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彩色的河(梅熊)

*这是大梅还很青涩【简称青梅(什么鬼)时的故事~

*又名:如何教堂弟游泳

*很长。一发完。想看HE的就乖乖管住手看完即可!保证甜甜甜甜!

***********************************************

彩色的河

  Fingon站了起来,尚显稚嫩的脸庞一片通红。

  “尊敬的Curufinwe殿下,请您收回刚才的话。如果维拉并未欺骗我的听觉,您刚才说我武艺不精?”

  “我说得不对吗?”坐在餐桌次席的Feanor懒洋洋地用方巾擦手,“前几天我听说了有趣的事,我们尊敬的Nolofinwe殿下的长子,到现在都还不敢游泳呢?”

  Fingon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我,我还在学习。”

  Feanor是在常去的店铺里挑选磨刀石的时候听到这则传闻的。精灵们小时候都收到过生存必须的训练,包括游泳,而且这本该是十分容易的课程——精灵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互相讲述趣事的精灵少女们并无恶意,只是觉得年轻的精灵在水边踌躇不前显得十分可爱,但有心的听众立刻幸灾乐祸起来。

  察觉到Feanor笑容揶揄,Fingon的斗志被进一步激发,眼睛被怒火烧得无比明亮。“在水中捉鱼算什么本事?Curufinwe殿下,虽然我不知道竞技场是否还开着,但不论是双刀、长剑还是长枪,我必然让您收回您错误的发言。”

  “刀剑?在这欢庆丰收的节日里,妄动刀剑可是对Finwe陛下不敬。”Feanor摇摇头,满含嘲讽地向Fingolfin看了一眼。“你要主动惹父亲不悦吗,Nolofinwe?”

  Fingolfin无奈地保持面无表情:“这里并没人要挑起纷争,兄长。”

  只听哐啷一声,Fingon从席上撤了下来,匆匆行了一礼,冲出门去了——提着剑。

  Feanor不禁大笑:“这孩子真不像你。”

  Fingolfin继续刚毅地面瘫:“您欺负他欺负得很开心。”

  “因为他不像他的父亲,整天一副阴沉的样子,也不知道心里在算计什么。”Feanor似笑非笑,“要是你有他三分的真性情,我就会改成欺负你了。”

  两个成年精灵暗自较劲的时候,又一声椅子挪动,红发的精灵王子站了起来。

  “父亲,Nolofinwe殿下,如果您们允许,请恕我先行离席。”Maedhros温文尔雅地微笑着,“刚才来得太早,街上的庆典场景都还没好好欣赏,母亲要我带回去的颜料也没来得及挑选。”

  Feanor挑眉,一副“随便你”的表情点了点头。Fingolfin了解他对Fingon的友谊,眼中流露出温和的笑意。

  

  Maedhros找到Fingon的时候,后者正在灌木丛里挥舞长剑,虎虎生风,威风堂堂,有模有样。

  年轻的精灵还念念有词:“看剑!……不就是怕水吗……敢小看我!……嘿!”

  Maedhros先是很节制地小声地笑,看见Fingon慌张收剑回头张望的样子,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Fingon气鼓鼓地走过来,佯装踹他。“笑什么笑!有本事来比一场!”

  “不敢不敢,我投降。”Maedhros举起双手,“你看,它都被你的杀气吓到了。”

  他安抚性地触摸了那丛显得褪色了的灌木,低声吟咏了一段咒文。灌木颤巍巍地伸出一段已经褪色暗淡的枝条,递到他手上,然后就舒展开枝叶,恢复了鲜艳的颜色。

  Fingon愣愣地看着他的堂兄,有点愧疚但还是不服气地嘟囔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已经替你道歉啦。”Maedhros将枝条编成一个简单的头冠,给他戴上。“我现在要去给母亲寻找合适的颜料,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他的堂弟摘下暗红色的头冠,皱眉道:“不要这个。我马上就要成年了!不要糊弄我!”

