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灰姑娘 04

*原梗来自  @Elam_脑子有洞    @不丼 ,萌点属于她们,雷点属于我.

*本期你收看到的是奇妙的莴苣姑娘+兄控的愤怒part 1.

*非常文艺非常甜,不甜不要钱。

*没有出场的人物下一章都会有交代的不要着急。

**************************

灰姑娘 04

  由于第三幕的场景是王宫,需要较多时间换布景。特刚穿过围着凯勒布理鹏买墨镜的人群,走上第三层包厢,找到了父亲,把他带到后台。在那里芬国昐见到了芬罗德和凯兰崔尔,还有很多他没想到的人。

  芬国昐:雅瑞希尔,亚刚?你们不是在台下陪着妈妈吗?还有安格罗德和艾格诺尔,你们不是在乐团里吗?

  费纳芬:他们俩是我特意找来的,因为好像要发生有趣的事呢。

  特刚:父亲,我有话要说。

  芬国昐:你哥哥呢?

  雅瑞希尔:他和梅斯罗斯在一起呢。

  芬国昐:Turvo,不可以胡闹,这舞台剧已经够混乱的了。

  特刚:父亲,难道泰勒瑞精灵时刻准备喝倒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们却不行吗?

  芬国昐:我以为我们已经和解了。

  费纳芬:别这么严肃嘛^_^。孩子们的想法只是让舞台剧更精彩,何况好像是为了Findekano好呢?

  特刚:您刚才不也被大伯气得需要找个没精的地方冷静一下了吗?难道我们以后的日子都要这么过吗?不!这是个历史性的机会,错过就再也不会有了。我们要求彻底的和解,而不是以前那种尴尬的和平共处!

  雅瑞希尔:这也是为了大哥的幸福!一次解决,终身受益啊!

  一向比较叛逆的女儿难得和家人齐心协力,芬国昐的表情也稍微松动了一点。

  芬罗德:伯父,无论您是否决定配合我们,先听听看如何?

  芬国昐看了他们半晌,终于点了点头。

  

  卡兰希尔好不容易挤进人群,从凯勒布理鹏那里抢到一副墨镜,再挤出来,跑去场景组布置王宫的各种道具。但是场景组的其他精灵三五成群地站着,并没在干活,看见他来了更是不约而同地发出诡异的笑容。

  卡兰希尔:怎么还没弄好?根本没有一点王宫的样子。耽误了演出你们就给我等着吧。

  他来到后台,发现长兄和堂兄站在父亲的试衣间外面说笑。长兄已经换上戏服了,果然和平时盛装也没什么区别;堂兄穿着那身非常华丽且隆重的公主裙子,脸上红红的。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情侣在秀恩爱,卡兰希尔表示十分目害,他忍着戴墨镜的冲动咳嗽了两声。

  芬巩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跳开一步,却没站稳,摇晃了一下扑进早已伸出双臂的梅斯罗斯的怀里。

  卡兰希尔当机立断地戴上墨镜。

  梅斯罗斯:我们在对台词。

  卡兰希尔:你对台词就对台词,瞪我干嘛。

  梅斯罗斯:小声点,父亲在试衣间里谈事情呢。

  卡兰希尔:嗯?和谁?

  试衣间里传来一声怒斥,芬国昐不知道是被推还是被踢出来了。他看着张大了嘴的卡兰希尔,勉强地笑了一下,脸色还是十分不好。

  梅斯罗斯:父亲拒绝了?

  芬国昐:嗯,让他去认错根本是不可能的,不过我还是想试试说服他。

  梅斯罗斯:您不用担心,就让特刚他们做想做的吧。我相信他们,也请您相信我。

  芬巩:可是……

  芬巩显得有点担心,低声说着什么。梅斯罗斯依然维持着把堂弟抱在怀里的姿势,飞速地亲了他一下,然后低声笑了起来。

  卡兰希尔实在受不了了:所以你们到底在说什……

  有人在他肩膀轻轻拍了一下。他皱着眉毛回头,看见了凯兰崔尔端庄美丽的微笑。他刚刚庆幸自己已经戴上了墨镜,凯兰崔尔就干脆利落地在他后脖子砍了一记手刀,然后对着扑通晕倒的卡兰希尔满意点了点头。

  

  ——第三幕——

  场景:野外。

  芬罗德:大家好,我是第三幕的旁白Findarato。

  费纳芬:我是旁白Arafinwe。

  观众甲:你看,我说什么来着,Nolofinwe殿下撑不了多久的。

  观众乙:谁知道,或许他有其他客串的戏。

  观众丙:不论如何,Curufinwe都是响当当的旁白杀手了,哈哈!

