你轻轻将金丝收入手中,最后一次亲吻你的堂弟。你隔着污泥和褐土和炎魔的渣滓亲吻他,隔着过去漫长的时光亲吻他,隔着未来的命运亲吻他。你抬起头,已经空无一物的花树枝条从你眼前渐渐消逝,只剩下充满阴霾的灰红色夜空。冰冷的雨水开始坠落,越来越狂暴的风卷着雨重重砸在你脸上,溅在你的盔甲上,然后弹落进那片暗红褐色的土地。

  于是你给予了这场战役一个最合适的名字。

  泪雨之战后,你的艾尔达之花永远凋零。

评论(21)
热度(110)
  1. Vorodon.躲在将军披风下的泽拉崽 转载了此文字
  2. 躲在将军披风下的泽拉崽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