  这当然是对Feanor的怒火的延续。Maedhros微笑着把自己的头冠收进背包,顺手把灌木枝条放在了头发上,暗红色衬托得他的红发愈发明艳。Fingon不禁出神了一阵,Maedhros顺利地拉住他的手,而他也顺从地让他牵着了。

  

  红发精灵拉着堂弟走回热闹的庆典的街头。银树的光芒已经过了最亮的时刻,丰收季的节日却要持续整整三天。街上是延绵不绝的各种小摊,有卖工艺品的,有卖食物的。工匠展示着自己自豪的作品,音乐家放声歌颂美好的时光。街道上方拉着各种细绳,许多彩色的改进过的节日版费诺灯挂在上面一闪一闪。间或有几排细绳挂着金银丝的编织物和丝缎的彩旗。Fingon在这盛景中慢慢走着,心情渐渐好起来。

  Maedhros很快找到了合适的颜料用石材,Fingon帮他参考着,忽然一股甜香飘来。他不禁抬头,只见小摊高处的架子上插着蓬蓬松松的粉红色棉花糖,围着几个小精灵正吵着要吃,摊主正将架子上的棉花糖依次发给他们。Fingon咽了口口水,心中十分矛盾:他不是小孩子了,按理来说不该馋这个。

  Maedhros拿了赭石,仗着身高优势,将几个漂亮的贝壳塞给摊主,拿走了两串棉花糖。摊主早已认出他的红发,恭敬地行了礼。

  棉花糖被塞进手中时,Fingon脸红了:“我才不喜欢吃这个!”

  “你看,我一个人吃,是不是很尴尬?”Maedhros无辜地看着他,“作为好友,你会陪我吃,分担我的重负吗?”

  Fingon眼睛闪亮亮地看着他:“那好吧,谁叫我们是好朋友呢!”

  他咬了一口,沾了满脸的糖。

  “这个蜂蜜面包烤得正好!”

  “啊,马术表演!”

  “这灯是整个南瓜挖出来的吗?”

  “那边有烤苹果!我——咳咳——Maitimo你要吃吗?”

  Maedhros笑眯眯地看着堂弟因为兴奋而红润的脸,抬手擦掉粘在他脸上的糖浆和蜂蜜,放在嘴里尝了尝。Fingon看着他,各色费诺灯的光芒倒映在眼睛里,Maedhros恍然觉得正面对着宝钻。

  宝钻自然更明亮,更闪耀。然而他宁愿永远把宝钻锁起来,也不想错过哪怕一秒和堂弟对视的时间。

  “你到底吃不吃嘛……”Fingon揪着他的袖子摇晃,显然不愿意放弃不远处的烤苹果。

  “当然要吃,”Maedhros拉着他走过去,“他家的苹果酒也值得一尝。”

  

  银树的光芒渐渐淡去,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欢声笑语依然在空中飘荡,但音量小了很多。

  一开始是Maedhros拉着Fingon,但中途就不知不觉地变成相反。年轻的精灵主动拉着Maedhros的手到处走。他有些困了,然而抽抽鼻子,坚持在街上晃荡。

  Maedhros善解人意地问:“已经晚了,我送你回家?”

  回答他的是堂弟小声的嘟囔:“不回去……”

  Maedhros正想温言劝他,Fingon却忽然站住。

  “Maitimo,我真喜欢你。”Fingon诚恳地说,“可是你父亲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

  ——好直白。

  “我父亲威严又温柔,我觉得他很完美,可是你父亲总是找茬。”Fingon继续嘟囔,“我不喜欢他欺负我父亲……他这种人到底有什么值得尊敬的?会铸造宝石很了不起吗?你为什么那么敬爱他?”

  Maedhros很想说,那的确很了不起。不过他想对方不易理解这一点——他父亲的可敬爱之处,外人大概是不能了解的。

  他们只看到了一个天才。

  “有时候我想,他是你父亲,也许以后你会变得和他一样……”Fingon皱着眉头,流露出一种纯真的担忧。“那可真不好。我不想你变成那样。”

  Maedhros想说他不会变成那样。可是他说不出来。

  “我带你去个地方。”

  “嗯?什么地方?”

  “稍微有点远——我的秘密基地。”Maedhros故意把最后四个字说得很神秘。

  Fingon果然马上就上钩了,惊喜在他的灰眼睛里炸开。“好!”

  

  Maedhros带他翻过一座小山,在银树的光芒完全黯淡下去之后,在星光照耀下,到达了那条河。

  那条河静静地从山上流淌下来。夜幕下,山上的民居都模糊成了青色的影子,河两岸的草地也一片灰黑。但这条河却是微亮的。

  Fingon惊讶地走近,然后不禁在河边坐下来,俯下身去。

  河水很清澈,可以清晰看到河底各种大小、五颜六色的宝石。很多都有着圆润的形状,美丽得可以马上镶嵌在王冠上。许多宝石并不发亮,但一些宝石发出微光,一些发出强光。它们的光透过各色宝石,再透过河水,闪耀在河面上。随着河水流淌,七彩的光微微摇曳,仿佛本身就是一条星河。

  年轻的精灵屏住呼吸,在这美丽面前沉默了很久。

  “这是怎么回事?”他环顾四周,“城边缘的河中怎么会有这么多宝石?”

