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灰姑娘 02

*原梗来自 @Elam_脑子有洞  @不丼,萌点属于她们,OOC属于我。后期剧情暴走预告(本篇还在正轨)

*主CP梅熊,其他友情亲情向,轻微FF无差。食用注意~

**********************

灰姑娘 02

  提利昂城中心的四季之光剧院,树木枝条温柔地包围着两翼的包厢,是相当受欢迎的文娱设施。这一天,由于关系到史上最拽精的假释许可,全阿门洲的精灵都来了。雅凡娜体贴地让树木枝条延伸出三倍大的坐席,勉强能够承载所有精灵;英格威又友好地拿来了许多泰勒瑞精灵的扩音贝壳,装点在树枝之间,确保整个舞台剧的音效。

  部分诺多和全体泰勒瑞精灵自带横幅,打算在舞台剧以混乱收场的时候打出字号嘲讽费诺,以报杀精夺船之恨。这是一场有压力的演出——但压力并非来自这些打算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精,而是来自那些仇怨的始作俑者;意识到这一点让演员团体感到十分脱力。

  芬威是这次舞台剧的主要旁白,高高坐在剧院的三层正中央的包厢里,费纳芬坐在三层靠左边的包厢里,担当辅助旁白。两人面前各摆着一只很大的白色扩音海螺,是剧院专用版本。

  芬威:咳咳,我试试声音,大家能听到吗?

  费纳芬:听得很清楚。Arakano你呢?

  芬国昐:很清楚,没问题。

  芬威:怎么Nolofinwe也有传音海螺?不是一共两个旁白吗。

  费纳芬:哦,Arakano说担心计划赶不上变化,他的戏份比较少,所以待会儿他会在戏台正面的人群里,负责提供必须的背景说明。

  与此同时,后台。

  库茹芬:背景说明?其实就是救场吧。

  梅斯罗斯:知道了就别多话。

  芬巩:Maitimo,马上就要上台了,怎么办,我忽然有点紧张。

  梅斯罗斯:放心吧,就算有问题,你也可以随机应变!

  凯勒巩:你们两个说话就说话,能别这么腻歪吗?Findekano,你的脸都要埋到Nelyo的礼服里了。

  芬巩:哦,对不起,不知不觉就。>////<

  梅斯罗斯:……结束之后我得和你好好谈谈了,Tyelko。

  梅格洛尔:乐队ok,试音ok,灯光ok,光效ok,场景ok。呼,终于赶在开演前准备好了。第一幕戏马上开始——咦,父亲呢?

  梅斯罗斯:他还在试衣间里,祖母给他又赶制了一件披风,好像要固定在头发上,他要学习如何戴着它行走。叔父在给他帮忙。

  梅格洛尔匆忙地冲进试衣间。半晌出来,一句话也没说,径直冲向大型扩音贝旁边的乐队。

  库茹芬:我预感我真的要看到婚纱了。

  芬巩:天啊我好紧张啊待会儿我会不会忘了台词——

  梅斯罗斯轻轻把他搂进怀里:没事别怕,有我呢。

  正在此时,剧院响起了铃声,所有灯光都同时熄灭。

  凯勒巩:艾尔贝雷斯啊,我天天看他们这样,今天终于瞎了。

  库茹芬:行了Turco,那是关灯了,要是瞎有那么容易就好了呢。

  

  芬威:今晚为伟大的维拉和诸位奉上,舞台剧,《灰姑娘》。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而幕布也缓缓拉起。

  

  ——第一幕——

  

  场景:灰姑娘家。

  梅格洛尔指挥棒一挥,乐队开始奏响温馨之中带着点忧伤的音乐。

  芬威旁白:从前,在某个城镇上,有个非常可爱的女孩Findekano,她不仅聪明漂亮,而且心底善良。这个女孩没有母亲,因为她的妈妈在她还小的时候就病逝了。于是女孩的父亲娶了个新妈妈,新妈妈还带来了两个新姐姐。  

  灯光亮,芬巩独自在聚光灯下,对镜挑选衣服。

  芬巩:待会儿继母就要来了,我得穿一件漂亮点的衣服,好不至于太失礼。挑哪一件好呢?

  后台的梅斯罗斯:亲爱的Findo,你穿哪一件都很好看。

  观众甲:嗯?我好像听到了其他的声音?

