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摸鱼拖稿大法

本文分为四部分:芬罗德之死、贝伦坑人是否该黑、贝露故事结构小谈、最后AA彩蛋。

(一)

今天大家正好说到精灵宝钻拍电影的构想,无可避免地想到堪称唯一HE的贝伦和露西安的爱情故事。不过大家的焦点不是HE,而是传说中的黑——没错,比如我就一直觉得我是个原著向贝伦黑。结果讨论了一下发现我好像还真不是。

贝伦这边的主要黑点好像是坑了芬罗德。我一时兴起打了点字,索性贴出来当读后感好了。事先声明,我不算芬罗德的粉,虽然我挺苏他,但他只算一个我有好感的、看到他的图可以尖叫的对象(喂)。这也许会影响我对他的死的感想。我觉得贝伦坑人坑得货真价实,但不算太黑点,而是他的人物性格;芬罗德的死不能说是一个问题,因为这死亡是严密、合理、颇为圆满的。

首先,芬罗德当年的许愿合乎逻辑。很好地烘托了人物性格(想想特刚……),也侧面描写了战争的严峻和两族的关系。其次,就算Curufin和Celegorm不在,其实芬罗德也不该要求部下大举随他而去,因为纳国斯隆德是无法正面对抗魔苟斯的,如果公然带兵挑战,那么危机就在眼前。所以芬罗德只带了几个精灵去实现自己的誓言其实是非常合理并且明智的,虽然他大概没发现这明智在哪里。

赴约情节是芬罗德的重要段落之一,实现自己的诺言,即使那意味着拥抱死亡,在许多国家的文学作品里都是最高贵的品格,这里也一样。所以芬罗德赴约是完善角色性格的部分,我觉得很赞。就算对方是要求他帮忙追妹子而去送人头又怎么样呢,这就是誓言的魅力,君不见印度神剧里千奇百怪的许诺和因此而来的悲剧喜剧……

最后,芬罗德的死法算是比较圆满。以前我总觉得他的死亡在贝露故事里意义不大,但重新看了一遍原著之后,觉得他也算是做出了重大贡献。不是干掉妖狼这件事,而是像芬罗德这样被索伦认为有“留到最后一个”价值的精灵,竟然去舍命保护一个弱鸡人类,这行为本身就可以立刻扭转索伦对于贝伦的价值的判断,让他决定留下贝伦慢慢盘问,而不是直接杀死。

(二)

上面也说了,芬罗德死得比较圆满,所以这一点而言贝伦没啥特别需要黑的(但AA篇中你们也许会体会到理智和情感的矛盾性:就是想黑他)。

一般的黑点在于——贝伦你为什么非要去坑芬罗德啊?

虽然我不萌贝伦,但这里我想稍微说几句。托老从未重点描写过贝伦的高尚善良,而是写他历尽磨难、十分沧桑。他孤身游荡荒野,历尽悬赏和追杀,想的是什么?不要在活着的时候被捕。他没有寻找同伴,没有要求庇护(他完全可以要求住到纳国斯隆德去),所以我推测他即使死也不打算主动寻求帮助。而认识了露西安之后,他竟然决定迎着当年父亲和长辈惨死的阴影前往安格班,明明很可能被生擒受辱——那是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但他此刻也愿意去冒险尝试。可以推理他最不愿经历的事的排序为:失去露西安>>>>>>>>>>>>被魔苟斯生擒>>>向别人寻求帮助>死>其他。

我们很清楚地看到,比起失去露西安,他宁愿后面所有的事都发生。

我能理解他为何要去找芬罗德,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哪怕坑别人,他也要全力尝试一次,不仅因为庭葛的反对,更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能等。他的身体不很强健,初见露西安时就已经白发了(主要因为生活艰苦);他又是人类,庭葛那边等一阵,他自己就挂了。所以他是如此desperate(绝望+迫切+不择手段,这真是个好词)。而他唯一能坑的、唯一可能对自己存有善意的势力,就是芬罗德。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合理的——虽然不是必须。在黑他坑人的时候,我基本是10%黑他,90%黑庭葛。

贝伦找芬罗德去偷宝钻是合理的,但这里也出现了我的第一个黑点:非必要性。也就是说,如果故事换了其他人(比如自动加入的小伙伴或者之前的亲族)都可以顺利进行。有没有法咒对抗,反正也都是被捕。当我看到后文里露西安的挂开得如此巨大,我更坚信,即使不是芬罗德当时去救贝伦,其他小伙伴也可以那么做,而索伦也不会立刻干掉贝伦。