  Maedhros在他身边坐下:“漂亮吗?”

  “真漂亮……”Fingon衷心地赞叹。“我竟然从未听说过!”

  “你还年轻。诺多的工匠都传说着这条河的存在。不过他们很少有人会真的到这里来,更不会拾取里面的珍宝,因为这些都是……属于我父亲的东西。”

  Fingon惊讶地看着他。

  Maedhros了然一笑。“这条河,从我父亲的工坊旁边流过。”他解释道,“你看到的这些宝石,都是长年累月中,被我父亲舍弃掉的废料。”

  Fingon忍不住扭头去看那些宝石。即使他身为王子也见过不少华美的珠宝,他也得说,这些宝石显得名贵又精致,和废料二字无缘。他又抬头,遥望这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时光制造的瑰丽河流。

  “我实在……不能懂你父亲……”他这样说着,心却被什么东西触动了,感到深深的震撼。

  “我也不能完全懂得啊。”Maedhros眺望着山顶,他父亲的工坊的方向。“小的时候我也经常不理解父亲的言行,你知道,当我只在家里生活时,一切看起来还好;但离开家走到其他精灵中间之后,我产生了极大的困惑。父亲和其他人是那么不同,而我该怎么想呢——我曾经为此非常苦恼。”

  Fingon安静地听着。

  “我发现这条河之后常常来,总觉得好像和父亲面对面。”Maedhros的语气有些悠远。“后来我想,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有天赋,但其他人也有,可他完全不考虑别人的眼光,全心全意投入自己的目标,不计算得失,不在乎代价。他只在乎自己眼前,只追求唯一的完美,其他的随便就可以舍弃——只要不完美,就变得一文不值。”

  即使这追求会给他周围的人带来麻烦,甚至痛苦,也不在乎。

  Fingon看着堂兄的红发在宝石映照下染上的七彩光芒。“……你还是爱他。”

  Maedhros微笑了。“你也说了,这条河很美。”

  Fingon遥望着夜幕下由远而近的微光摇曳的河流,沉默不语。

  “我无法否认这条河的美丽,也无法否认如此纯粹的父亲。无论他做出什么事……只要他还是这样的他,我想,我都无法停止爱他。”

  

  Fingon不服气地耸肩,“这么说,你该庆幸他对你们还挺好的。”

  “他很爱我们,用他的方式。”Maedhros点头,“虽然有时候我们甚至无法理解。不过这种血亲的心灵上的紧密联系,我们全都能感受得到。”

  Fingon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不再那么不服气了。  

  “而且,其实我也想像父亲。”

  Fingon吓了一跳:“果然你想变成他?”

  Maedhros哈哈笑了起来,摸了摸Fingon的头发。这是他们之间常见的亲昵举动,Fingon也忘记了自己“已经是大人”的坚持,乖乖让他抚摸。

  “没有人能变成其他人。”Maedhros的手指轻轻划过堂弟发辫上的金丝,“我只是……觉得羡慕。”

  “羡慕他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羡慕他总是能看着前方,毫无迷茫,毫无迟疑。”Maedhros垂下眼帘,“我总是想,若是有一天我也能拥有一个让我毫不迷茫,毫不迟疑地追随的目标,那将是件多么好的事。”

  “你已经很坚强了,我觉得已经足够好。”

  Maedhros笑了。“让我暂时自满,不否认你的赞美吧。但即使如此,坚强并不是坚定。也许是因为我还年轻,我总在犹豫到底要以什么方式将生活继续下去,我常常做出妥协。”

  “那有什么错,你是为了更好的结果。”

  “——问题就是这个,Findo。‘更好的结果’对于父亲是不存在的。因为他要的只有一个结果,没有更好,也不能接受更差。他总是清晰地知道那是什么,不会做出任何妥协。而我……要是凭我自己探索,大概永远都不能找到一个让我决不妥协的目标。”

  “妥协有什么不好吗?”

  “妥协意味着追求将没有尽头。永远都会有更好、更想要的。”Maedhros的眼神深邃起来,“这种永无止境让我觉得恐惧……没有清晰的目标就无法停止,会很累。”

  “你为此沮丧?”

