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灰姑娘 03

*原梗来自  @Elam_脑子有洞  @不丼 ,萌点属于她们,雷点OOC属于我。下期剧情暴走预告。

*主CP梅熊,其他友情亲情向,轻微FF无差。食用注意~

*一句话剧情:Feanor作的死即将可以绕艾尔达三圈。

******************************


灰姑娘 03

  第一幕和第二幕之间有10分钟休息时间。铃响之后,大家再次坐回座位。

  芬国昐:各位观众晚上好,我是第二幕的主要旁白Nolofinwe。

  费纳芬:我是补充旁白Arafinwe。

  观众:咦?负责主要旁白的芬威陛下哪去了?

  芬国昐:他临时有事,去拜访老朋友了。

  坐在芬国昐旁边的英格威:如果你们抬头大概可以看到,三层最右边的包厢里,两只老精哭成一团。

  庭葛:……好友,你不厚道啊。

  英格威:呵呵呵呵这句话是茵迪丝让我说的。

  芬威:……(;*´Д`)ノ老婆,为啥要这样对我……

  芬国昐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第二幕开始!

  

  ——第二幕——

  

  场景:灰姑娘家,客厅。

  墙外走过的侍卫格洛芬戴尔和埃克西里昂:王宫里即将召开舞会,请务必光临。

  观众甲:什么,这两个人竟然不是王子?!

  格洛芬戴尔:多谢大家的厚爱,我们只是王子的家臣,哈哈。

  埃克西里昂:不要说多余的话。

  观众乙:金花领主,涌泉领主,我们爱你们!

  后排的精灵应声打出了长条横幅,迎风招展。

  费纳芬旁白:场外观众的热情非常高呢,这就是传说中的后援团吗?来,给个灯光。

  梅格洛尔:……你到底是旁白还是主持人!

  红发双子迟疑了一下,还是把灯光调过去了,然后瞬间被反光的横幅几乎闪瞎,也没看清写了什么。他们当机立断,立刻关灯,场外瞬间恢复一片漆黑。

  格洛芬戴尔(挥手):谢谢,谢谢,大家的爱我感受到了~

  埃克西里昂踢了他一脚,干脆利落地扯着他走下台。

  芬巩:和他们比起来,我还是觉得王子更加英俊呀。

  梅斯罗斯:亲爱的堂弟,这话真让我高兴。

  芬国昐旁白:咳咳咳!——Findekano的两个姐姐接到邀请后,都欢欣雀跃。

  费纳芬旁白:我们确定不用Cindo称呼他吗?

  芬国昐旁白:我们是旁白,要保持严肃的态度。

  乐队前的梅格洛尔(欣慰):终于有靠谱的人了……

  

  库茹芬:太好啦!去王宫必须穿漂亮点啊!

  凯勒巩:是啊!要穿能引起王子注意的衣服才行。

  芬罗德:不用担心,我觉得两位小姐不管穿什么裙子,一定都很惊人。

  库茹芬和凯勒巩愤怒地瞪着他。

  芬罗德无辜地退到一边。

  场景暗淡了片刻重新亮起,费诺身上的是一件深红色的设计简洁的长裙,这是他趁着刚才闭幕的10分钟自己做的,因为他实在受不了迷瑞尔给的过于华丽庄重的服饰了。作为最伟大的工匠,在短短十分钟里他还顺手用这块布的边角料做了一些小花,缝在库茹芬的白色裙子上,让它看起来“稍微有品位一点”。

  库茹芬非常炫耀地在灯光下转了个圈,展示了一下父亲的手艺。

  库茹芬:Cindo!你戴着的这条项链,还勉强可以看呀。

  芬巩:啊,这是我……

  凯勒巩:你戴着它太浪费了!快,把它给我。

  芬巩: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我想戴着它去参加舞会。

  库茹芬:我没听错吧?你没有漂亮的裙子,又脏兮兮的,还想去舞会?

  芬国昐旁白:虽然Findekano平时对继母和姐姐逆来顺受,但她毕竟也是一个少女,对王子的憧憬压过了自身的矛盾心理,她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愿望。

  芬巩:所有的人都被邀请了,我也有权力参加!继母大人,请带我一起去舞会吧!