  观众乙:你没听错,我也听到了。

  刚刚走上台的芬国昐:……其实我们家有一面魔镜,平时看不到,但总会自主发出声音,而且基本只对Findo的话发出回应。

  梅斯罗斯:……

  芬巩:(咦还有这个设定?难道我紧张得忘记了!真是不应该!)魔镜魔镜告诉我,世界上最美丽的人是谁?

  梅斯罗斯:当然是你了,可爱的Findo!

  观众甲:……我好像觉得有哪里不对。

  观众乙:算啦,你看魔镜回答得那么斩钉截铁,应该不是临时拼凑的情节。

  芬威旁白:咳咳!——可惜灰姑娘很快就会知道,她未来的日子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费诺带着凯勒巩和库茹芬上场。

  芬巩:哇!

  费纳芬:哇。

  芬威:……哇。

  芬国昐:………………………………

  只见费诺身着昨天的银白正红相间的百褶荷叶边长裙,裙摆上刺绣着深蓝色的夜幕和上面银色的星群,身上斜跨着五彩刺绣绶带,头发已经盘上了,头顶是由珍珠和银白水晶锁边的长长的白纱,上面用暗金色的丝线和正红色的丝绸绣出来的又像水流又像树枝的图案。在那层白纱上面还有一顶闪瞎眼的祖母绿和黄金缠绕的白钻石王冠。

  角落里的女仆芬罗德:说实在的,这哪里是结婚用的婚纱,简直是加冕至高王皇后时才用的仪仗。迷瑞尔夫人是把自己当年的那一套传给儿子了?

  后台的特刚:大概也许可能,谁叫她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不给他还能给谁。

  芬威:不,我敢肯定这是新的,迷瑞尔当年的婚纱是金蓝色的,一点红色都没有。

  梅斯罗斯:所以这是新做的了。嗯,叔父已经不需要,所以接下来该传给芬巩。红色就不用改了,加一点蓝色上去会更完美。

  芬国昐:……服装领子上都有小型扩音贝的,你们说的话大家都能听见。

  特刚:所以您才一句话都不说吗?

  梅格洛尔:你们都给我好好演戏!!!

  

  费诺倒是理直气壮,一点都没有因为别人的目光而改变自己的态度——反正他也习惯了。

  费诺:Findekano,以后我就是你妈妈 ,你要叫我继母大人。

  芬巩(清晰响亮):继母大人!

  费诺(满意):嗯,不错。

  观众:咦?这继母不是坏人吗?

  费诺转过头,看着穿着整齐、即使在他眼里也算得上英俊挺拔的芬国昐。

  费诺:这事就是你做得不对了,Nolofinwe。

  芬国昐:?

  费诺:你死了妻子就另娶,把这个孩子置于何处?

  芬国昐:!

  费纳芬:!!

  芬威:……!!!

  费诺:娶之前还没跟这个孩子好好商量——就算商量了依然罪不可恕,因为你根本是利用孩子对你的爱去要挟她同意你寻找新的欢乐。还好你没有犯下更严重的错误——和后娶的妻子继续生孩子——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想都别想!哼,妻子新丧、孩子都还没长大就另娶,半种果然是半种。

  芬威:……Σ(っ °Д °;)っ !!!

  芬国昐:……你知道你刚才都说了什么吗?

  观众甲:我渐渐理解这个继母的恶毒之处了!

  观众乙:一句话攻击了三群人,不愧是口如利剑的Curufinwe。

  台下的Anaire:我还没死呢……

  台下的诺丹妮尔:我觉得妻子都没死就另娶更严重。

  梅格洛尔:妈,我求您了,别说话,让他们安静地把戏演完。

  芬巩:0口0!Maitimo,我,我很矮吗,会让人觉得没长大?

  梅斯罗斯(即答):不,Findo,你的身高是正好的,再没有比你现在的身高更好的了。

  观众丙:我也渐渐了解这个魔镜的设定的意义了,就是随时鼓励灰姑娘不要气馁的吧!

  观众丁(抽泣):怪不得他管镜子叫Maitimo,多么深厚的情谊,Nelyafinwe殿下快点把Findekano殿下救出苦海吧!

  芬国昐:兄长,我真是佩服极了,您是怎么做到从第二句台词开始就跑偏了十万八千里的?

  费诺:呵呵,我的本事你当然学不来。

  芬国昐:伊露维塔再上,我真庆幸我学不来……

  凯勒巩:骂战要开始了吗?

