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灰姑娘 05

*原梗来自 @不丼  @Elam_脑子有洞 ,萌点属于她们,OOC和雷点属于我。

*这集好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和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的部分【。

**********************


灰姑娘 05


  梅斯罗斯:找到你了。Findo。

  芬巩(笑):王子殿下,也许你还会唱别的歌?

  梅斯罗斯(微笑):那么……

  雅瑞希尔:等等!!!

  饰演黑女巫的白公主坐在一个花篮里飘然而下,落在塔顶的小窗边上。

  雅瑞希尔:王子殿下似乎证明了他的心意。然而Findo,有的事情比他的心意更重要,那就是你的幸福。

  芬巩:?

  梅斯罗斯:这次又是什么。

  雅瑞希尔:看来我还是不得不告诉你了。其实这位王子殿下的母亲就是你后母啊!

  全体观众:=口=!要不要这么真实!!!

  费纳芬旁白:其实Findo的后母因为……恩,一些原因,而主动离开了王宫。

  梅斯罗斯:你终于也编不出理由了吗。

  芬罗德旁白: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总之她带着女儿们离开了,却留下了儿子,大概是国王的要求吧。

  观众甲:怪不得Curufinwe刚才穿得那么华丽!我就说像皇后嘛!原来如此,是刚从王宫离开的啊!

  观众乙:等等,那么说Turcafinwe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喽?!

  观众丙:咦,可是这样一来,他们那么激动去王宫干什么,他们和王子本来就是兄弟,啊不,兄妹嘛。

  观众丁: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记得他们出生的年代差了很多,说不定他们出生的时候,库茹芬威已经离开王宫了,他们根本就没去过。

  观众戊:原来如此,好合理啊!

  观众己:所以,国王大人是谁?!

  费纳芬旁白:哎呀……国王大人是谁,这嘛……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梅斯罗斯:继续编啊,我很期待呢。

  台下的诺丹妮尔:不用看了,就是我。否则你们还能找到红头发的吗?

  梅斯罗斯:(扶额)

  芬巩:咦,意外地合适。

  雅瑞希尔:伯母这才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得向她学习。

  诺丹妮尔:当时他要走,我苦苦哀求他好歹留下一个孩子,呵。

  观众甲:太真实了!简直就是真人秀!不对其实我们一直都在看真人秀吧!!!

  观众乙:诺丹妮尔女王陛下威武!女王陛下受我一拜!

  观众丙(眼前一亮):等等,Curufinwe离开诺丹妮尔之后嫁给了Nolofinwe,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观众丁(惊恐捂耳):闭嘴呀!我萌BG呀!!! 

  诺丹妮尔:呵呵。顺便一提,我现在的王后就坐在我旁边。

  旁边的阿奈瑞:……伊珥雯救命,Nerde笑得好可怕嘤嘤嘤QAQ

  梅斯罗斯:……妈,你……我………………


  骚动只是短短一阵,雅瑞希尔迅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雅瑞希尔:Findo,你明白了吗?嫁给王子是不会幸福的!

  芬巩:可是大家都是一家人,这不是更好吗?

  雅瑞希尔:想想你的后母和姐姐们,你该不会天真地以为,他们会欢迎你成为他们真正的家庭成员吧?

  芬巩:这……

  雅瑞希尔:首先,他们会以家族的名义阻挠你,近亲无法结婚。

  芬巩和梅斯罗斯的脸色都微微变了。

  观众甲:怎么又是这么现实的问题?

  观众乙:闭嘴,安静看大型伦理亲情真人秀。

  观众丙:没错,真人秀比舞台剧好看多了。

  芬巩:可是……我们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

  他虽然这么说着,脸色却不怎么好;因为他和堂兄是确确实实的近亲。

  雅瑞希尔:你这么说,大家却不这么想,律法也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梅斯罗斯:很简单,我放弃自己的身份就行了。

  一言既出,举座皆惊。

  芬巩:Maitimo?

  梅斯罗斯:如果婚姻只是因为律法的约束而变成双方的痛苦,我就抛弃律法。我的心里依然尊敬并爱戴我的父母兄弟,但要在那王国的家谱上去掉一页文字,又有什么难度呢?只是公主殿下哟,如果我不再是王子,不继续住在那华丽的王宫里,你还会做我的爱人吗?

  芬巩(立刻反应过来):只有律法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是王子,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Maitimo,你是不是国王的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换一个姓名吧,姓名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Nelyafinwe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完美也决不会有丝毫改变。况且你早已赐给了自己一个姓名不是吗?