托老将芬罗德安排进这个故事是值得称道的,毕竟对于芬罗德而言这并不是个坏结局——死得伟光正,角色饱满,死后还有复活糖吃。但托老可以做得更好,比如设计点情节让读者认可“这个角色必须是芬罗德才行”。比如说,露西安来到塔下唱歌,贝伦回应,露西安之后连连击败索伦的仆从们,索伦遂决定让妖狼撕碎贝伦,借此让露西安因悲痛而失去战斗力。此时贝伦仅存的小伙伴奋力和妖狼搏斗,而索伦也被迫离开牢房去和胡安搏斗。最后,小伙伴和妖狼同归于尽的一刻,索伦也被迫逃走,贝伦惊险地得救。这样的情节就需要一个历经折磨也依然能和妖狼刚正面的角色了,基本只能是精灵,而芬罗德的出现就更加合理。为贝伦争取到的生死攸关的时间,他牺牲的意义就更大(虽然本身已经很大)。

顺便一提,贝伦当初坑人的决定和后面他在索伦牢房里的行为是一致的。芬罗德死亡,他痛哭的同时只有一个感受:绝望。没有惭愧,没有后悔,为什么?因为他并未认为这是坑人?或者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坑人,所以把惭愧和后悔都吃了?我不得而知,但如果和前文联系的话,可以推理:他早就绝望得拉上一切去战斗,眼里只有偷宝钻一件事,其他都不管不顾了;现在眼看前路被堵死,自然就只有绝望一个反应。

这显得不很伟岸高尚,但贝伦从未伟岸高尚过;这正是一个能要求芬罗德实践诺言的贝伦正该有的表现。我十分满意,因为作为读者,只要看到连贯的逻辑和角色性格就够了。贝伦体现的人性我觉得可以深挖,不过托老大概没想那么多。

(三)

托老没想那么多;他大概只是单纯地想苏一下露西安吧。不过我最大的黑点也就在此。

整个故事苏得太过了!在露西安的各种巨大外挂之下,整个故事几乎都给人一种“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头重脚轻的愤怒感。

托老的众多过人之处之一,是他创作史诗向作品时的克制。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克制的,小故事本身、小故事串联的大故事们,因果关系和人物命运前后呼应,结构上也都非常美。不过,贝伦和露西安的故事,非常遗憾地,充斥了许多没有克制住的情况。我想说,这故事的最大缺陷在动笔时就决定了——他坚持要写一个主角和反派的力量差距太大的故事,这从根本上就使故事无法平衡。他又不肯调整结构,比如将这个故事放到不同的时代,变相降低魔苟斯的实力,使之成为一人一精能够合理战胜的程度。那就只好让露西安开挂了(没让贝伦开挂我深怀感激)。

在我的逻辑里,严酷的任务应该伴随着对应等级的牺牲。比如宝钻里对抗魔苟斯,精灵们前仆后继,埃兰迪尔的悲壮举动,愤怒之战的岸毁陆沉,构成了前后平衡。所以这条线如此美。而同样是面对魔苟斯,在几乎毫无外援的情况下,贝露二人又付出了什么等级的代价?单纯面对魔苟斯,只有贝伦失去了一只右手。倒是后面一只红胃王(喂)干掉了胡安和贝伦。从这个战果来看,难怪梅斯罗斯要联合军队了,因为魔苟斯看上去简直弱爆了。

整个故事的主线,我们看到的是露西安开挂离家出走、露西安带着胡安(它就是挂)打跑索伦、露西安开挂深入安格班、露西安开挂让魔苟斯睡着,而且至今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开挂才能从地底最深处、重重敌人包围中“不顾一切地奔逃”出来的。除了这种大挂之外,还有比较中型的,如:露西安的魔法头发和斗篷(毫无预兆地出现的设定!)、诱拐胡安成功、the eagles are coming、露西安的医术X2(我觉得贝露篇简直是给35公然发糖)。而堪称宇宙古往今来第一挂的唱+哭动曼督斯,其实也不是特别作弊啦,反正都唱+捂睡魔苟斯了,对吧蘑菇。╮( ̄▽ ̄)╭

在这些大情节中间,我们还有一些不那么苏或开挂的情节,它们显得格外亲切,比如庭葛的傲慢(暂时用两个字,反正我能黑得很长),芬罗德的战斗,进入安格班后贝伦的各种被惊吓到的反应,断掉的Angrist(老五:我的心肝啊啊!),以及贝伦的右手。

列出这些情节之后就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大中小挂都属于露西安,而所有现实比较可爱的情节都属于贝伦。这就构成了双重的不平衡感:头重脚轻的结构下,双主角的戏份不均。贝伦的存在感远远不如露西安鲜明,在故事中起的作用原本也可以更大一些。

最后,虽然不喜欢这个故事,但我觉得这设定很有超前意义:一个弱鸡(相对意义)男主和一个怀揣各种挂、能T能打能奶能上DEBUFF能清风垂露驱散敌方DEBUFF还带了满级宠物的全能女主。虽然故事仍然让她为了爱情而行动,但在那个时代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古风作品)里,露西安的女性地位和发挥的作用也算是前所未有地高。她很完整地反抗了父权(有意思的是,最后是贝伦认为应该遵守父权所以他们才回去的)。而贝伦的夫权并不显眼(想显眼也做不到啊),且后面也没有提到他们的夫妻关系,想来夫权也不会特别明显。露西安反抗父权的胜利直接改变了精灵的社会观和价值观的一部分,导致后面精灵女性和人类男性的爱情成为一种罕见但正常的现象,这是她对于两族的重大贡献。