  库茹芬:那我们就要穿着裙子被晾在这里了!快,我们去把剧情拽回来。

  凯勒巩和库茹芬快步走到戏台前沿。

  库茹芬:我们要有小妹妹了,Turco,我真兴奋。

  凯勒巩:是啊,Curvo,我们很久没有弟弟妹妹了呢。

  负责场景和光效的红发双子:……

  芬巩也回过神来。

  芬巩:啊,两位姐姐,见到你们我真高兴,家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他穿着比较中性的衣服,向穿着裙装的堂兄们行礼。

  梅格洛尔:灯光渐暗!淡出淡入!

  红发双子尽职尽责地将灯光调得黯淡许多,卡兰希尔带着一群龙套迅速将场景从门口改变成室内的客厅。

  

  场景:客厅。

  人物:费诺和芬巩。

  芬威:(*´ェ`*)。

  本来应该负责旁白的芬威正因为费诺的即兴发挥而深受打击,努力地在座位上把自己埋成一个球,费纳芬只好接过这个职务。

  费纳芬旁白:就这样,灰姑娘开开心心地迎来了三个新的家庭成员。但她的兴奋是短暂的,因为继母根本就不疼爱她。在她父亲长期出门在外的情况下,继母对她的打骂日益严重,甚至还让她去做粗活,并且百般刁难。

  费诺(对镜头):所以说,Nolofinwe,你枉有明智之名,真是失职。

  已经到了台下,承担起辅助旁白大任的芬国昐:……有你这样吐槽自己的吗?

  发现半种弟弟正在很无语地看着他,费诺感到一阵得意,志高气满地将面前的大碗一磕。

  费诺:Findekano,今天把这一碗黑曜石砂从煤渣里收拾出来,不然不准吃饭!

  观众甲:我的天,这两种东西根本看不出区别吧!

  观众乙:好恶毒啊!不愧是先杀亲后烧船的Curufinwe啊!

  后台的凯勒巩:我开始担心了,即使演出成功,父亲真的会被假释吗?

  芬巩顺从地接过了大碗,放在茶几上,开始努力分辨黑曜石的小颗粒和煤渣。

  费诺:你就慢慢挑吧,我要先出去打猎了,外头的阳光可真明媚。

  芬巩:是的,继母大人。

  费诺满意地站起来,大笑着走下台。

  芬罗德:小姐,我来帮您吧。

  芬巩:Arta,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芬罗德:别这么说,照顾小姐是我应该做的。

  观众:原来女仆这个角色和魔镜的定位差不多哦?

  梅斯罗斯:哼,魔镜的作用可不止于此,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特刚:……你这么认真地进入这个临时设定的角色到底是为了什么?!

  梅格洛尔:我只求你们能好好地把戏演完……

  凯勒巩和库茹芬上。

  他们都换上了打猎的劲装,凯勒巩的金发用绿宝石和黄金打造的树枝形发箍束着,库茹芬简单地戴着蓝宝石的白锆石头环,两人背着弓,配着剑,看上去十分英姿飒爽。

  凯勒巩:哎呦,这不是我们的小妹妹吗!

  库茹芬:你这是干什么呢,满身的煤渣。

  费纳芬旁白:这时候Findekano已经将黑曜石砂挑出了一小堆;她正在为下一顿饭而奋斗,因此只是维持着跪坐的姿势回话,并没有起身行礼;事实上,这也并不是必须的礼节。

  芬罗德:说得对,小姐才不用向这些无恶不作的费诺诸子行礼。

  凯勒巩:你说什么!

  芬罗德:(对观众,捧心)各位,你们有所不知,其实我本来也是贵族出身,但正是被Findo的继母和姐姐们所害得一家人不得不天各一方。而我要不是被Nolofinwe老爷收留,肯定已经在荒野里喂了狼。

  费纳芬:……

  库茹芬:呵呵,以你的资质,是狼喂了你还差不多吧?

  芬巩:Arta,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的家人不是现在又都找到了吗?我们要宽恕罪恶,这样才能活得快乐。

  观众甲:(抽泣)Findekano殿下真是太仁慈了!

  观众乙:(抽泣)我愿意一辈子追随您!

  观众丙:所以说这个灰姑娘里还有隐藏的复仇伏笔吗?

  梅格洛尔:……我竟然会指望你们这群好事不安分的诺多去规规矩矩地完成一幕剧!我真傻,真的!