  梅斯罗斯:是!如果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的余生就使用Russandol这个名字。请和我回到王宫吧,亲爱的Findo,不管面对我们的是什么阻碍,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

  芬巩:可是你的父母若是知道了,一定会阻碍我;后母甚至会把我杀死。

  梅斯罗斯:父……母亲不会那么做的,因为我会挡在你的身前。

  费诺:好,好,好,你好出息!!!

  

  费诺上。

  他穿着那条深红色的长裙,黑发上没有发饰,只简单地系着马尾,但头发好像已经愤怒得快要发红了,所以远远望去简直是大了一号半的诺丹妮尔。

  观众甲:所以之前他都去哪了?

  观众乙:还有其他的Feanorian都去哪了?

  芬国昐匆匆上。

  费纳芬旁白:灰姑娘的父亲因为女儿迟迟不归,担心地来野外寻找,而后母等人在王宫里见不到王子,也分头来寻找,没想到两边同时找到了,真是巧合。

  芬国昐:……没错,就是这样。

  费诺:你们真是一如既往地敬业演戏,不过我现在没心情跟你们对台词。Nelyo!你刚才说什么!

  梅斯罗斯:母亲大人。

  费诺:(噎住)

  观众甲:看来虽然认可了角色,但被自己儿子叫母亲大人,还是没那么容易接受啊。

  费诺: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梅斯罗斯:这件事应该让您的丈夫来解释。

  费诺:谁是我丈……!(再次噎住)

  芬国昐:王子殿下。

  梅斯罗斯:岳父大人。

  费诺(再再次噎住):……!……!!!

  观众乙:Nelyafinwe殿下真是豁出去了。

  观众丙:Nolofinwe殿下也是啊……

  观众丁:库茹芬威说不定能上演真·气炸的现场表演呢。

  观众戊:所以刚才台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芬国昐:王子殿下,您说应该让我来回答您和我女儿交往的问题,我不是很明白。

  梅斯罗斯:岳父大人,您家不是一直有一面奇怪的魔镜吗?其实我曾经被诅咒,一部分的灵魂被封印在那镜子里。多年前您的女儿挑中了我,把我从集市上带回了家,所以我和您的女儿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呢。

  全体观众恍然大悟。

  观众甲:竟然连上了!果然魔镜是个重要的角色啊!

  观众乙:原来如此,所以角色表里没有魔镜,所以魔镜也叫Maitimo,这是一个伏笔。

  观众丙:亏我还怀疑过那是Nolofinwe殿下随口说的,真是惭愧。

  观众丁:你是该惭愧,Nolofinwe大人那么明智,怎么会随口胡诌呢!

  雅瑞希尔&芬巩(忍笑):原来如此。

  芬国昐(面无表情):原来如此,这真让我既惊喜,又荣幸。

  费诺:你说诅咒?谁给你诅咒了,Nelyo?谁敢诅咒你?

  梅斯罗斯脸上淡然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悲伤。

  梅斯罗斯:母亲大人,您忘记了?不正是您吗?

  费诺:我?我什么时候……

  梅斯罗斯:您不曾指着闪亮的东西发誓吗?您不曾要我们发誓,追随那闪亮的东西,哪怕那将造成我们灵魂的分裂吗?您都已经亲眼见过灵魂分裂的结果了,还觉得那誓言只是一种激励吗?

  费诺僵住了。

  梅斯罗斯:我被诅咒之后,您已经离开王宫,不曾知道那誓言的后果。若不是我幸运地遇到Findo,现在我的状况又会如何,我是会站在这里,还是会在无尽的黑暗中,我自己都不清楚。

  费诺沉默着。

  梅斯罗斯:从发下誓言那一刻起,再没有人可以拯救我。可是,在我始料未及的情况下,Findo守护了我的灵魂。母亲大人,他是如此强大,包容而温柔。我的灵魂得到了休憩之所,我再次能感受到四季流转,能感到阳光和清风,能分别鲜花和岩石的不同触觉。在那时那地,这是多么奢侈的事。

  芬巩:Maitimo……

  费诺:……

  观众甲:可恶,我不能哭,我是个纯爷们。(掏手帕)

  观众乙:Nelyafinwe殿下和Kanafinwe殿下也算是被他们爹给坑得……

  观众丙:作为泰勒瑞精灵,我表示能看见Curufinwe这个表情,这趟来得值啊。

  梅斯罗斯:我不能在这里发表更重大的声明;这无名的荒野和我将要进行的事务不相称。所以,亲爱的Findo,让我们回到王宫去吧,我向你承诺,那里有即使是最挑剔的人也会满意的惊喜。

  芬巩:我真高兴,Maitimo!其实,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只要我们彼此相爱,荒野和宫殿有什么区别呢?