  观众丁:等等,还有野外的戏吗?

  芬罗德旁白:灰姑娘家离王宫并不近,为了抄近道,车夫走了一条比较偏僻的道路,马车在田野上疾驰。

  特刚:再过一小会儿我们就能到达王宫了。

  芬巩:谢谢您啦,车夫先生。

  特刚:您很期待王宫里的舞会呢。是想看看华丽的王宫吗?是想以美丽的身姿让别人惊叹吗?还是想见那位传说中的王子?

  芬巩:宫殿再华丽,没有王子在,也没有意义呀。

  特刚:您见都没见过他,就这么憧憬,可能会失望哦?

  芬巩:我有种感觉,他是个温柔、可靠的人,不会让我失望的。

  观众甲:温柔、可靠的不是你家的魔镜吗?

  观众乙:说起来,魔镜和王子在设定上真的无关吗?

  特刚:原来如此,我终于下定决心了。

  芬巩:嗯?

  只听一声惊雷,舞台上的灯光顿时明明灭灭,一个全黑装扮的人吊着钢丝从天而降。

  ???:哈哈哈哈,你终于同意和我合作了吗?Turukano!

  特刚:是的,雅瑞希尔小姐,我终于决定配合你的计划了。

  观众甲:什么那是白公主殿下?!她什么时候穿黑色衣服了?

  观众乙:大概一天到晚穿白色衣服也会烦吧。

  观众丙:只有我一个人在意这奇怪的剧情吗?

  费纳芬旁白:Findekano被这个从天而降的人物惊呆了;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女巫;但是女巫找她有什么事呢?

  芬罗德旁白:顺便说一句,刚才的舞台特效是Angrod和Aegnor做的。永远不要小看一个有House的男精,即使他错过了去中土打怪升级的全过程。

  芬巩:……好吧,我非常震惊。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雅瑞希尔:亲爱的Findekano,你可能不相信,但我和你的父母都是熟识啊!

  观众:相信,我们都相信。

  雅瑞希尔:很久以前,你的父亲和母亲就住在我的花园旁边,花园有围墙。有一天,你怀孕的母亲注意到我的花园里种了莴苣,忽然就极度地渴望吃到莴苣,因此你的父亲连续两个晚上,翻墙进我的花园偷摘,但其实我都知道。第三天晚上,我出现在他面前,想要杀死他。他苦苦哀求我的原谅,因此我允许他拿走我的莴苣,但他妻子生出的孩子必须交给我。他答应了!不久,我听说她生了孩子,就去抱走了那个婴儿。

  芬罗德旁白:Findekano十分惊讶,但也耐心地听着,因为她察觉到女巫并没想要伤害她。

  芬巩:……好的,我十分惊讶。

  雅瑞希尔:可是你的父母欺骗了我!当时你的母亲生了双胞胎,却藏起了其中一个。没错,就是身为长子的你!

  这时候特刚已经停下了马车,站在雅瑞希尔旁边。

  雅瑞希尔:这位车夫先生就是你的兄弟,Turukano。你看,连名字都这么相似。

  芬巩:我以为他是教母的朋友——这么说来,教母知道这整件事吗?

  雅瑞希尔:我们的父亲是兄弟,我们的母亲是闺蜜,你说呢?

  观众甲:灰姑娘原来是家庭伦理剧吗。

  观众乙:演员表里没有他们,车夫也没有具体名字啊,这是怎么回事?

  观众丙:谁管它,白公主殿下好美!穿黑裙子也好美!白公主我的嫁!

  努力弄清楚情节的芬巩:……等等,所以,你是想要,来带走我的吗?

  雅瑞希尔:哦呵呵呵!本来我是无所谓的,毕竟养一个孩子已经很辛苦,万一养的孩子有人格方面的问题那更是让人头疼得不行。

  全体冈多林精灵:……

  雅瑞希尔:可是当我听说你想要参加王子的舞会的时候,我就改变主意,决定把你带走。

  芬巩:为什么?