(四)

托老坚持写这个AU他和他妻子的爱情故事,苏起来根本闹不住,可以理解。虽然可以理解,但这故事就少了几分可读性。我们可以类比一下魔戒。把魔戒按照贝露套路照搬的话,我们应该会看到如下情节:

(1)亲族死光、被索伦悬赏多年、一直在荒野里游荡的纯人类游侠阿拉贡,三十多岁却两鬓斑白微微驼背,为了躲避追杀而潜入林谷,对林中的亚玟公主一见钟情。

(2)阿拉贡被埃尔隆德要求去摧毁魔戒,否则别想考虑和亚玟结婚。

(3)阿拉贡笑话埃尔隆德的爱女之心,然后跑去萝林,要求曾经向他老爸许愿的盖奶实践诺言,跟他去摧毁魔戒。哦,他顺便拿走了武器、精灵斗篷、埃兰迪尔之光和兰巴斯。

(4)盖奶把自己和阿拉贡装扮成半兽人的样子,勇往直前冲向魔多正门Black Gate,结果被究极升级版的Shelob大蜘蛛识破抓走。

(5)同时,被埃尔隆德关禁闭的亚玟感应到危机,用头发织出斗篷,迷惑众生,逃出林谷。

(6)亚玟路过Isengard,开心地向圣白会的萨茹曼寻求帮助,结果被囚禁。不过她听说阿拉贡被蜘蛛抓走,就马上说服树人打垮了Isengard,然后继续冲向Black Gate。

(7)盖奶为了救阿拉贡,和究极升级版蜘蛛同归于尽。阿拉贡在绝望中晕倒。

(8)亚玟开启外挂大闪光+咒语,将其他蜘蛛和兽人都一扫而空,然后找到阿拉贡,以为他死了,不过后来阿拉贡醒了过来。亚玟将他带离魔多。

(9)要回林谷的路上又遇到了萨茹曼,争斗中阿拉贡制服了萨茹曼,拿走了他的所有装备和物资。

(10)阿拉贡偷偷离开亚玟再次前往魔多,但因为他太弱了所以亚玟飞快追上了他。两人装扮成半兽人成功进入魔多,中间的各种魔兽和恶劣条件让阿拉贡一惊一乍。

(11)不久后他们被戒灵安格玛巫王发现了奇怪之处,暴露了。亚玟开始唱歌,所有的半兽人、戒灵、飞龙和索伦本人都睡着了,他们一路毫无障碍地进入了末日火山。

(12)阿拉贡想把魔戒扔进火山却被控制住,戴上魔戒,索伦因此醒来。安格玛巫王闯进来砍掉阿拉贡戴戒指的右手,阿拉贡和它同归于尽,临终时将右手扔下火山。

(13)索伦灭亡,火山爆发,亚玟带着阿拉贡的尸体被索隆多救走。然后亚玟去曼督斯殿堂唱哭曼督斯,同意让她重新选择,她就选择了人类,然后阿拉贡也活了,他们俩开心地过日子去了。

(14)如果想要拍后续可以提一句:AA的儿子Eldarion和萨茹曼同归于尽了。

嗯,编完之后我觉得意外地带感,起名就叫《AA党的胜利》如何?最后,银树爷爷对不起我好像无意中又虐了你。_(:з)∠)_

如果有人觉得,我勒个去,盖奶怎么被扯进来了,那我得告诉你:(1)阿拉贡手上的巴拉汗之戒如假包换就是贝伦的那枚,而盖奶是芬罗德的妹妹;(2)想不出为何有人会为芬罗德的死而去黑贝伦的话,就请想象一下会不会有人为了盖奶而去黑这样的阿拉贡。

这故事中没有大规模的战争和牺牲,没有血与火中迸发的呐喊,痛苦与绝望中迸发的勇气,以及那些被苦难和泪水洗刷得更闪亮的灵魂。魔王弱爆了,最后是大团圆结局。你喜欢这个故事,还是更喜欢原著的魔戒呢?

 

 

 

 

说起来,费家的35在贝露故事里被人和狗揍,等贝露死了又被他们儿子揍(到死),你们的武力值真是……╮( ̄▽ ̄)╭。难怪你们在灰姑娘里要等着你们爹来救……【没错我卡文的原因就是——特刚和费诺的武力值到底谁高啊!

再ps. 我回头看看露西安,发现她同时可以当七秀(加血),万花(驱散),五毒(宠物+眠蛊),天策(吸引仇恨+高速坐骑),明教(隐身)。不愧是花样开挂露姐姐!~\(≧▽≦)/~


评论(29)
热度(63)
  1. 一匹松鼠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
    作为一个理性的贝伦黑 窝表示很喜欢这篇~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