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这是一个古老的坑·未完再也不续系列·烬余录·两颗梅子两颗梅子真可爱,真可爱,一颗……一颗………………

如果能点一万个赞我现在一定手都断了。

青萍之末:

“我们赢了。”他轻声对Maedhros说。后者转过眼睛看着他,于是Maglor重复了一遍。




“我们——他们赢了。”




红发精灵依旧望着他,又调转开目光望着在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在那山头上飘扬着联军的战旗,Maglor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一刻他们也许都记起了曾经在Himring山头猎猎招展的七彩火焰,但也许他们什么都不曾想起。相依为命的两兄弟彼此都看出对方想说而觉得没必要出口的话。宝钻回来了。为着它们,他们失去了家庭,祖父,父亲,母亲,兄弟;正如千万个同他们一样的诺多精灵失去了家庭,祖父,父亲,母亲,兄弟。这是诺多精灵的胜利,像失败一样的胜利;这是一场胜利,却不是他们的胜利。因此他们不知道对彼此做出何种表情,也不知道用何种情感来迎接它。在这时候他们也许应该为活下来庆贺,但活下来难道不是一种折磨?他们也许应该为先死者庆贺,但先死者终究没有等到今天的到来。他们也许应该哀悼,但究竟应该哀悼谁,应该哀悼什么?在这风流云散、山河破碎的胜利面前,他们的悲痛也不过是千万个家庭,千万个儿子,千万个兄弟,千万个诺多精灵的悲痛——并不比他们的深刻,可也许同样不比他们更浅薄,以致于他们只能以近乎无表情的表情无言相对,可是在片刻的静默之间心头涌起千言万语。




“啊。”最终Maedhros轻微地说,仅此而已。 




======




后半夜的时候,风停了,天空微明,雪却下得更大了,从半透明的灰色云层里纷纷扬扬地落下来,没有了风的吹动,落得格外紧凑。白日招展的旌旗垂在旗杆上,纹丝不动。联军营地里灯火寥落。更鼓稀疏地响着,地面上杂乱的马蹄印与脚印已经被厚厚的新雪覆盖,未经践踏,一片洁白。




“Maitimo。”他们悄悄走进营地的时候,Maglor轻声对红头发的兄长说,“我们一定要这样做吗,Maitimo?——这是结局,而且这很好。”




“不。”Maedhros斩钉截铁地否定了他的说法,转过头看着他,眼睛里的亮光令Maglor发出叹息,“这不是结局,Kano。我们还不曾践行誓言,那誓言是以Eru之名而发,除非践行它,否则没有谁可以解脱我们,Kano。”




Maglor无声叹息着,用他的剑柄打昏了一个巡逻的哨卫。




“除了我们自己,Kano。”Maedhros继续说,这时候他微微呈现乌紫的嘴唇边浮现了笑意,它反而令Maglor加深了叹息。于是Maedhros轻轻替他拂起了一绺头发。




“别这样,Kano。”他轻声对他说,“我们何曾屈服于命运,心甘情愿接受旁人的审判与制裁?宝钻本来就属于父亲,假如不取回它们,那——”他轻轻吸了一口气,“想想他们,Kano。”




Maglor不再发出声音。




====




在雪地当中,Maedhros吻了Maglor的额头,脸颊与嘴唇,如同父母、兄弟与爱人,最后他展开他被灼烧发黑的手掌,吻了他的掌心,他的红色头发如同融化的铁水,垂落在他的手臂上。




“不要苦着脸,Macalaure,”他说,“就像我们不曾预料过这个结局一样。”




Maglor抬头看着自己的长兄。他有片刻错觉,以为长兄恢复了理智,但是他看到了那双眼睛。宝石的光芒仿佛有生命一般向那双钢灰的眼睛里照耀着,与从那里透出来的灵魂之火交相辉映。一个疯子才有这样的眼睛。




“Maitimo,”他的声音哽在喉咙里,“听我说,Maitimo,这没有什么。”他恳求地对他说,用他同样焦黑的双手去握住他的左手与右臂的残肢,“它回来了。”




“是的,它回来了。”Maedhros冷静而近乎冷酷地回答,“这时候它就在我们的手边,誓言实现了,Macalaure,我们对着父亲发下的誓言。”




Maglor重重地闭上了眼睛。




“是的,Maitimo。” 




Maedhros开始大声呼喊。他的声音被卷着雪片的风撕扯,向空茫的四方传播。他喊的是名字,Celegorm,Caranthir,Curufin,Anrod,Amras,那些名字听起来如此陌生,就像它们背后并不是他们朝夕相处的手足同胞。起先是辛达语,后来是昆雅语,最后是他们躺在母亲臂弯里时她亲昵地称呼他们的名字。Maedhros一边呼唤他们,一边向前方走。在风雪中,他的呼唤如此微弱,而那声音曾经可以震撼要塞的壁垒,可以穿透乌云的封锁,可以令战场上溅起敌人的血,仿佛他的力量永远也不会衰竭。他的脚步那样快,Maglor用尽全力也只能远远跟在后面,那颗宝石还紧紧攥在他焦黑的手指中间,放射出不增不减,不生不灭的光芒。 




“Maitimo!”他的声音同样被风雪掩盖,“你要去哪里!”




Maedhros站住了。他回过头,用他疯子的眼睛远远地望过来。




“这是结局了,Kano。”他轻声说,Maglor只能凭借口型判断他说了什么,“这是结局。”




他看着他红色的身影消失在红色的悬崖边上,突然爆发出大笑,转头向相反的方向走去,那颗应该属于他的宝石握在烧灼的手中。




天地之大,时空之远,容不下他的亲族,他们已经扬帆远行,或者沉睡在这片土地下面了。天地苍茫,时空辽远,如今只留下他一个,唱着终将消失的歌,歌词中的历史掩埋在寂静无声的大雪之下。 




大片大片雪从苍穹撕破的裂口中纷扬而落。那些雪片上似乎映着笑脸,最终湮没于土壤。他把日夜烧灼他心口的宝石投入海水,脚下汹涌的浪涛摔碎在黑色的峭壁之上。风消失在暗色海面的另一边,那是远离的故土, 他不会再归去。




那一刻天地苍茫,时空遥远,纷纷扬扬落下的大雪中只有他自己站在悬崖上。一个音符从他口中发出,穿过茫茫雪雾,在风里盘旋,而后如同千百年的时光那样归为消散。他再次大笑起来。




这是结局,这不是结局。



评论(4)
热度(119)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