  费诺非常睥睨地看了——包厢里的半种弟弟——一眼。

  费诺:Nolofinwe,让孩子陷入如此处境,你倒是优哉游哉地去做旁白了,呵呵。不过也是没办法的,只要孩子和继母一家人生活肯定会有这种情况,所以我当年才会早早就离开家,自立门户。

  芬国昐:……

  芬威:(。┰ω┰。)

  庭葛识时务地向包厢外的侍卫再次索要纸巾。

  凯勒巩(扶额):完了,又开始了。

  库茹芬(冷笑):为什么要说“又”,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费诺转头看芬巩。

  费诺:其实我还挺欣赏你的,虽然你是半种家的孩子。

  芬巩:那,那您同意带我去了?

  费诺:不,因为我是继母,所以你!不!能!去!哈哈哈哈哈哈!

  观众:……

  芬国昐旁白:Curufinwe表现出了恶毒的形象,但请大家不要误解,这是敬业的表现。

  费纳芬旁白:你对他真是爱得深沉。

  费诺:谁稀罕!

  芬国昐:……

  库茹芬:Cindo,现在过来为我们梳好头发,擦亮鞋子,系好腰带,我们要去参加舞会了!

  凯勒巩:还不快点过来!再不快点,就会耽误舞会呀!

  芬罗德:原来舞会马上要开始吗?那我们刚才的时间都在干嘛?

  

  芬国昐旁白:老实的Findekano按照姐姐们的吩咐,替姐姐们梳头穿衣服。姐姐们东挑西选在那边大声吵叫着。

  费纳芬旁白:不过,不管如何打扮,坏心眼的姐姐们一点都不漂亮。

  库茹芬:Arafinwe,我记住你了。

  凯勒巩:我们好像没得罪过你啊!

  芬罗德:呵呵,呵呵。

  库茹芬和凯勒巩恨恨地走下舞台。

  芬国昐旁白:看着姐姐们都出门上了马车,Findekano一再向继母哀求。为了摆脱她的纠缠,继母最后想出了一个刁难她的办法。

  梅格洛尔:来了!重点来了!父亲啊求求您了一定要靠谱啊!

  卡兰希尔:放心,这次他只能拿出豌豆,我们道具组在闭幕时清扫过他的试衣间。

  梅斯罗斯&梅格洛尔&凯勒巩&库茹芬&芬巩&芬国昐(齐):Moryo/Morifinwe!你真可靠!!!我太感动了!!!

  梅格洛尔:如果这是你刷存在感的方式,我不介意你天天刷!不,请务必天天刷!

  卡兰希尔(开心):哼哼,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精!

  果然,这一次费诺只拿出了一满盆豌豆,并且把它们倒进煤灰堆。众精松了口气。

  不过此时费诺非常豪迈地丢开了那个菜盆(它咣啷啷地滚下了台),撩起裙子抬起一条腿踩在道具板凳上。

  梅格洛尔:我有不好的预感……

  费诺:Cindo哟,作为一个有荣耀感的Noldor,如果你能用它们摆出一副贝尔兰的沙盘,我就同意带你去舞会!怎么样,任何时期的都可以!

  芬巩:诶?

  费诺发出一阵大笑,很有反派范儿地大步走下舞台。

  

  看台上的精灵开始议论纷纷。

  观众甲:他一点都不考虑维拉们还在看吗?诺多东渡的事是公然打脸啊!

  观众乙:你以为他是谁,打脸这种事,维拉习惯了就好了。

  观众丙:Why is he SO diao......

  观众丁:虽然我们都知道他这是公然蔑视维拉的行为,不过Findekano殿下未免尴尬了。

  观众戊:哈哈哈哈,Curufinwe果然是个笨蛋,这样下去我带来的喝倒彩的横幅很快就能派上用场了。

  观众己:我也带了,我写的是:“Curufinwe你枉活三千有二,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精!”

  观众庚:哦哦,我写的是:“费诺至高王,你还记得米斯林湖畔的芬熊吗?”

  观众辛:芬熊是什么鬼?

