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冥顽不灵 The Die-hards 02

投喂萍萍,还有黑暗阵营的小伙伴们(没有这种东西好吗)~(づ ̄3 ̄)づ╭❤~

阅读注意:1. 法拉松的三观早喂了索伦了,不能代表作者观点(虽然很多槽点都是作者的心声)。2. 以后每篇会更三观不正,好孩子慎入。

********


冥顽不灵 02. 痛数革命家史


  亮得要死的光源嘲笑地闪了几闪,暗了下去。法拉松适应了半天,发现对面坐着一个精灵,身体里透出明亮但并不瞎眼的光,身边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各色宝石。

  至于为什么法拉松确信他是精灵——因为他看上去实在拽得不像人。

  黑发的精灵坐在地上,再次问他:“你是新来的?”

  “新?”法拉松也坐下了,地上并不凉。“这是哪里?”

  “——算是牢房吧,”精灵漫不经心地说,顺手拿起一颗宝石,“来,看我这边。”

  法拉松抬眼望去,宝石发出的光芒准确地射入他的眼睛,他顿时又大叫一声。“你是小孩吗!”

  精灵大笑起来。“你真蠢,”他想了想,“或者人类都是这样?”

  “你没见过人类?”法拉松冷笑,“那你应该是留在阿门洲的精灵了;可我听说阿门洲的精灵都极度崇拜维拉,是不会被关进牢房的。”

  他提及维拉时的态度显然引起了精灵的兴趣。“所以你是因为不崇拜维拉而被关进来的?”

  “那你是为啥被关进来的?”法拉松揉着眼睛,没好气地说。

  “我说出了大家被维拉欺骗的真相,发动群众闹革命,拒绝将属于我的财产献给维拉,所以他们害怕我,把我关在这。”

  “我家国师说出了大家被维拉欺骗的真相,我发动群众闹革命,一路打到了维林诺,所以维拉们害怕我,把我关在这。”

  一人一精对视片刻。

  “干得不错嘛!”

  “你很厉害嘛!”

  “人类能在维林诺登陆,第一次听说。”

  “那当然,能做到这种事的只有我*。不过你也是我见过的唯一值得尊敬的精灵。”

  “呵,你的眼光很高呢,不过我喜欢。”

  “你是不知道,我的大军登陆维林诺的时候,维拉和精灵连影子都没有,那个没用的曼威,平时威风八面地威胁我们人类,等真要打的时候自己吓得动都不敢动,直接去祈求伊露维塔的保护。要不是伊露维塔护着他!哼哼!”

  “伊露维塔直接出手了?”

  “是啊,”法拉松恨恨地一拍大腿,“直接把世界结构改了,平面变球面,我的国家消失了,基本什么都没留下。”

  “听上去是他们爱干的事,”精灵挑眉,“即使说是帮忙,他们也弄得整个贝尔兰都沉下去了。还不如天魔王在的时候!”

  法拉松眼前一亮。“朋友,你听说过米尔寇吗?”

  “废话,魔苟斯这名字还是我起的呢!”

  其实法拉松的下一句话是:米尔寇大法好,退维拉保平安。

  不过他不是傻子,魔苟斯是米尔寇的仇家用的称呼,而给他起名字的这位,必有深仇大恨。

  法拉松早就不信魔苟斯是世界的拯救者了,不过他对其并不反感——这大概就是伊露维塔告诫过他的,“黑暗大敌都善于让人们相信,所有决定是他们自己做出,而非出于其他人的教唆。”但是对法拉松而言,事实就是如此,若把问题的根源推到魔苟斯和索伦身上,实在显得太没气度。

  所以他只是说:“魔苟斯不也是维拉之一么?不都是伊露维塔创造的么?维拉们真的痛恨他吗?那个曼威好像还和他是兄弟。再者,魔苟斯就算再坏,杀人放火的命令也都是我下的,做出选择的是我。”

  “你并不信任维拉的花言巧语。不过,杀人……放火?”精灵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你不觉得这是应该被审判,被诅咒的吗?”

  “我杀人放火,该找我报仇、该诅咒我的是被烧杀之人的亲族,关他维拉什么事?若我死在寻仇的人手上,那是罪有应得;现在我被伊露维塔抓到,关在这,是我能力不足,我都认了。但是审判?维拉既没现身阻止我杀人放火,也没保护那些被杀之人的亲族的命运。他们有什么脸来审判我、自称主持正义?早干什么去了!”法拉松摇头。“而诅咒嘛,只是有能力者肆意欺压弱小者的工具罢了,实在不值得理会。”

  “你很狂妄。不过还算有趣。”

  “谢谢你的称赞。”法拉松站了起来,伸出右手,“我是法拉松,Pharaz是我们语言里‘黄金’的意思。你也可以用昆雅语叫我Calion——不过它在你面前黯然失色。”

  精灵发出一阵大笑,站起来和他握手。“我是Curufinwe,你可以叫我费诺。”

  “此时真该有酒,”法拉松感慨,“那样我们就可以高呼着口号干杯畅饮了。”

  “这里才没有那种能让你变得快乐的东西呢,”费诺耸肩,“不过口号是什么?我很好奇。”

  法拉松清了清嗓子。“消灭维拉暴政!世界属于人民!”

  


****************

* 埃兰迪尔才是第一个登陆维林诺的,而且是法拉松的祖先,但他是半精灵,且最后选择成为精灵,所以费诺不认为他是人类。法拉松认为埃兰迪尔是人类代表,但自己是第一个踏上维林诺的纯血统人类,所以这样说。

评论(25)
热度(55)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