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月月子

奇幻漂流仍在继续,回归时间未知……偶尔会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安静产出,绝不掐架,偶发刀子,总体还是萌萌的治愈。欢迎勾搭!Love & Peace哟!ヾ(●´▽`●)ノ
我家的规矩看这里:~http://nyarna.lofter.com/post/1d0d1f3d_7683649

【精灵宝钻】灰姑娘 01

*梗来自@Elam_脑子有洞 的图以及 @不丼,详情见微博。萌点属于她们,雷点属于我。

*第一次尝试这种对话风格,后续我努力让它更自然……

*****************************

这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后,大家(除了一只精)都相亲相爱地生活在维林诺时发生的故事。

  

  当英格威知道曼威已经同意芬威的请求,给费诺假释许可的时候,他第一时间跑去给好友道贺。芬威正坐在王座上抄抄写写,罕见地戴着调试精度的石英眼镜——芬威很少进工房,这副眼镜也几乎没有过用武之地。

  英格威很惊讶,不过让他更加惊讶的是曼威同意的假释条件。曼威最近喜欢上了人类的一种艺术分支——戏剧——还特别指定要看《灰姑娘》。

  英格威浏览了一下第一页,颤抖着问:这角色安排是谁决定的?

  芬威:维拉们集体决定的。其实我得说,这个设计还算合理,至少能演得下去。

  英格威:……你确定?  

  

  ——第一天——

  

  听说能把费诺放出来,相关人士几乎都一口同意帮忙,不过他们知道被领进排练室才真正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事。

  芬威平静地把剧本分发给众人。

  *******

  王子-梅斯罗斯

  灰姑娘-芬巩

  灰姑娘的父亲-芬国昐

  继母-费诺

  姐姐1-凯勒巩

  姐姐2-库茹芬

  教母-Vaire(兼任服装设计)

  车夫-特刚

  侍卫-格洛芬戴尔、埃克西里昂

  其他角色-待定

  *******

  第一个发出疑问的是梅斯罗斯。

  梅斯罗斯:祖父大人,这个剧本只指定了继母这个角色要父亲来演,其他的并没有确定啊。

  芬巩:就、就是呀。这样安排是不是不太好。

  库茹芬冷笑:其实你可开心了吧?终于有机会在大家面前合情合理地和Nelyo接吻了。

  芬巩:>////<我才没有想呢。

  芬巩的脸和耳朵尖都可疑地红了起来。

  芬国昐:父亲大人,我的确是Findo的父亲,但……和兄长的对手戏实在是……

  芬威:你对他还是心有不满吗?

  芬国昐:……

  “补充旁白”费纳芬:不,父亲,他只是害怕兄长自己气得烧起来而已。

  芬威(摊手):费诺是个好孩子,他会理解我的。

  大家只好不说话了。

  

  芬威:曼威的旨意也是临时才有,他们说反正剧本很短,稍微排练一下就行了。现在距离出演只有三天,我还得忙舞台布景什么的,没空陪你们。你们记得每天来排练!就从今天开始!

  说完芬威迅速地离开了排练室,剩下众人面面相觑。

  凯勒巩:……所以我们这就要开始了吗?

  库茹芬:父亲什么时候来?没有他我们没法排戏,他可是重、点、人、物。

  他故意瞥了一眼芬巩。

  芬国昐:呃,兄长刚刚被通知到这件事,所以他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

  众人沉默了片刻。

  梅斯罗斯:那我们先从父亲没有出场的戏份开始排练吧,比如我和Findo的对手戏。

  芬巩:好,我没问题。那就从舞会这里……

  梅斯罗斯:不行,Findo,你要严肃一点。

  芬巩:你放心,我会好好地记住台词的。

  梅斯罗斯:不,我是说要完全严肃,用艺术的角度!这场戏你是穿着“超华丽的公主礼服”出场的,现在你没穿着这样的礼服,我们怎么能开始对戏呢?