  梅斯罗斯:当然,我们的灵魂在任何地点都追寻对方,不管分隔多远。 然而仪式的重大更能让众多亲友体会我们爱情的纯粹和牢不可破,从而得到更多的祝福,也让他们放下怀疑和忧虑。我猜Findo是不会让我精心的准备落空的?

  芬巩:当然不。

  观众丁:这下Turukano殿下说什么都没用了,吧?

  观众戊:刚才那句不就是对他说的吗。

  凯勒布理鹏(记笔记):看来结婚贺礼类作品将会很抢手,今天回去趁还没涨价先进一批原料。

  他旁边的吉尔加拉德:……Tyelpe,你好淡定啊,难道没被感动到?

  凯勒布理鹏:哦,各种风格的情话听多了,审美疲劳,感动不起来。

  吉尔加拉德:……

  凯勒布理鹏:说起来,你是不是应该上台去?他们不是在准备了吗。

  吉尔加拉德:唉,我怕我上去之后他们的重点就转移到我的身世,所以就交给埃尔隆德了。

  凯勒布理鹏:不过埃尔隆德的战斗力……

  吉尔加拉德:他不是站在凯兰崔尔夫人旁边吗,轮不到他战斗的,放心。

  

  台上,芬巩干净利落地拉下长长的金丝,但金丝只有塔的一半高度。他为难地歪了歪头。

  雅瑞希尔:亲爱的Findekano,刚才你们的对话真让我感动。我决定祝福你们!

  她手往虚空中一抓,沿着钢丝抓来一只竹子和金丝编成的大型花篮,里面铺满了各种鲜花。她率先跳上去,捧起各色花瓣纷纷扬扬地洒下来。有些花瓣停留在芬巩的头发上,更多的落在花雨中的梅斯罗斯身上。

  芬巩:亲爱的Irisse,能收到你的祝福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梅斯罗斯:女巫小姐,你愿意接受邀请,和我们一起去王宫吗?

  雅瑞希尔:那是当然的呀!本来我就是为了你们的幸福才出现的。现在我们一起到王宫去吧!

  芬巩也迈到那个花篮中;花篮缓缓降下来,终于在梅斯罗斯身边着陆。

  费诺环视了一下四周。

  费诺:半种,把你的剑给我,然后你也上去,和他们一起去王宫。

  芬国昐一愣。

  费诺(皱眉):听我的,快去。

  芬国昐:你不一起去吗?难道你还不认同他们?

  费诺:谁说我不认同他们的!

  梅斯罗斯(马上):谢谢母亲大人的祝福!

  芬巩(跟着):谢谢母亲大人!!!

  费诺:……………………哼!

  观众甲:我觉得Findekano这声“母亲大人”喊得格外……熟练?

  观众乙:你小心点发言,这可是真人秀。

  观众丙:哎呀你看Anaire大人都微笑着看呢,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观众丁:不过接下来的戏要怎么演,我好期待啊。

  芬国昐有些迟疑,但最后在费诺的叉腰(这姿势奇妙地适合他的服装)瞪视下,还是解下剑交给他,和梅斯罗斯一起上了花船。雅瑞希尔又拍了下手,钢丝转动,花船缓缓地升起来,缓缓地往幕后移动。

  费诺:Findekano,不要这么看着我,稍后我会赶到王宫去的。

  芬巩:!

  梅斯罗斯:谢谢母亲大人。

  费诺:哼。快去准备你的惊喜吧,我等着看。

  梅斯罗斯一下笑开了。

  花船终于移动出了舞台,费诺握着剑,活动了一下双臂,抬头望着高塔。

  费诺:行了,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

  特刚出现在塔顶的窗子后面,眼神比刚才和梅斯罗斯战斗的时候温暖了很多,但在看到费诺的一刹那又冷却下去。

  特刚:亏你能想到我在这。

  费诺:你当我傻吗?Turco和Curvo在你手里吧?刚才其他人我都在台下看见了。他们在哪?

  观众:呼唤旁白,这是怎么回事?

  费诺:你们不用呼唤旁白,刚才把Findekano拐来这鬼地方就是他的诡计。也亏你身为车夫,竟然如此大胆僭越,这大概就是半种的劣根性了。

  特刚:呵!那嫁给半种的你又算什么?

  费诺:——没时间跟你打嘴仗。Turco和Curvo在上面吧?刚才Findekano在上面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是因为你用木板之类的东西把囚禁他们的地方掩盖住了吧?