  “我为此沮丧。”

  “那我告诉你,你会找到清晰的目标的,没有更好,也不接受更差。”Fingon往他面前凑了凑,“这样你就能得到幸福了。”

  “你怎么知道?”

  Fingon狡黠地眨眨眼:“我就是知道。”

  Maedhros涌起一股柔软的感动。他伸手将堂弟揽入怀中,额头抵着Fingon的额头,低声说:“愿如你愿。”

  

  Fingon忽然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Maedhros愣了愣:“Findo?”

  “做得不对吗?”Fingon无辜地看他,“我见过母亲就是这样安慰父亲的。”

  Maedhros有种窥视他人生活的罪恶感,默念这是无心之失。

  “很对,但是……你或许可以做得更好。”他笑得有点邪恶了。

  Fingon迅速读懂了他的暗示。年轻的精灵红了脸,但并没有退缩,反而又往堂兄的怀里蹭了蹭,“那你教我。”

  Maedhros发出轻轻的笑声。“这是我的荣幸。”

  微弱的星光之下,摇曳的波光之上,他们交换了第一个吻。

  从这个吻里,Maedhros收获了糖浆、蜂蜜的甜美,水果的芬芳,以及那之后的Fingon自身的清新味道。如同四季盛开的艾尔达之花,如同维林诺平原上奔淌的溪流,如同天空中呼啸盘旋的风,如同梦境中隐隐传来的歌声。那是生机勃勃、自由自在、勇往直前的爱的味道。

  他吻了相当久的时间,舌头在堂弟的牙间细致地缱绻,直到Fingon因为缺氧而捏他的肩膀才餍足地推开。

  不过对于第一次接吻此事而感到满足的显然不止他一个。Fingon满意地环着堂兄的脖子,两颊酡红,双目闪亮。

  他骄傲地宣布:“Maitimo,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了!我的!”

  Maedhros失笑。“我从来都是,Findo,从来都是。”

  

  Fingon将头靠在他肩膀上。Maedhros抚摸着他的头发,目光越过他看向那条河。

  他想起了带堂弟来这里的另一个目的。

  “Findo,”他轻轻推开堂弟,开始除去披风,脱下腰带。“待会儿你还得稍微陪我一下。”

  Fingon一愣,随即吓了一跳。

  他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样进展是不是太快了?”

  他并不抗拒肉体的绑定结合,但他本来想等自己再成熟一点再这么做——至少,得再长高一点吧?

  Maedhros并不是这个意思,所以当他将上衣完全除去、开始脱靴子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收获了一只红彤彤、有点委屈、显然内心无比挣扎、但还是做出大义凛然的样子的堂弟。

  “……Findo?”Maedhros有点意外。“你这么快就同意了?”

  Fingon咬牙,闭眼,一副豁出去的架势:“没错!我不怕!来吧!”

  Maedhros笑了:“那你也得先脱了衣服才行啊。”

  Fingon一愣,脸上和耳朵尖顿时更红了。他下意识地把自己缩起来,但随即又一咬牙,点了点头。

  Maedhros将头发扎紧,转眼就看见堂弟已经剥光了自己的上衣,正在一脸壮烈地脱裤子。

  他立刻阻拦:“Findo,裤子并不需要脱,秋夜里还是有点凉的。而实际上,裤子并不阻碍我们在水中的行动。”

  此话一出,Fingon顿时愣住。他维持着双手放在裤腰上的姿势,脸色变了:“你、你是说我们要、要下河?!”

  他的堂兄一脸诧异地看着他,不理解他为何忽然又抗拒起来。他们两人一个尴尬,一个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的Maedhros不由得爆发出一阵大笑。

  Fingon恼羞成怒,抓着他摇晃:“不许笑!”

  “哈哈哈哈……Findo,你的热情和牺牲精神实在令我惊讶。”Maedhros罕见地笑得肚子发疼。

  Fingon几乎要红成一条熟透的虾了,他气冲冲地扭开头,装作不理自己的堂兄;后者笑了好半天,终于有力气将他拉到怀里。Fingon张牙舞爪地发出抵抗,不过Maedhros还是得到了最终的胜利。

  “Findo,Findo,听着,我也很期待和你……做那件事。”Maedhros搂着他笑,任凭他羞愤地锤自己,“但不是现在,等你成年……等你成年就行。只有伊露维塔才知道我有多渴求你。”

  “你就等着吧,”Fingon被搂着,闷闷地说,“我会很快成年的。”

  “焦急的等待总会让时间变得更长。”Maedhros亲了亲他,“我接下来可会有一阵苦日子过了。”

  

  Fingon笑了起来。Maedhros放开了他,然后替他除掉靴子。

  “不想下水……”Fingon皱眉。

  “Findo,”Maedhros软语安抚,“水是不会伤害精灵的。而且你接受过游泳的课程,身体会记得的。”

  “我有不好的记忆,”Fingon闷闷不乐,“三年前去围猎的那次,我还打算游过一条河呢。谁知道Turcafinwe潜到水底,把我往下拽,那下面一片黑暗,吓得我拼命挣扎,呛了好多水,回来还时常做恶梦。”

  Maedhros脸色顿时阴沉了:“怎么不早告诉我?”