  雅瑞希尔:因为你刚才不是说王子是个温柔、可靠的人吗?

  芬巩:是呀。

  雅瑞希尔:呵呵呵呵!男人靠得住,鼹鼠会上树!!!!

  芬巩:………………

  费纳芬旁白:所以说,当你分辨方向的能力较差的时候,不要擅自闯入幽暗的森林。

  观众甲:太现实了,这舞台剧太现实了。

  观众乙:有指北针卖吗?

  凯勒布理鹏: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记笔记)。

  

  芬巩:我能保证王子殿下是个温柔、可靠的好人,你见到他就会明白的。我们可以一起去。

  他说着就想从马车里跳下来,想让雅瑞希尔也坐上去。但是特刚把他按回车里。

  特刚:不要和恋爱中的精讲道理,Irisse,你就是很好的例子。

  雅瑞希尔:喂喂。

  特刚:说那么多干什么?让我们带Findo回去,揭穿那个王子的真面目给她看吧!

  雅瑞希尔:好!

  雅瑞希尔伸手向空中做了个抓东西的动作。顿时雷声又响了起来,灯光忽明忽暗,她被钢丝吊起来,非常优美又矫健地飞走了。

  芬巩:等等,Irisse!

  芬罗德旁白:Findekano大声喊着,想要阻止女巫的行为,然而她能做的实在有限。车夫重新驾起马车,驶向了远离城市的方向。

  随着他旁白的声音,台上的灯光渐渐暗淡,隐约可以看到有道具组在摆放新场景。

  费纳芬旁白:女巫带着Findekano来到了森林中,将她关进一座没有楼梯也没有门的塔。塔中只有一屋一窗,而窗户平时也是关闭的。当女巫要回塔时,她会站在塔下歌唱。

  灯光聚焦在舞台高处的一点,雅瑞希尔站在那里唱道:“Findekano,放下你的金丝,让我沿着这金色的梯子爬上去。”

  观众甲:啊,舞台剧里终于有唱歌的段落了吗?

  观众乙:这故事情节越来越眼熟了……

  费纳芬旁白:由于女巫带着必需的食物和水,Findekano只好每一次都听话地走到窗边,将头发上的长长的金丝垂下去,女巫便拉着这一绑金丝爬上塔来。

  观众丙:哎呀,过了12点了,灰姑娘头发上的金丝还在吗?

  芬罗德旁白: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嗯……事实上……当Artanis明白了Irisse的苦心,她便慷慨地将灰姑娘的各种礼服和饰物都送到了高塔上,同时在远方默默地祝福她能得到幸福。

  芬巩:你这么努力地圆剧情,我忽然觉得有点感动。

  舞台背光缓缓亮起,在荒野的场景上立着一堵高墙,看样子是岩石做成道具,简单攀爬不会引起什么问题。在墙的基础上,道具组堆起了一座白色的塔。即使在如此大的剧院里,这座塔也算得上非常之高。

  观众丁:治好了我多年的颈椎病!

  

  费纳芬旁白:灰姑娘失踪的事情在家里并没有引起轰动,她的后母和姐姐们认为她是受不了家中的苦力活而离家出走了,而她的父亲似乎也相信了这个说法。

  芬巩:等等,这不公平。王子殿下根本就不认识我,又怎么能知道我被抓了呢?

  特刚:是啊,他不会来。

  特刚出现在芬巩旁边,道具窗子框住的那个平台上,衣着也从车夫的布衣换成了规格较高的常服。

  特刚:Findo,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在重要的时候,他从不会来,你还认为他很可靠吗?

  芬巩:因为他不知道……

  特刚:那么当他知道的时候呢?对岸火光燃起的时候,他在哪里?我们在冰川裂缝前惊恐哭泣的时候,他在哪里?我被逼到西瑞赫的时候,他在哪里?

  芬巩:!

  特刚:你知道泪雨之战之后,听说他们先撤军的消息的时候,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去和他们相杀吗?