  观众壬:是中土人类给Nolofinwe殿下起的昵称,虽然不知道为啥是熊。我得说,Curufinwe才是真熊。

  观众癸:别的不说,我觉得最后那条横幅可能只会让他更狠地欺负Nolofinwe殿下……

  梅格洛尔扔掉了指挥棒,开始四处寻觅小提琴,未果,眼神又飘向了乐团里的竖琴。管弦乐团的成员暗道不好,急忙眼神交流,试图判断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疯了。埃克西里昂当机立断,将其打晕,捡起指挥棒。

  乐团成员纷纷给他点赞。

  

  卡兰希尔: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父亲有宝石的时候能刁难人;我忘了他手上什么都没有时也可以,我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芬巩有些手足无措地四处张望,芬罗德也有点懵了。不过在一切变糟之前,梅斯罗斯略显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梅斯罗斯:Findo,别慌,豌豆是圆形的,想垒出要塞和建筑,没有工具的帮助是不可能的。就算要做成河流,煤灰里掺了豌豆,做地基不平整,也没法摆出平淌的形状。其实慢慢来,总能成功,任何地图也难不倒你;但是就算你真的摆好了也没用,因为你的继母一开始就没想过带你去舞会。所以,根本不用摆。

  观众甲:啊啊啊!魔镜好温柔好可靠啊!嫁王子干什么直接嫁给魔镜啦!

  观众乙:所以魔镜和女仆的作用不同就不同在这里吗?

  观众丙:如此重要的角色为什么不在演员表里?害我总怀疑这是个临时加进去的角色。

  观众丁:说起来,之前一直在吐槽这点的特刚殿下好久都没说话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芬巩:可是我真的想去舞会,我想和王子跳舞。

  梅斯罗斯:相信我,你一定会和王子跳上舞的,因为王子只喜欢你呀。

  芬巩:嗯!>////< 我也只喜欢Maitimo!

  费纳芬旁白:现在Findekano非常……难过……(他看了一眼正在秀恩爱的某两个精,哽了一下,坚强地念了下去)她在火炉旁开始抽抽噎噎地哭了。虽然她尽量地忍耐,但是一想到王宫里的热闹舞会,她不由得又伤心起来。

  芬巩赶快捂着脸侧面对着舞台,装作在哭。

  观众甲:主要旁白又换人了?Curufinwe又成功气走了一个旁白?

  观众乙:Curufinwe真是旁白杀手。

  费纳芬:不不不,兄长只是暂时去消除一下冲动,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观众丙:是杀亲的冲动吗。

  观众丁:其实如果他当初在维林诺冲动一下的话,后面的事就都没有了呢。  

  

  场上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

  ???:小姐,你为什么哭呢?

  埃克西里昂一个手势,红发双子把八盏强光灯同时打开,聚焦在台上一个点。光里缓缓走出一个人。

  芬巩:咦?

  走出来的赫然是芬罗德的妹妹,诺多王族中唯一用船(而不是自己飘)回到维林诺的凯兰崔尔。她穿着白裙,搭着银色的丝绣坎肩和金丝白纱头巾,金发在聚光灯强光下闪耀出金银交织的光芒。

  费诺(眯眼):……哼。

  凯兰崔尔:(慈祥地)也许你不记得我了,不过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也是你的教母。

  芬巩:啊!母亲在世时曾经说过,我有一个仙女教母,我一直以为只是我记错了!

  观众:凯兰崔尔夫人怎么也来了?教母不是Vaire女神演吗?

  芬国昐旁白:这里本来出场的应该是Vaire女神大人,但她昨天和迷瑞尔夫人赶制完兄长的礼服就累倒了,所以我们临时找到了Artanis,毕竟她也非常适合这个角色。

  观众甲:不愧是Nolofinwe殿下,这么快就恢复了理智。

  观众乙:我估计这么多年他也习惯了。

  凯兰崔尔:孩子,你为什么哭呢?

  芬巩:我想参加王子的舞会!

  凯兰崔尔:王宫里的那个舞会,只要是经过王子的邀请,无论谁都可以去的呀!

  芬巩:可是我这身肮脏的打扮,怎么能够去王宫呢?而且我没有马车,也没有漂亮的衣服。

  凯兰崔尔:哦,这不是问题!