  梅斯罗斯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堆起来的,貌似是Vaire女神连夜赶工出的各种光华灿烂的服饰,他的意思已经不能更明显了。

  “音乐总监”梅格洛尔忍不住望天:我的艺术和你的绝对不是同一个词汇……

  特刚:可是你也没穿王子的衣服,今天就先把台词念顺吧。

  芬巩:不过Maitimo不论穿什么都是王子呀。

  库茹芬毫不留情地大笑起来。

  芬国昐揉了揉额角,觉得自己今晚应该吃顿好的,养精蓄锐以应付明天的鸡飞狗跳。

  

  ——第二天——

  费诺仍然缺席。但芬威非常自信地宣布,明天他的长子一定会来。芬国昐决定晚上回家再吃顿好的,一是庆祝,一是继续养精蓄锐。

  大家简短地讨论了一下,决定先搞定王子和公主的戏份。

  芬巩:这水晶鞋真是别致呀。Maitimo,好看不?

  他的礼服裙子很长,因此他不得不提着裙子转了一圈,裙摆的流苏轻轻地打着旋儿,光线映在水晶鞋上有些迷离。

  梅斯罗斯:呵呵,你穿什么都好看。

  芬巩挪动了几步,事实证明水晶鞋并不难驾驭,他踩着高跟,兴致勃勃地站到堂兄面前。

  芬巩:你说,我是不是高了一些!

  梅斯罗斯看了看堂弟(依然在自己水平视线一下的)头顶,又看了看他期待的眼神。

  梅斯罗斯:是高了一些,而且一样可爱,不愧是我最喜欢的Findo。

  芬巩:>////<!我也最喜欢Maitimo了!

  特刚:……旁白呢?请快开始念台词。

  库茹芬:哦呵呵,好像有什么人触景生情,开始胡乱发脾气了呢。

  凯勒巩:哦呵呵,胡安都不会这么蛮横呢。

  特刚:说真的,我完全相信你们两个可以把角色驾驭得很好。

  凯勒巩:哦?

  特刚:因为你们只要表现出生活中真实的一面就够了!

  

  王子公主的彩排出乎意料地顺利,从上午到中午就排练完毕。

  梅斯罗斯(惊讶):我很惊讶你竟然真的把台词都记下来了,虽然没多少。

  芬巩(自豪):别小看我,我也是很努力的。

  芬国昐:他昨天连吃饭的时候都捧着剧本在背呢。

  凯勒巩:哟,那可真是积极啊。

  库茹芬:哈,大概是很想穿裙子吧。

  芬巩:我,我只是严肃地对待艺术罢了。

  梅斯罗斯(温柔地摸摸芬巩的公主发型):其实多排练几场我也不介意。

  芬巩:可是那会耽误大家的时间。

  库茹芬:大哥,拜托你可怜可怜我们的眼睛。好了Findekano,快把你那身衣服换下来,我们该排练灰姑娘在家的场景了。

  公主礼服足足有七重层次,珠宝缀成细碎的链子挂了一条又一条,缎花的飘带也系成巧妙的形状,芬巩脱的时候只能小心翼翼,速度自然慢了下来。

  库茹芬:哼哼,还说不想穿裙子。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自己也套上一件虽然没那么华丽,但是也十分华丽的裙子。

  库茹芬:这谁做的,真没品味!

  凯勒巩:我这件裙子,肩膀窄了。

  “女仆”芬罗德:显然Vaire女神觉得你该削的地方不是脚,而是肩膀。

  凯勒巩(惊):演员表上没有女仆这个角色!你是哪冒出来的!

  芬罗德:我只是觉得你们演技不够好,不能让观众感受到你们的决心啊。

  库茹芬:所以你要干什么?

  芬罗德:我负责在你们犹豫的时候,来帮你们把脚多余的部分削掉,就是这样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色而已。你们不用在意我,真的。(。⌒∇⌒)。

  芬国昐:……原本剧本里没有削脚的情节,父亲大人同意了吗?

  芬罗德:我直接向曼威大人请求的,他还夸我善于突出戏剧冲突呢。然后祖父也同意了。

  库茹芬:你!我就知道!!你!!!

  梅斯罗斯:……说实话,我觉得这样安排挺好。

  梅格洛尔:附议。

  凯勒巩(恼羞成怒):你们还排练不排练了!

  

  这时候芬巩已经在一些女精灵的帮助下穿好了灰姑娘的家居服。

  梅斯罗斯:哎呀,虽说是灰姑娘,会不会太脏了点。

  梅格洛尔:有什么关系,反正他穿什么你都觉得好看。

  梅斯罗斯:虽然是好看啦。不过考虑舞台效果……

  库茹芬:不就是一件袍子上撒了煤灰,再套一件比较旧的工房围裙吗?我觉得很正常。

  芬罗德:习惯了脏的人一般是不会察觉脏的。

  库茹芬:你个女仆在这一幕里没有台词!给我闭嘴!