  芬巩:……Turvo。

  观众甲: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观众乙:Turukano殿下能这样顺畅地念台词,我不禁怀疑那些Feanorian发生了什么事。

  观众丙:我们还是默默地看吧,这样的场面以后绝对不会有了。

  芬巩:Turukano,我知道你为许多人的死感到悲伤。但那并不能成为你责难的理由。

  特刚:你也一样悲伤。

  芬巩:——对。但是他一直以他的方式在努力,我们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

  特刚:他一直和他的兄弟们在一起,为了他父亲的誓言而努力。就算在舞台上,他也是悠闲地在王宫等待着,因为他知道你会迫不及待地去找他。他可曾为了其他事情努力过吗?他可曾为了你努力的事情努力过吗?

  芬巩:Turvo,你的评论并不公平,他做的事远超你所描述的。请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特刚:我听从你的请求。但Nelyafinwe可曾为了你付出什么代价吗?现在他就要试着付出一些了!

  芬巩:你要干什么?

  特刚:让他证明他自己。

  梅斯罗斯:我很乐意。

  穿着王子常服的梅斯罗斯上。

  芬巩:Maitimo!

  台上的灯光暗下去又亮起来,这一次背景变成了一整片森林的剪影,高塔不知去向,台上只有特刚和梅斯罗斯两个人,而且都穿得很正式。

  芬罗德旁白:友情提醒,请永远不要忽视你的大舅子或小舅子,特别是对方同时是大舅子又是小舅子的时候,其郁闷程度和破坏力会是两者相乘而不是相加。忽视这一点的下场就是被扔下悬崖或者现在这样。

  观众甲:区区一个舞台剧为什么要这么真实,到底是为什么。

  观众乙:都告诉你这是伦理亲情剧了嘛。

  

  特刚:你对我刚才的指控有什么想说的?

  梅斯罗斯:我无话可说。

  特刚:你不道歉吗?

  梅斯罗斯闭上眼睛,又睁开。

  梅斯罗斯:如果这对你有帮助,我愿意一直道歉下去。但这并不是我现在的第一优先。

  特刚发出了一声嗤笑,拔出长剑。

  特刚:好吧,反正我最想当面对质的人也不是你,我遵守公主殿下的指示,不再和你对质。出剑吧!打不赢我你休想跨入森林!

  梅斯罗斯:……我该称赞你还记得剧情这回事吗?

  芬罗德旁白:再次友情提醒,当小舅子做出要你命的架势时,绝对不要投掷长枪或者认真和他打,要知道这种时候最好办法就是让他揍一顿,揍得越惨越好,反正你会恢复的。

  梅斯罗斯:哈,多谢提醒。

  两人电光火石地对招起来,台上一片剑光,台下安静得简直诡异。

  观众甲:(小声)看来Turukano殿下手下还是有分寸的。

  观众乙:(小声)毕竟他只是想痛扁抢走哥哥的家伙,没想干掉他吧。

  观众丙:(小声)听说Nelyafinwe的左手剑不错,没想到这么厉害。

  观众丁:(小声)这群去中土打怪升级回来的家伙,没什么好炫耀的!

  两个人打了一阵,长剑毕竟只是道具,在比较激烈的一次撞击中双双折断。

  特刚扔掉残剑:你是个幸运的家伙。

  梅斯罗斯笑了:我一直都是。

  特刚还想嘲讽他几句,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下台。

  梅斯罗斯面前只有一片茫茫的森林。他在台上走了好几圈也没看见那座塔在哪里。他静静地站了半晌,笑着叹了口气。

  梅斯罗斯:我得跟Turukano道谢。

  他唱起了歌。

  那正是一首古老的关于维林诺的歌。它在芬威的儿子们发生嫌隙之前被创作出来,曾经短暂地回荡在维林诺,也曾短暂地回荡在安戈洛坠姆山坳的洞穴中。现在,它终于再一次在阿门洲被唱响了。

  忽然间,在他头顶上方传来一个遥远又微弱的声音,接续着他的歌,回应了他的歌唱。树群抖动起来,梅斯罗斯向它们走去;它们最终分开了,白色的高塔就耸立在哪里;歌声从塔顶飘落到塔下。

  歌声两端的两个精灵对望着笑了。


**********************************

下一章继续第三幕。

Fingon其实最难过的事是背了那么久灰姑娘的台词,竟然没机会和堂兄对戏。不过没关系后面会有机会的_(:з」∠)_

评论(46)
热度(81)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