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庭院(诺婶中心亲情向)

  Nerdanel坐在庭院里。屋门前,两盏明黄色的费诺灯亮着。

  厅里的笑闹声从这里也能听到。笑得最大声的是Carnistir,他一定是在他黑发的弟弟的怂恿下喝了太多酒了。那是他们父亲在工房里偶然尝试成功酿制的红榴酒,口感很炽烈,却不太容易醉。兄弟们很喜欢这酒,过不了几天就要好好喝一番。

  她不用回头就能想到宴会结束后的样子。Feanorian不很喜欢宫廷礼仪,而且认为狼藉的景象反而证明着彼此的亲近,因此在仆人来收拾之前,桌上总是一片不太整洁的样子,而他们乐在其中。

  头稍微有点疼,她想那是她这几天都忙着打磨一尊雕塑,有些疲倦的缘故。她不愿说太多,用手轻轻按着额头,闭着眼,默默感受着吹拂耳畔的微风。

  风里飘来花香和簌簌的声响,那是Ololaire花迎着星光,在风中舒展它的枝叶。Nerdanel不用看,也知道叶子中正藏着三朵小小的花苞。她想着它们会迅速成长并开放,不禁笑了。那会是白色的拳头大小的花,和旁边那株红色的Nessamelda一起吸引蝴蝶翩翩而来。

  她听到工房门开启,随后是白石板上的脚步声。她仍然闭着眼睛,然而谁都不会认错脚步声的主人。

  “你今天出来得可真早,”她听见自己说,“Kano他们一定还没来得及喝完你的那份酒呢。”

  “让他们好好开心去吧。”Feanor听上去心情不错。“我累了,在这里吹吹风也不错。”

  “我可不知道你还会有累的时候。”她揶揄地笑,“怎么,我们伟大的巧匠终于屈服于体力不支了吗?”

  Feanor的声音满不在乎,可以想象他正在耸肩的模样。“如果有新的灵感,我爬都会爬到铸造炉旁。”

  庭院里响起拖动椅子的吱嘎声,他坐在了她不远处:“不过和家人分享时光才是得到灵感的正确办法。”

  “哦?”Nerdanel深深地吸气,Ololaire的花香实在沁人心脾。“真是意外,我有同感。”

  “和您有同感,深感荣幸。”

  两个人沉默片刻,一齐笑了起来。

  “今天造的是什么?”

  “给Mahtan做了一把新的珠宝钳子,硬度适合青金石的。他现在的那把有些磨损了,显然不适合他施展技艺。”

  “那你也该给我做一把,也许我会想把雕刻的底座换成青金石也说不定。”

  “你呀。什么好东西都想要一份,从小就是。”

  她不服气地鼓了鼓腮,“既然你知道,还不给我做?”

  “好好好,明天就给你打一套。”她听见Feanor的笑声,带着外人面前绝对不会有的温柔纵容。“不仅是钳子,还有锯片,刻刀,凿子,磨头……”

  她被逗笑了:“行啦行啦,自从嫁给你,我的工具箱就一直变大。”青金石不多见,硬度又高,她才不打算真的用青金石雕刻什么——最多是雕像的眼珠、领口的宝石或者武器上的铭文。“又不是可以戴出去炫耀的珠宝,有几套就够了。”

  “反正你又不喜欢珠宝和应酬。”

  “是啊,比起晚宴,我更喜欢在工房里创作。”

  上次去Finwe宫里,还是夏日之门的时候。她不禁想起丈夫的兄弟们美丽的妻子和女儿们,因此不由得又衷心地感叹道:“而且比起我,那些珠宝也更愿意让美丽的主人佩戴吧。你看Anaire和Earwen……”

  “为什么?”Feanor听上去十分诧异,“你比她们好看多了。”

  她微微皱眉,“不要把你对兄弟的厌恶延伸到他们的配偶身上。诚实一点,我也没什么特别好看的地方。”

  “怎么会呢?”Feanor更诧异了,继而笑了起来。“也罢,反正我觉得你最好看就行。”

  她稍微愣了愣,也跟着笑起来。

  是啊,她为何会忘了呢?她的丈夫就是这样纯粹而热烈,很多时候都和孩童一样。外人不知道,她也一直认为不足为外人道。但是她很享受这样一个人作为自己的伴侣,而并不因为他那高超的技艺和伟大的作品。

  “行啦,”Feanor起身,“有点晚了,我得赶那些小子们去睡觉。”

  她点了点头,却忽然觉得十分疲倦,不想从躺椅中起来。

  Feanor靠近了,将手掌覆在她的额头上。“你没事吧?看起来很累。”

  他的手掌温热,皮肤稍微粗糙。她微笑起来,也抬起手,盖在他的手上。

  “我没事,”她拍了拍他的手,“我马上就起来了。”

  她感到Feanor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轻轻地撤掉了手。

  “别着凉了,待会儿见。”他的声音平淡,但蕴含着关怀。

  恍惚间,她觉得已经很久没听过他用这样的音调说话了。她似乎从刚才的交谈中汲取了些许精力,这使她能够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坐了起来。

  屋门前,两盏明黄色的费诺灯亮着。厅里一片安静,窗子也没有透出任何光亮。星光洒在白石板上,泛起略微冰凉的色泽。

  一如既往。

  她长久地望着那两盏灯,任凭风在庭院中驰骋,吹拂她扎着的马尾辫。

  

  清晨的时候,Nerdanel迎来了她的父亲。

  “你几天没睡了?”Mahtan深深地看着她。

  她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我非常庆幸自己做了这个决定。”她的父亲不容置疑地说,“没写信就来了,因为我没有写信的时间。我来接你去我那里住。不能放你一个人!”

  Nerdanel怔怔地看着她的父亲,好一阵。终于,在他心痛地扶住她的肩膀时,轻轻地点了点头。

  Mahtan明显松了口气。“我会带齐你的雕刻工具,你可以在我的工房创作,不用担心。”

  和家人分享时光才是得到灵感的正确办法。

  那我恐怕永远都不会想要创作了。

  “不用了。”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如此干涩。“就让它们留在这里吧。其他东西我也不想带。”

  Mahtan皱起了眉。然而他点点头:“咱们毕竟是回家,没必要带什么东西。”

  回家吗……

  她该为此感到尴尬、悲伤、愤怒、还是庆幸呢?这么多天以来,她竟然从没想过这些问题。

  Mahtan扶着她从躺椅中起身,牵着她的手,走到大门口,忽然再次问道:“Nerde,什么都不想带吗?”

  她缓缓地回头环视庭院。

  屋门前,两盏明黄色的费诺灯亮着。

  别着凉了,待会儿见。

  她闭上了眼睛。

  “不,”她听到自己说,“不想。”

  

  

  

  

**********************************

 @不丼 这是给你的那篇日常的回礼[微笑][拜拜]

*花名是精灵送到努曼诺尔帝国的花,提到的有数种,我是随便选的。

*关爱空巢诺婶人人有责!

评论(28)
热度(93)
  1. Vorodon.安昌 转载了此文字
  2. 安昌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
    😭😭😭😭😭一大早就看到这个,太美好了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