  特刚:为什么没台词就需要闭嘴?现在是排练,大家可以自由提意见。

  凯勒巩:你个车夫有什么好得意的!

  芬国昐:……好了,别吵了,时间有限,赶快排练,毕竟这事关兄长的释放。

  大家这才勉强开始排练灰姑娘被姐姐打骂的剧情;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问题。

  芬国昐:这里是两个姐姐往妹妹身上洒煤灰,你们两个要撒得很多很快才行,现在你们的动作太温柔了。

  芬巩:是啊,你们可以更狠一点,一切都是为了艺术。

  梅格洛尔:芬巩你这种为艺术牺牲的精神让我好生感动。

  库茹芬:我们也很想狠点啊,不管是现实还是戏里。

  凯勒巩:但是我们总觉得背后有一股凉意,实在是下不去手!

  梅斯罗斯:放心大胆去做吧,Turco,我就看看你。

  特刚:我也就看看。

  库茹芬:你们还能让人好好排练吗!

  凯勒巩:半种还敢这么嚣张!

  芬罗德:哎呀。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会妨碍大伯被假释的词。

  库茹芬:——你肯定是听错了。Turco,念台词!

  凯勒巩:好讨厌啊!多么脏的女孩子呀!

  库茹芬:而那个脏女孩就是灰姑娘!

  凯勒巩:是啊!她叫灰姑娘,所谓灰姑娘就说身上沾满着布尘,脏兮兮的意思呀!

  库茹芬:等等。我们要因地制宜。所以不是灰姑娘,是——Cinderkano!简称Cindo!

  芬巩:……这是什么名字啊。

  梅斯罗斯:我觉得挺可爱的。

  梅格洛尔(无力):反正不管叫他什么你都会觉得可爱……

  芬国昐:这事关台词的改动,我得去请示一下父亲。你们先继续排练。

  芬国昐匆匆离开了。

  凯勒巩(悄悄):为什么你要在名字上这么执着啊?

  库茹芬:笨蛋!因为这个名字我们以后在生活中也可以拿来嘲笑他啊!

  芬巩:我都听见了……

  梅斯罗斯:真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反正在生活中用也只能增加情趣而已。

  芬巩:>////<!!!Maitimo!!!

  梅格洛尔:望天,我什么都没听见……

  凯勒巩:我什么都没听懂……

  库茹芬:大哥在各个方面不愧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特刚:我是车夫对吧我腰上应该有把剑——

  芬罗德:Turvo,不要冲动,冲动是魔苟斯!

  特刚:我们家人还怕魔苟斯吗?!

  费纳芬:^_^哎呀,姐姐们和灰姑娘的场景还有一些呢,还要不要再排练下去呀。

  

  ——第三天——

  如芬威所言,费诺果然出现在了排练室。

  他直接穿着戏服就进来了,那是一件银色和红色交织的百褶荷叶边长裙,与其说是华服,不如说是婚纱。

  库茹芬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费诺给了他一个爆栗。

  费诺:你这身衣服怎么回事,真没品味!

  库茹芬:……父亲,我也是这样想啊!

  凯勒巩:您的裙子倒是很有品味……

  费诺:不得无礼!这可是你们祖母亲手做的。

  众人都吃了一惊。

  梅斯罗斯:祖母竟然亲手做衣服了?我以为她只对针织品有兴趣呢!

  梅格洛尔:说到这个,这件裙子上多了的绶带不就是针织品吗,上面还绣着一小格一小格的故事……

  费纳芬:是兄长的成长故事呢。

  芬国昐:果然迷瑞尔夫人一直关注着兄长的成长。

  费诺:哼。

  梅斯罗斯:所以说这个舞台剧……祖母大人也有份?

  费诺:天知道维拉跟她说了什么,我在曼督斯神殿里呆了那么久,她这么热情我还是第一次见。

  芬罗德:我总觉得我从这婚纱中品出了什么……

  芬国昐:看在维拉的份上,不要说出来。

  费纳芬(转移话题):既然兄长来了,我们就可以开始排练有继母出场的场景了吧?