  台下正在换衣服的费诺:喂,别忘了你自己也是一个诺多。

  梅格洛尔扔掉指挥棒,拿过一架小提琴,忽然拉了一个短促的小调。

  梅格洛尔:我只是一个寂寂无闻的泰勒瑞精灵,我不认识你们。

  费诺:Kano?!你怎么了?

  芬国昐:我们忘了告诉你,他在海边漫游的时间太长了,精神分裂的后遗症还没好全,在强烈刺激下他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已经在亲族仇杀中死亡的泰勒瑞精灵。

  费诺:!

  梅格洛尔:啊,我为什么在这里?难道我不是正走在白色沙滩上的吗?

  费诺:Curvo,Turco!快按剧本上的演!

  梅格洛尔把小提琴还给原主人,捡回指挥棒。

  弓弦乐器组员(悄声):出现了,Kanafinwe殿下的装疯技能。

  打击乐器组员(悄声):真是百试百灵。

  铜管乐器组员(悄声):不过确实没治愈,只是现在刺激还不够大吧……

  木管乐器首席·埃克西里昂(小声):安静!专心准备奏乐!

  

  费纳芬旁白:姐姐们看到继父不在,母亲这样欺负Findekano,于是也起了这样的心思。

  凯勒巩将那一大碗煤渣拿起来,狠狠向芬巩身上倒去。芬巩猝不及防,顿时被盖了一头一脸的煤灰,大口咳嗽起来。

  观众:啊!

  特刚:Findo!!

  梅斯罗斯:Findo!!!

  芬巩:咳咳,咳咳咳,不用担心,我咳咳咳我没事。

  梅斯罗斯:Tyelko,我们现在有两笔账要算了。

  特刚:加我一个。

  凯勒巩:这剧演完了我就到欧罗米那儿去避难你们谁也别想拦着我。

  费纳芬敬业地旁白:两个姐姐看着眼前这个满身灰尘的女孩儿,感到十分厌恶,虽然这就是她们导致的。这也难怪了,费家人里最擅长忽视自己的过失的人,除了费诺本人之外就属他们两个。

  库茹芬:F**k,Arafinwe你夹带私货算什么本事!

  芬罗德:我刚才又听到什么会妨碍大伯被假释的词了!

  库茹芬:——你又听错了!Turco,快念台词!

  凯勒巩:好讨厌啊!多么脏的女孩子呀!

  库茹芬:而那个脏女孩就是灰姑娘!

  凯勒巩:是啊!我们不叫她Findekano了,而叫灰姑娘,因为所谓灰姑娘就是说身上沾满着灰尘、脏兮兮的意思呀!

  库茹芬:Cinderfindo!简称Cindo!

  芬巩:你为何对这个名字如此执着……

  费纳芬旁白:然而Findekano,哦现在该称呼为Cindo了,没有办法用暴力反抗,因为她是十分善良的人,于是只能逆来顺受。但是她也并未自暴自弃,仍然充满希望、歌颂生活。

  芬巩:镜子啊镜子,我满身尘土,是不是很难看呢?

  梅斯罗斯:当然不,亲爱的Findo,你永远是最可爱、最漂亮、最英俊的那一个。

  芬巩:^////^,Maitimo,最喜欢你了~

  观众甲:哎呀,这魔镜好感人。

  观众乙:Nelyafinwe殿下下一幕就该出场了,他们有这段缘分在前,碰出火花是顺理成章呀!

  观众丙:所以说这个魔镜的设置其实很合理?我还以为是救场的加急设定。

  观众丁:哎呀纠结那么多干什么,有爱就好了!

  观众甲乙丙:就是就是!

  费纳芬旁白: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灰姑娘Cindo的生活出现了转机——这个国家的王子殿下成年了,开始举办舞会,邀请每一个适龄的女孩子去赴宴,希望能在其中找到称心如意的伴侣。

  梅格洛尔:呼,还算有惊无险。灯光暗,幕布落!

  

  ——第一幕 完——



************

注解1:Celegorm的昵称可以是Turco(父名)也可以是Tyelko(母名),不过父名是强壮有力的意思,母名是急躁……所以这里设定他比较喜欢父名昵称,所以一般兄弟间会使用Turco,只有责备他的时候才会使用Tyelko。

注解2:灰姑娘有两个比较著名的版本,一个是格林童话,一个是夏尔·佩罗版本,迪斯尼采用的是后者。本文中有混合。不过绝对不走寻常路。

评论(30)
热度(94)
  1. 才华横溢的手术刀岁月月月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