  特刚:你竟然猜到这么多,真让我惊讶。

  费诺:你不就等着我猜吗?还让半种拖延时间。不过我没有可以和你浪费的时间,赶快带着他们两个下来,不是要去王宫吗?

  特刚:你没时间,我倒是有很多时间想跟你好好聊聊。

  费诺:去王宫再说就是了,快点把他们弄下来。

  特刚冷笑一声,从窗口暂时消失了。突然,场上的灯忽然全部熄灭。

  观众甲:发生什么事?呼唤旁白!

  费纳芬旁白:这位车夫看来隐藏得很深,让我们拭目以待他究竟要干什么吧。

  芬罗德旁白:其实事情说简单也简单,Curufinwe在离开王宫的时候大闹了一场,也波及了在王宫附近的他们。在他再次找到Curufinwe的时候,后者却已经是他的继母。虽然他没有和父亲一起生活,但律法不允许他有所动作,因此他一直隐忍不发,现在终于等到时机了。

  观众乙:所以这算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吗?

  芬罗德旁白:他必须将事情在这里解决,否则到了王宫,律法将再次束缚着他。

  观众丙:我是泰勒瑞精灵,我为自己代言。我非常支持Turukano殿下!Turukano殿下不要放过那个Curufinwe!

  观众丁:冷静,冷静。

  

  灯光再次亮起,特刚已经站在塔下,塔底赫然多了很多荆棘。塔顶的金丝垂了下来,但仍然只到塔高的一半。金丝的末端绑着两个结结实实的粽子——不,是满面愤怒的费诺的儿子们。

  特刚:看见了么?这条金丝绳的顶端,窗台上放着一个烛台。在蜡烛烧尽的时候,丝绳会被点燃,然后你的好儿子们就等着骨头断裂的声音吧。

  费诺:你什么意思?

  特刚:让你也知道知道,在黑暗中忽然出现的、不那么遥远但就是够不着的地方,燃烧起的火光,会给你带来什么感受。

  费诺:你真的很无聊。

  特刚:是很无聊,但反正就这么一次。

  费诺:要怎么上去。

  特刚:蜡烛很长,足够我们好好聊聊,急什么?至于怎么上去,你自己想吧,但这里没有冰峡给你绕路。

  费诺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凯勒巩(挣扎):父亲!不要管我们了!杀了他!!!

  库茹芬用被绑在背后的手给了他一记肘击。凯勒巩一愣,随即改变台词。

  凯勒巩: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吗?!就算掉下去也要砸死他!我倒是应该好好谢谢Turukano!等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大哥可就没法跟我算账了!

  库茹芬:我们不能参加婚礼的话,难堪的可是你的大哥,Turukano!哈哈哈哈哈!

  凯勒巩:父亲!那小子还带了帮手!

  库茹芬:Turco,父亲难道还怕他们吗?!Turukano,我们就在这好好欣赏你们的丑态,真是感谢你提供的特等席!

  观众甲:……为什么他们能穿着裙子被挂起来之后还这么有活力。该说不愧是费诺的儿子们吗?

  观众乙:是啊,我看他们比Turukano殿下都有活力。

  观众丙:简直讨厌不起来他们了,明明他们就是一群恶匪。

  观众丁:离得太远了,好可惜啊!求Turukano殿下视角!

  观众戊:你在想什么!

  观众己:我们大家都懂,都懂。不过你的口味真重。

  观众庚:这算什么重口,挂着的那二位都很俊啊。要说重口难道不是Findarato殿下更……?

  芬罗德旁白:咳咳咳。看来,有Curufinwe殿下在,他的儿子们都表现出更幼稚的一面呢。

  凯勒巩:芬罗德!你给我等着,这戏演完了你可别跑!

  芬罗德:被胡安和一个弱小的人类合起来揍得狼狈而逃的你们,和徒手干掉一头妖狼的我,哪边更应该害怕啊?  

  库茹芬:呵呵,只要胳膊和手指恢复正常,我马上雕一台Andreth胸像给Ambarato送去。

  芬罗德的声音瞬间冷如冰窖:你说什么?

  费诺:够了!

  全场的焦点终于再次转向他。

***************************

* 不知道大家是否发现了,费诺在之前库茹芬说会影响他自己假释的台词时毫无反应,不过当老五开始自己作死的时候果断阻止了。_(:з」∠)_传说中的父子亲情糖哟!费诺一家都是没了爸就管不住了,拼命作死的类型呢……

评论(28)
热度(93)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