  费诺:嗯,快点开始吧。

  芬国昐:……您竟然不对这个角色提出异议?

  费诺:如果你现在还没放弃挑拨我和父亲的关系,那我可以告诉你,你这是白用功。

  库茹芬:所以父亲肯来,是因为他以为这舞台剧是祖父的创意吗?

  凯勒巩:我们要不要告诉他,只有他这个角色是维拉们指定的?

  

  因为前面费诺的戏份几乎全由旁白解说,因此进展也十分迅速——直到真正需要他说台词的地方。

  费诺:嗯?这继母只让她捡豌豆吗?

  芬国昐:捡了三次,都是靠鸟儿的帮忙才解决的。

  费诺邪魅一笑,气势万钧地一只脚踩在了旁边的道具板凳上。

  费诺:灰姑娘哟!身为一个诺多!清洁打扫根本不是生活的重点!你那个愚蠢的半种父亲就搞不清楚!他倒是很在意整洁,但是他在工房里曾经打造出什么好东西吗?

  梅格洛尔:父亲果然完全不按照剧本来呢。

  梅斯罗斯:可怜的Findo,好在只要逆来顺受就可以了。

  芬巩按照剧本上的“楚楚可怜地沉默”,只见费诺手一扬,一大把未经打造的红宝石和白宝石掉在了他面前。

  费诺:你把这些红宝石切割成十六面,白宝石上阴刻出我家八彩的家徽,然后把红宝石镶嵌在上头,白宝石刻下来的边角料都磨成一样大的圆粒,镶在红宝石周围。做完了再考虑去舞会的事吧!

  特刚霍地站了起来:您这是强人所难!

  凯勒巩:这下可不是我叫来的鸟儿们能帮忙的程度了。

  芬国昐(皱眉):兄长,您这样的话就演不下去了。

  费诺:哼,这点手艺都不会,还想和我家Nelyo在一起。

  芬巩沉默了一会儿,捡起宝石。

  芬巩:伯父大人,我现在就去工房完成您的要求,不过这之后您要答应我的Maitimo的事。

  他收好戏服,准备走出排练房,费诺哼了一声。

  梅斯罗斯:父亲,我排练的场景都完成了,我有事先走啦。

  费诺:你给我站住!

  芬巩抬起头:伯父大人,宝石的制作我会自己完成的。

  芬国昐看着儿子倔强的脸,忍不住叹了口气。

  梅斯罗斯走到芬巩旁边,温柔地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微笑着看着父亲。

  费诺:停,别想着你那一套总能奏效!……反正做不出来你们就别来见我!

  凯勒巩:啧啧,父亲还真是心软。

  库茹芬:╮( ̄▽ ̄)╭ 他本来就觉得最对不起大哥二哥嘛。

  费诺:我听见了,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去Arafinwe家吃饭吧。

  库茹芬&凯勒巩:不要!父亲我们错了!

  

  费纳芬:哎呀呀^_^……所以说,好好排练过的部分,其实只有王子和公主的部分吗?

  特刚:我已经预感到明天正式演出的鸡飞狗跳了……

  芬国昐:好了都回家吧,自己看好自己的台词,晚上再排练一遍。明天一定不要意气用事,要保证能让兄长被假释!

  芬罗德:二伯,您对这事真是热情。

  费纳芬:儿子,一切尽在不言中啊。^_^

  芬国昐:……

  梅格洛尔:父亲真的能被假释吗……他自己是第一大变数。

  卡兰希尔:其实他不在乎这个吧。

  凯勒巩:Moryo?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卡兰希尔:我一直都跟着祖父装点舞台布景,刚才好容易才全部完成了……

  库茹芬:别介意,反正大家谁也没发现你不在。

  卡兰希尔:呜!你们给我等着,明天我就好好地把存在感找回来!

  梅格洛尔:好了好了,我们还是继续讨论父亲假释的问题吧。

  芬罗德:我觉得没什么好讨论的。如果不能被假释,大伯也只会指责二伯没有好好接戏。

  芬国昐:……比起这个,我们唯二好好排练过的王子和公主,今晚都要在工房里度过吗?

  芬罗德:伯父,你这样说我又好像明白了什么……

  梅格洛尔:Findarato,看在伊露维塔的份上,闭嘴!

  

评论(17)
热度(98)

© 岁月月月子 | Powered by LOFTER