  “他当时也吓坏了,而且当时我往下沉,还是他把我拖上岸的。他只是恶作剧而已,是我太没用,所以我没好意思说……”

  “不是你没用,”Maedhros紧皱着眉头,长子的威严显露无遗。“Turco真是……那时候你们两个都才多大!回去一定得好好教训他。”

  “都那么远的事了……”

  “但依然能让你吓得不敢下水游泳。”Maedhros摇了摇头。

  “只是不敢往水下面看,总觉得有怪物。”Fingon嘟囔着,“你在的话,我就敢下水。”

  Maedhros脸色微霁。“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他开始重新编盘堂弟的头发,使它不会影响游水。“这样吧,我先下去。这一次你就放心地往下看吧,反正河底是亮的。”

  Fingon十分认同:“还真巧,你选了这样一条河。”

  

  这条河并不太深,Maedhros又以高大闻名,因此他基本没有什么下潜的过程就踩在了河床的沙砾和宝石上。

  Fingon犹豫了片刻,终于深吸一口气,也踏入水中。

  大概是工坊的炙热水流影响,河水并不冰冷,这让他感到轻松。他鼓足勇气低下头去,不禁感到目眩神迷。

  他俊美的堂哥就在他下方不远处,微笑着向他伸出双臂。Maedhros站在五彩斑斓的宝石上,而他的红发在水中微微飘散,缝隙中也折射出他背后各色宝石的光芒,在水流中恍惚摇摆。

  而Maedhros眼中的景象不比Fingon看到的逊色。他看着各色光芒向水面折射,而他清秀的堂弟就在这冲向天际的光芒中向他下降而来。他发间的金丝被点点璀璨之光打亮,晃出梦幻的色泽。Maedhros伸出手臂,终于揽住了他。Fingon眼中映着他的身影和所有彩光,那双眸子比Simarilion更加闪耀,更加可爱。

  Maedhros微微张嘴,说:来。

  Fingon轻易辨认出了他的口型,再无畏惧,调动其实早已熟悉水性的身体,向下游去。

  

  他们在水底缠绵了一阵,又浮上水面,沿着河岸逆流而上,再顺流而下。Fingon灵活得像水中的迈雅,有时候Maedhros都要差点追不上他。

  上岸之后,Fingon兴奋地说:“你看,我的水性多好!”

  “是啊,比我都好。”Maedhros笑着走上岸,“来,手张开。”

  Fingon有点好奇地伸出手,随即觉得一沉。他低头,一块漂亮的长方形的绿宝石躺在手心里。

  “真漂亮,”他喃喃地说,将宝石举起欣赏,“这是你刚才在河底捡的?”

  “嗯,”Maedhros接过绿宝石,“我认得它。即使是上等的精灵宝石,有这种光泽的也很罕见。只是同一批宝石被别人先做了饰品出来,父亲认为他再做就没意思了,于是回家就扔掉了。”

  “真是你父亲的风格。”Fingon咋舌,但也逐渐觉得对Feanor增加了一些了解。

  “我会把它打造成一件拿得出手的礼物。”Maedhros帮他把发辫解开,“但那之前我需要好好学习一阵子铸造技艺,你得耐心等待。”

  “做我成人礼的礼物刚刚好,”Fingon笑起来,“再没有比这更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啦。”

  “不错的建议。”Maedhros亲了亲他的头发,“——那就让我们期待那一天罢。”

  

                                                                                   <END>




最后,真·HE:

看不了春哥的几位,感受一下我的贴心!点超链接就行连密码都不用哟。不过你真的想好了吗?超甜别被甜倒哟!(* ̄▽ ̄)y  

真·HE

可能多此一举的词语解释:

utuvien:I have found. 我已找到。

utulien:I am come. 我已来到(此地)。


祝大家开学(工作)愉快~

评论(36)
热度(80)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