  她缓缓笑了起来,并且高高举起了一个很大的水晶瓶子,可以看到里面装满了水。

  芬罗德:糟糕,果然是这招!Findo,快戴上这个!

  芬巩:啊?

  凯兰崔尔:赞颂吧!——Aiya Earendil Elenion Ancalima!

  白光骤然炸开。

  观众:啊!!!瞎了!!!!!

  费诺诸子:啊!!!!!!!!瞎了!!!!!!!!!!!!!!!!!!!

  费纳芬旁白:强光会持续一段时间,它具有穿透性,即使在后台也无法幸免,请大家注意保护眼睛。

  芬罗德:我这个妹妹最喜欢一出场就闪瞎一片,作为Artanis的家人,我们衷心感谢发明了带滤光魔法的墨镜的凯勒布理鹏,前些日子我们愿意和第一家族和解也是看在墨镜的份上。

  台下的凯勒布理鹏:我只是因为在伊瑞詹的时候每天都要见凯兰崔尔夫人,就顺手做了一批。拒绝目害,拥抱闪光,旅行必备,居家良品。这次出门带的不多,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欲购从速啊。

  同时,后台。

  库茹芬(捂着眼睛):逆子!竟然不给我留一副!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

  凯勒巩:听说他被人差点骗婚,现在是谈生意的来,谈恋爱的滚。

  卡兰希尔:我明明应该有一副眼镜的,怎么刚才竟然没找到……

  趁着大家都被闪瞎,芬巩和芬罗德下台换戏服。

  梅斯罗斯:Findo,你没事吧?

  芬巩:没事,我及时戴上墨镜了,你呢?

  梅斯罗斯:我还得瞎会儿。

  芬巩:伯父好像没事。

  费诺推了推墨镜:我的作品发出的光我自然不怕。

  芬罗德:您的墨镜是哪里来的?

  费诺:自然是某个来清扫我的试衣间的精灵带的。Moryo,你以为我会没发现你把我准备带上台的东西都收走了吗?我只是懒得搭理,反正没有它们也是一样,不过身为儿子竟然算计父亲,为了给你个教训,我顺手拿了你的墨镜。

  卡兰希尔:……看在我还瞎着的份上,父亲,原谅我吧。

  

  费纳芬旁白:啊,现在强光差不多散去了,我们看到场景已经发生了变化。

  众人心有余悸地缓缓抬头,只见台上出现了一架水晶和五色琉璃制造的南瓜车,旁边还有一匹白马,一个车夫。

  车夫特刚:公主殿下,我将送您去王宫。

  观众甲:啊!又一个王子!我不行了这个舞台剧里怎么随便抓一个就都像王子!

  观众乙:没办法,因为他们就是啊。

  芬巩缓缓走上台。他现在穿着一套银蓝色的礼服,金丝闪耀,从胸衣到裙摆依次装饰着七层花边、丝绸蝴蝶结和细钻链子。他的头发还是黑发中编着金丝,带着揉金的发冠,发冠在额头处缀着一颗透明的泪滴形水晶。

  凯兰崔尔又拿出一双水晶鞋,他提起裙子穿上,现场响起了尖叫声。

  凯兰崔尔微微一笑,举起水晶瓶朝尖叫的方向稍微举高,那个方向立刻安静下来。

  凯兰崔尔:现在你是一个美丽的公主啦!Findekano公主呀,请记得一定要在12点前回来。过了12点,一切魔法都会消失。

  观众:也就是说还有一次无敌大闪光。很好,中场休息的时候我们就去买墨镜。

  芬巩:教母,谢谢您,我去啦!再见了!

  芬国昐旁白:漂亮的公主——Findekano催赶着马车,往王宫的方向驶去,心里无比兴奋和紧张。

  

  ——第二幕 完——    




************************************

下期剧情正式进入暴走阶段_(:з」∠)_

Turgon:大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啊!(是的,他是个兄控)

Finrod:大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啊!(是的,他是个弟控)

Finarfin:维拉教导我们,不作,就不会死。^_^(是的,他是个儿控)

Fingolfin看了看上面一群的属性:……so what does that make me?

评论(30)
热度(91)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